和寵妾滅妻說拜拜!盛長柏如何斷絕「新林噙霜」再現的可能性?

《知否》中,王大娘子「在娘家和夫家都橫著走」,一生順遂富貴。

要說王大娘子唯一的缺憾,就是成婚幾年之後,家裡出了一個情敵林噙霜,壓制了她快二十年。

林噙霜一度拿走了管家權,把王大娘子逼至牆角。這種緊張而又微妙的關係,影響到王大娘子的三個子女。

盛華蘭和盛如蘭閨閣時期,最大的動力就是和林噙霜以及墨蘭較勁,給林棲閣添堵。

可以說,林噙霜的崛起,是王大娘子三個子女成長過程中感觸最深的痛點。

林噙霜動搖了王大娘子的正室之位,分走了父親盛紘的寵愛和關注,觸及到王大娘子及其子女的根本利益。

在盛墨蘭的婚事上,林噙霜更是利用盛家所有孩子的婚事前途做籌碼,令盛老太太和王大娘子投鼠忌器,不得不出面替墨蘭求到永昌伯府。

這成了他們原生家庭中最大的缺憾。

王大娘子的三個孩子長大後,都汲取了教訓,和這個缺憾做切割,並紛紛用自己的方式進行改善升級,杜絕新「林噙霜」出現在自己的人生中。

其中盛長柏的方式作為徹底,斷絕了類似于林噙霜這樣的寵妾在盛家再度出現的可能性。

一、盛長柏

盛長柏對林噙霜之事,表面態度上「子不言父母之過」。

但他對林噙霜的反感最深。

盛長柏成婚後,就努力不讓林噙霜這種擾亂內宅的「禍患」出現。

首先作為男方,他極力維護正妻的地位。

盛長柏對待妻子海氏尊敬而又溫和。王大娘子要刁難海氏,耍「婆婆」的威風,他就幫海氏出主意,讓她新婚頭幾個月面對王大娘子一定要逆來順受,絕對不能有什麼情緒流露。到時候盛紘和盛老太太八成看不下去,她就算過關了。

其次他身邊的女人簡單。

在《知否》中,盛長柏的妾侍羊毫,長相普通,容易控制,所以海氏能容羊毫。

等盛長柏當家,他更是立下家規——妾侍一律不得干預子女婚事。

這一條不用說,就是針對林噙霜的。

自此之後,盛家的妾侍不得對所出子女的婚事,提任何意見,否則一律嚴懲不貸。

盛長柏割斷了盛家祖輩「寵妾滅妻」的「不良傳統」。

盛長柏和海氏是一對很般配的夫妻,一個主內一個主外,都尊重對方權責,互相配合,把日子過得穩妥順遂。

盛長柏和海氏能走到如此良好的局面,除了他們所受到的家庭教育,夫妻二人通力合作之外,還和林噙霜這個現實反面教材有關。從林噙霜造成的危機之中,他們看到了缺陷從何而來,也採取了有效行動,斷絕了此類事情再次上演的可能性。

二、盛華蘭

華蘭的婚姻,是一把心酸賬。

唯一為這個角色高興的地方,是不枉華蘭耗費十年青春,終于感動了愚孝男老公袁文紹,守得雲開見月明。

在華蘭的婚姻裡,最難受的一點,就是婆婆塞過來的一堆小妾。

注意,是一堆啊!

