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暗黑系接生婆「田嬤嬤」,都是貪心惹的禍

易理人生 2021/07/07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電視劇裡,把接生婆田嬤嬤殘害十三阿哥永璟的事件簡單化了。

說是璟兕出生之時,正逢舒妃新喪,不宜大肆喜慶,因此如懿將璟兕出生的賞賜減了半。

彼時田嬤嬤正需要銀錢為女兒延醫診治,少了收入既不滿又發愁,魏嬿婉抓住機會,又給銀子又讓宮裡的太醫開藥方,因此田嬤嬤才聽從了令妃娘娘的指使,假意說皇后胎位不正,須每日按摩將胎位調整過來,如此才害得如懿生下死胎。

而原著裡,卻是更黑暗更曲折。

早在意歡生產時,田嬤嬤就被魏嬿婉收買了。那麼田嬤嬤究竟對意歡做了什麼?

從魏嬿婉的說話中可以知道,田嬤嬤接生出十阿哥後,在意歡子宮內「撕下胞衣,扯傷了宮體,一了百了」,也就是說,意歡從此是不能生育了。

如懿皇后初孕,此時金玉妍亦將生產,魏嬿婉落寞之餘吩咐春蟬喚了田嬤嬤過來說話。

田嬤嬤見了令妃便說笑:「小主這個時候喚奴婢過來,可是看上了嘉貴妃身上的胞衣?算著嘉貴妃可也快生了呢。」

一見面就說笑,可見田嬤嬤同永壽宮已經相當熟稔。

魏嬿婉只往桌上一指,那裡放著一匣子銀子,侍女瀾翠又添上一小盆珠寶,看得田嬤嬤眼睛都直了。立刻表態:「小主要什麼,直說吧。奴婢一定盡力而為。」

魏嬿婉告訴她,自己想要皇后身上那張胞衣,田嬤嬤嚇得臉都變了,腿腳一軟就跪在嬿婉跟前,哀求道:「令妃娘娘,可不敢啊!那不是旁人,是皇后娘娘!」

田嬤嬤雖只是個接生婆,她也知道輕重,舒妃再得寵,也不過是葉赫那拉氏,皇后娘娘是中宮國母,而且頭胎嫡出,皇帝無比鄭重,還去奉先殿祈福禱告了。就連太后平日裡不大待見皇后,這會兒也噓寒問暖,關懷備至。扯皇后胞衣這樁事情,便是殺了她也不敢的。

田嬤嬤離開後,春蟬向魏嬿婉建議拿田嬤嬤上回害舒妃的事要脅她,諒她也不敢不聽話。可是魏嬿婉覺得田嬤嬤是個派得上用場的人,逼急了她,對誰都沒有好處。自己沒有娘家依靠,宮裡能用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好鋼都得用到刀刃上。

等到皇后懷上永璟的時候,魏嬿婉要動用田嬤嬤這塊「好鋼」了。

先是田嬤嬤的兒子田俊因宵禁後醉酒鬧事,被打了四十大板,扔進了牢裡關了幾個月,吃了不少苦頭。

當日田俊鬧事,是幾個狐朋狗友故意灌醉他,其中為首的紮齊是海蘭的遠房侄子,但這個紮齊又是同魏嬿婉的弟弟佐祿廝混的。

那麼很明顯,這是魏嬿婉指使佐祿拿銀子收買紮齊,將田俊弄進牢裡,好脅迫田嬤嬤聽命。萬一事發,還能甩鍋給海蘭,誰讓紮齊是她族裡的侄子呢?

田嬤嬤果然為皇后接生出一個死胎,之前言之鑿鑿「這一胎無比尊貴」的欽天監監正又翻口說皇后命硬克死皇子。

在十三阿哥遺體運往端慧太子的園寢下葬之前,太醫江與彬要開棺再看一眼,這一看看出一樁謀殺案——十三阿哥的臉上出現了五個黑色的指印!

如果是胎死腹中,死胎身上再怎麼按,也是不會留痕的。江與彬疑心十三阿哥明明是平安出生,卻在頭剛離開母體之時就被人捂住嘴不許出聲,又拿臍帶活活繞死。

皇帝聞訊後驚怒交加,立刻下旨嚴查。精奇嬤嬤們得了皇帝旨意,即刻將一眾接生嬤嬤關入慎刑司,七十二道刑罰流水般用了上去,對親手接十三阿哥離開母體的田嬤嬤,刑訊尤其嚴厲。

皇帝身邊的太監進忠親自督陣審問,不過一日一夜便有了消息。

田嬤嬤招供——為五公主接生之時,正逢舒妃新喪,因此皇后懿旨接生的賞賜減半,彼時她欲為兒子捐官,正缺銀子,就因為皇后待下嚴苛,她的兒子才耽擱了前程,只捐到了一個修武校尉的官職。因此她心懷怨恨,在接生時起了歹念,捂住十三阿哥的嘴用臍帶活活繞死了他。這一切,她手腳既快,又有錦被掩著,旁人根本無從察覺。

田嬤嬤招供的是真話嗎?半真半假。接生五公主賞錢減半是真的,為兒子捐前程也是真的,但因為賞錢減了半而沒有捐到好前程是假的。

一則田嬤嬤並不缺錢,之前她聽魏嬿婉之命扯下了意歡胞衣,魏嬿婉自然給了她一大筆銀錢,魏嬿婉出身雖低,但凡要人辦事,出手是很豪氣的。

令妃娘娘見不得人的賞賜,肯定遠遠高於接生報酬的一半,因此所謂接生賞賜減了半而不夠錢給兒子捐個好前程這個說法不大站得住。

二則對於給兒子捐來的九品修武校尉的官職,田嬤嬤應該是比較滿意的,既然滿意,就不存在「只捐到……」這個說法,更不存在因不滿而報復。

春嬋曾跟魏嬿婉提過:「如今田嬤嬤不大肯來咱們這兒呢。她唯一的寶貝兒子田俊又在京中捐了個九品修武校尉的官職,有了前程,如今她也算享清福了。」

正因為田嬤嬤對兒子的前程滿意,覺得自己可以享清福了,所以才遠著魏嬿婉,不想再替她幹齷齪事。

也正因為田嬤嬤不願意再為魏嬿婉做事,魏嬿婉才設計讓她兒子下獄,拿捏住了她。

為什麼田嬤嬤在慎刑司沒有招出是令妃指使,而是自己全盤認罪並畏罪自盡?

因為在慎刑司督陣查問的是進忠!

進忠自然可以拿田俊的性命要協田嬤嬤,兒子捏在人家手裡,田嬤嬤怎敢不聽話?

田嬤嬤死後,海蘭的遠房侄子紮齊也因「受不過刑撞牆自盡」,這倆人,一個是被脅迫者,一個是脅迫者的幫兇,他倆都死了,魏嬿婉才安全。

之後魏嬿婉又尋到田嬤嬤同前夫生的女兒,告訴她這不共戴天的「殺母之仇」,將她指點成永琪喜歡的模樣,又洗乾淨她的來歷,放到了永琪府裡。

永琪曾同額娘提過格格胡氏是三姐姐額駙送的人,將他服侍得甚好,在福晉側福晉面前也恭謹溫順。

永琪哪裡能想到,這可心可意的可人兒,竟會是盛寵的令妃娘娘放在他身邊的一把見血封喉刀!

可憐這一對母女,都是用自己的鮮血染豔了永壽宮的高門紅牆。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