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裡設計較為失敗的一個角色,其性格結局和電視的截然不同

易理人生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有很多經典的角色,例如說通透明慧的明蘭,例如說心比天高的墨蘭,例如說少年老成的長柏,還有陰險毒辣的康姨媽。。。。。

這些在電視劇裡都有體現,

但是原著裡有一個角色, 他的性格命運和電視劇上的截然不同,讓人好生奇怪(編劇怎麼不按原著寫?),

這個角色就是顧廷煒(顧廷燁同父異母的弟弟,小秦氏的親兒子),

電視裡的顧廷煒是一個軟弱但不失厚道的人,他夾在二哥哥顧廷燁和生母小秦氏的鬥爭當中,左右為難,痛苦不堪,

但是原著裡的顧廷煒卻有兩幅臉孔(無論那一副臉孔都不是電視上那樣的),

第一幅臉孔就是平日裡展現在眾人眼前的臉孔,按原著的描寫, 就是一個大大咧咧到沒心沒肺的公子哥兒,

爆竹隆隆,梅枝堆雪,京城上下俱一片喜氣洋洋,崇德三年甯遠侯府的年夜飯,氣氛格外特別。對著滿桌精緻的年菜,太夫人略帶傷懷道:「唉, 咱們這一房到底人丁單薄了些;想你們四叔五叔家,孫子孫女都能擠上兩三桌了。」

顧廷燦轉回側頭看窗外的頭,秀麗頎長的頸項宛如湖面上的白天鵝,她面容冷淡:「 可不是,往年多熱鬧,不似如今,冷冷清清的,哪裡像過年。

邵氏神色黯然,垂首不語,目光轉向一旁的嫻姐兒;朱氏撫著碩大的肚皮,微微皺眉;明蘭裝作沒聽懂,一派無知無覺的羞澀狀,時不時拿帕子掩口。

同樣無知無覺的還有顧廷煒,他笑道:「我早說把慶喜班請來熱鬧下,偏娘不許。」

朱氏不安的忙去望邵氏,太夫人橫了兒子一眼,斥責道:「胡鬧什麼,你大哥過去這還沒滿九個月呢。」 顧廷煒面有慚色的笑了笑。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對于這副臉孔的顧廷煒,原著中有兩處評價,最是相宜:

一:最喜熱鬧,(因此交了不少豬朋狗友,還帶領他們一起造反)

到了長楓成婚那日,邵氏新寡,明蘭懷孕,朱氏產婦,顧府三位夫人都去不了,未免壞了名聲,只有太夫人親自出馬, 廷煒素愛熱鬧,倒是興沖沖的去了。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二:輕鬆跳脫,(這和原著中墨蘭的老公梁唅倒是一樣)

五老太爺歎著氣,舉杯敬了身旁的四哥一杯,酒入愁腸,四老太爺也跟著一道歎起氣來。

長子就不用說了,老實巴交還愛聽媳婦話,自己有些不大正經的愛好,也不像小兒子那麼配合,多少指使不動。連他想票個戲,兒子都拉長個臉老大不樂意的。可是除了他,自己又能去依靠哪個?小兒子倒是與自己志同道合,可惜,明明是敗家子的命,楞想做商業奇才,落下一屁股的虧空要老父來填!從去年理到今年,還不知有多少爛頭賬要清。

這頓酒喝的淒風冷雨, 只廷煒依舊輕鬆跳脫,旁人概無心思。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所以他後來和梁唅是一見如故,志趣相投,成為一對很好的豬朋狗友,

按照物以類聚的原理,太夫人很神奇的和康姨媽搭上了話,居然相見恨晚,明蘭猜測她倆在說自己壞話方面,應該很有共同語言。而外頭男席上, 廷煒很快結交上了梁晗,越說越投機,拉著手就要去馬廄賞馬相,又約了改日一道鑒鳥品雞,韓誠也如願以償的和一般風流才子套上了交情,剛吃了兩盅酒,就約好後日鬥詩。

人人得償所願,果然是十分和諧的一次喜宴呀,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原著中,顧廷煒似乎完全不懂得察言觀色,經常做一些讓人覺得尷尬不已的事情(就他不覺得尷尬),

這一下,鬧的不歡而散,太夫人領著兒子兒媳提前離場,此後幾日便托言身子不適,不肯再來; 廷煒渾然不覺尷尬,依舊笑容爽朗,拉著廷狄夫婦堂兄長堂嫂短的‘若有需相助之處,定要開口’;廷煊卻是坐臥不寧,兩邊團團的說好話,只盼全家和睦。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不過有一點和電視劇倒是一樣, 這副臉孔的顧廷煒和顧廷燁感情不錯,顧廷燁也是有心關照自己這位唯一還在世的兄弟,

顧廷燁看看一旁的兄弟,道:「我已與兵部主簿說好了,待出了正月,你便可上任了。」 廷煒大喜,他早不耐煩成日悶在家中:「多謝二哥!」顧廷燁道:「好好當差,五成兵馬司不比營衛處清閒,煩事不少,你要上心些。」 廷煒笑道:「二哥放心。」顧廷燁微微頷首。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而且原著中的顧廷煒縱然心志不堅,有點貪花好色,卻也頗重情義,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