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名場面孔嬤嬤教育4個蘭:實際上,她想教訓的是盛紘

在《知否》原著里,有很多名場面,在早期劇情里,盛老太太的閨蜜孔嬤嬤教訓四個蘭就是一大名場面。

在原著里,孔嬤嬤來的時候,盛華蘭還沒有出嫁,剛跟忠勤伯爵府訂好了親事。

盛老太太很喜歡這個乖巧懂事、聰慧漂亮的大孫女,為了讓盛華蘭出嫁之后日子好過點,多學一些用得到的禮儀,特地請來了自己的好朋友、在宮里做了很長時間女官的孔嬤嬤來到盛家,教導盛華蘭。

孔嬤嬤來了之后,秉著資源要充分利用、不能浪費的原則,盛老太太又把盛墨蘭、盛如蘭和盛明蘭三個姑娘塞進了孔嬤嬤的課堂上,跟盛華蘭一起學習。

如蘭和明蘭還好,可是,盛墨蘭把自己當作正牌學生了,什麼也要跟盛華蘭爭。盛華蘭本來就看林噙霜母女不順眼,加上自己快要出閣了,想要多學一些,被盛墨蘭搶了機會,就感到很生氣,于是,盛華蘭和盛墨蘭發生了矛盾,盛如蘭參與了進去,諷刺盛墨蘭,導致矛盾升級,才有了劇版孔嬤嬤教訓盛家姑娘的名場面。

請了家長之后,孔嬤嬤看似在教訓四個姑娘,實際上是在教訓盛紘這個寵妾滅妻、拎不清的一家之主。

01.孔嬤嬤點明了四個蘭犯的錯誤,尤其是讓盛紘看到了盛墨蘭的算計和小心思。

孔嬤嬤把家長們叫齊,然后開始點明四個姑娘們的錯誤。

首先,她教育的不是火上澆油導致矛盾升級的盛如蘭,也不是先發話的盛華蘭,而是看似受了委屈的盛墨蘭。

盛墨蘭是林噙霜的女兒,有其母必有其女,盛墨蘭把母親林噙霜的小妾手段學了不少,也是一朵白蓮花,慣會裝可憐,通過裝柔弱的招數博取別人的同情心,盛紘特別吃這一套,不知不覺就偏向了林噙霜和盛墨蘭。

這次也是,盛紘不了解情況,就偏向了盛墨蘭,罵起了兩個嫡女盛華蘭和盛如蘭。

王氏見女兒們被罵,坐不住了,跟盛紘吵了起來,在她們母女占了下風的時候,孔嬤嬤出場了,輕描淡寫幾句話道出了盛墨蘭的兩大錯誤。

第一,盛墨蘭一跟姐妹拌嘴,就扯到了嫡出庶出的話題,一言不合就撒潑。

實際上,盛墨蘭就是故意的,她和林噙霜知道盛紘是庶出,最擔心王氏苛待庶子庶女,故意把話題往這方面扯,引起盛紘對王氏的不滿。

第二,盛墨蘭自私自利,光想著自己,卻沒有家族榮辱觀,影響到旁人。

聽了孔嬤嬤一席話,盛墨蘭和林噙霜啞口無言,白蓮花的招數不管用了,盛紘也覺得盛墨蘭做得過分,不僅不好偏袒盛墨蘭,而且也對盛墨蘭產生了不滿。

接著,孔嬤嬤教育了盛華蘭和盛如蘭兩個丫頭。

孔嬤嬤告訴盛華蘭,要能忍,在家里,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可以肆意妄為,可以說妹妹們。可是,一旦嫁了人,面對婆家人的刁難,盛華蘭要是不能忍,就可能小不忍則亂大謀,不利于自己的生活。

再者,要有本事,嫁了人之后要靠自己,娘家很難一直護著她。

至于盛如蘭,孔嬤嬤訓斥盛如蘭唯恐天下不亂,煽風點火,導致事態升級,還忤逆父母,盛如蘭雖然有點兒不服氣,但還是乖乖認錯了。

至于盛明蘭,本來她沒有啥錯,可是,孔嬤嬤卻不認為,她告訴盛明蘭,兄弟姐妹要同氣連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因此,當其他兄弟姐妹犯錯的時候,絕對不可以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在一旁看熱鬧。

最終,四個蘭都被判了刑,都難逃皮肉之苦。

02.林噙霜想要通過賣慘博得盛紘好感,孔嬤嬤見招拆招,讓其偷雞不成蝕把米。

板子還沒打之前,林噙霜插話了,說是事情都是盛墨蘭惹出來了,盛明蘭是無辜受累,要讓盛墨蘭替盛明蘭受了罰。

林姨娘本就看著柔弱,此時她目中含淚,語氣歉然,真誠之至地看著盛紘,盛紘頗有些感動。

孔嬤嬤見狀,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林噙霜繼續唱戲,說自己也有錯,愿意一起受罰,更加讓盛紘感到滿意。

然而,孔嬤嬤最擅長的就是收拾白蓮花,毫不客氣地戳破了林噙霜的小心思,指出了林噙霜的兩大錯誤。

林噙霜有兩大不知,第一,作為妾室,主母王氏還在場,林噙霜哪來的資格插話子女的管教事情?林噙霜拎不清自己的身份,不把當家主母王氏放在眼里,丟了盛家的顏面。

第二,林噙霜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錯,隨意開口,分明是仗著自己養了孩子以為自己高人一等。

聽了孔嬤嬤的話,盛紘也覺得林噙霜粗鄙,上不了臺面,還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行為,知道自己過于寵愛林噙霜,并不是好事。

最終,林噙霜丟盡了顏面,不敢再插嘴了,盛墨蘭受到了懲罰,而盛紘也明白了寵妾滅妻的錯誤,孔嬤嬤的目的也達到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