對待小妾,盛華蘭的措施是以林噙霜為現實案例,全方位利用、打擊和防范。

盛華蘭成婚幾年,只生下長女莊姐兒。她婆婆以此為藉口,不停讓她老公納妾。

華蘭迫于壓力,安排了一個心腹妾侍,生下庶長子,來賭婆婆的嘴。

她選擇的人選是心腹丫鬟, 是從小和自己一起長大的那種,之後被稱為宋姨娘。此人全家的賣身契都在盛華蘭手中,一旦有所算計,盛華蘭處置起來很容易。

宋姨娘生下庶長子之後,就成了盛華蘭的心中巨石。

林噙霜交給盛華蘭的認知是——妻妾和睦是正妻該維護的家庭氛圍。

但盛華蘭的經歷告訴自己,這個世界上永遠不可能有妻妾和睦。

宋姨娘和盛華蘭一起長大的情分自此全部作廢。宋姨娘和她的孩子,成了盛華蘭最忌諱的存在。

華蘭沒有狠手整人,但提起宋姨娘就臉色陰沉,忌憚非常。

華蘭無法像盛長柏一下從根子上解決這個問題,但她從目前對待林噙霜的錯誤方式上學會的經驗則是,妾侍必須好控制,不能掉以輕心,時刻防備。

三、盛如蘭

盛如蘭是盛家女兒中,唯一一個經歷過自由戀愛的人。

即便如此,在那個男性掌握絕對優勢的年代裡,如蘭也逃脫不了婚姻裡的妻妾問題。

如蘭的婆婆,文家老太太為人粗鄙,對待長兒媳十分苛刻。

除了讓如蘭不停地立規矩之外,也要給兒子納妾,去噁心兒媳婦。

為了所謂「賢慧」「不妒」的名聲,在娘家有些刁蠻霸道的如蘭,只能忍氣吞聲。

經歷過林噙霜造成的痛苦,如蘭不會坐以待斃。

在娘家頭腦簡單直來直去的如蘭,在婚姻中學會了動腦筋。

如蘭的策略是——敵人是最好的老師。

林噙霜吃定盛紘的有效招數,一是「我們是有真情的」;二是「我很嬌弱,走楚楚可憐路線。」

文家老太太要給如蘭老公文炎敬納妾。

人選是自幼服侍文炎敬的丫鬟。

盛如蘭如臨大敵。

這種丫鬟對新晉女主人來說,威脅性很大。她們熟悉家中人事,和男主人是自幼的交情,感情基礎深。

如蘭把從林噙霜身上學到的招數,照搬到自己老公身上,收穫頗豐。

聽到文炎敬要納妾,如蘭沒有像以前一樣咋咋呼呼地去吵去鬧,她會偷偷在雨下傷心哭泣,讓文炎敬故意瞧見。

文炎敬沒有料到,一向強勢嬌養的妻子,會傷心憔悴至此。

這讓文炎敬想起了兩人在成婚前偷偷幽會的情景,甜蜜油然而生,愧疚隨之而來。

于是文炎敬主動去找母親文老太太,把這個丫鬟送走。納妾之事告一段落。

四、如何與原生家庭做切割

原生家庭是近年來廣泛傳播的一個社會學概念。

簡單的釋義是,一個人出生和成長的家庭,其氣氛、關係和習慣會影響一個人日後在新組建家庭中的表現。

原生家庭如果有未解的「結」,就有可能成為新家庭的「果」。

對于盛華蘭、盛長柏和盛如蘭來說,林噙霜就是他們在原生家庭中未曾解開的「結」。

三個人的做法各有不同。盛長柏是靠制度,徹底斷絕類似問題發生的可能性;華蘭有強烈的危機感,時刻加以防范;如蘭則是依葫蘆畫瓢,向敵人學習,汲取對自己有利的經驗。

值得我們學習借鑒的點是,他們都用相對明智的方式來和這種「結」做切割,並做了升級。

1、 停止抱怨父母。

當然,這裡先得排除一些不配當父母的人,比如遺棄、虐待子女的人。

今年有一個熱點新聞,2021年11月18日,石某把兩歲的兒子遺棄在石家莊火車站。這樣的人已經超出了原生家庭討論的范疇,上升到法律的高度了。

我們說的父母,是那些家庭正常但存在一些缺陷的家庭。

停止抱怨父母,是要接受任何家庭都是不完美的。父母也是普通人,有為人的局限。比如,有些父母辛勤養育子女,付出良多,但溝通態度粗暴,講究家長權威,說一不二,和子女並不親近。

面對這樣的父母,首先停止抱怨。

因為越抱怨,越不幸。

盛長柏不知道他老爹老媽的問題在什麼地方嗎?

知道,但不說。這裡固然有封建禮教上「子不言父母之過」的約束,卻不失為一個好的解決問題的起點。

2、 正視問題的存在。

盛家寵妾滅妻,非一日之寒。

盛家大老太爺和二老太爺都曾寵妾滅妻,搞得家宅不寧。

到了盛長柏這一代,經過切身之痛,他自發地重視起這個問題。盛長柏是一家之主,處理問題,更佔優勢。他從成親開始,就打定注意夫妻同心,禁止第二個「林噙霜」的出現。

3、 切割和升級

何為切割?就是徹底斷絕這類問題發生的源頭。

三個人的做法裡,我最欣賞的是盛長柏的做法。在如此嚴厲的家規之下,盛家不可能在縱出一個新的林噙霜。

何為升級?要在解決問題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優化微型生態空間。

作為封建時代的女性,盛華蘭和盛如蘭能做的有限。

但盛長柏就對他原生家庭裡「寵妾滅妻」這個問題進行了優化升級。

他和海氏規定,盛家的妾侍不得干預哥兒姐兒的婚事,也規定正室嫡出不得苛待庶出子女,尤其在婚事上,不能把婚事安排得太次,故意作踐庶出子女。

這一點,大概是從王大娘子那裡得到的啟示。

當下提到原生家庭,總是誇大原生家庭的負面性,有一種妖魔化的趨勢。其實,處理正常的原生家庭,還不如學學盛長柏的做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