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林小娘既知先朝的書是煮茶的,為何不親自教墨蘭如何點茶?

孔嬤嬤到盛家傳授課程的時候,王大娘子和林小娘有一個在教育孩子方面明顯的對比,就是當如蘭和墨蘭都對點茶作業一知半解的時候,王大娘子的做法是接過道具一步一步示范給如蘭看,而林小娘卻選擇在一旁對著墨蘭冷嘲熱諷,墨蘭做失敗之后還說她是個榆木腦袋,導致很多觀眾都認為林小娘是因為不會,所以才無法給墨蘭提供正確的方法,還說這就是正妻與小妾之間的區別。

但實際上,林小娘所展現出來的對茶藝的了解,不難看出她對茶道并非全然不懂,相反應該是頗為精湛,否則怎麼連墨蘭云腳散開是因為開頭注湯點水沒有做好的緣故都清楚?更重要的是,林小娘都知道先朝的書說的內容是煮茶,這會兒流行的點茶講究的是調膏擊拂,怎麼看都不像是不會點茶的樣子,更像是對點茶頗為精通,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她不肯像王大娘子那樣親自教墨蘭如何點茶。

仔細想想林小娘與墨蘭一貫的相處方式,似乎就見過她與墨蘭從頭到尾和平相處的樣子,每一次有什麼計劃都是吩咐墨蘭實施,氣得墨蘭砸東西發脾氣了,林小娘也還是一副責怪的模樣。或許這就是林小娘想出來的教育方式吧,讓墨蘭自己動手研究琢磨,才能更加熟記于心,畢竟林小娘自己就是這樣過來的,她的寵妾之路,就是自己一步一步摸索出來的。

而墨蘭明顯也不是個省心的姑娘,幾乎每一次與林小娘交談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林小娘說她兩句她都忍不住要回懟,只有在盛紘面前受了委屈想不到解決的辦法,才會在林小娘面前哭哭啼啼地求助。如此心高氣傲的墨蘭,估計也不會想要林小娘的指導,認為自己聽了孔嬤嬤的課程,就應該過目不忘了然于心,可林小娘卻在這個時候看她的笑話,只怕就算林小娘愿意教,墨蘭也不肯聽吧。

其實這個時候林小娘無意中一句話,已經預測了墨蘭的未來,她的過于自負讓她忽略自己是個沒有太大天賦的姑娘,盛家所有姐妹在見識過林小娘的套路之后,都能熟練運用并且隨機應變到自己的生活中:華蘭向袁文紹示弱對付婆婆,如蘭向文炎敬低頭對付婆婆,明蘭則扮豬吃老虎應對所有人。唯獨墨蘭,還像點茶時候那樣生搬硬套,把林小娘對盛紘的招式照抄到梁晗身上,結果注定是自討苦吃。

可林小娘又有什麼辦法呢?她給盛紘做了妾室,就注定要低人一等,哪怕是自己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女兒,她也不敢過于苛責生怕淡薄了母女情分,以后墨蘭拍拍屁股嫁人再也不管她。如蘭雖然經常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但是在王大娘子這個母親面前,還是非常乖巧聽話的,墨蘭卻在林小娘下意識的恭敬中迷失了自己,連嫡女都想踩在腳下的她,怎麼可能會把妾室生母放在眼中呢?

單從點茶這件小事中,不僅能夠看到主母和妾室之間的差距,還看出了林小娘和墨蘭之間的母女關系并沒有那麼和諧,兩個心比天高的女子在一起,哪怕是母女,也得要有一方低頭退讓,否則就會造成林小娘和墨蘭這種誰也不服誰,都想壓對方一頭的情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