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誤解27年的《蠟筆小新》,你根本沒懂它的殘酷

火星人 2020/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成年後才懂野原廣志

提到藤原啟治,無論如何也繞不開野原廣志這個經典角色。
 
小時候,我們都喜歡頑皮任性的蠟筆小新:
 
鬼馬搞笑,總是犯錯,經常挨揍……
 
長大後才發現,爸爸野原廣志的身上,藏著許多人平凡的一生。
 
在劇場版《大人王國的進擊》裡,有一段廣志的回憶。
 

從無憂無慮的少年,一路走來變成承受生活苦澀的「大人」。

作為配角的廣志,既不完美,也不幸運。
 

他喪。

他花癡。

他卑微。

他還有腳臭。

作為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他又早早背負起了32年的房貸和36期的車貸。
 
在公司,經常加班到深夜。
 

陪伴他的,不過是咖啡和泡面。

因為缺少睡眠,常常打盹兒。
 

在電車上實在太困,哪怕是站著也差點睡著。

想要和上司、同事打好關係,又少不了應酬。
 

有時要喝到半夜十二點才能醉醺醺地回家。

每天精打細算過日子,數年如一日地穿著那雙捂腳的皮鞋。
 
最大的快樂,是從老婆那裡討到零花錢買冰啤酒喝。
 
這樣平凡又卑微的廣志,卻是一個好丈夫、好爸爸。
 
他表面上花癡,實際上深愛著美伢。
 
只是很少說甜言蜜語,常常偷偷關心、默默做事,還擁有著忠誠的愛情觀:
 
 
他願意在暴雨中,頂著周圍人異樣的眼光,答應小新的要求,毫無形象地隔著電話給他表演動感超人。
 

和小新玩超人和怪獸的遊戲,適時的中彈倒在地上,只為博得小新一笑。

父親節那天,他收到了家人們遲到的禮物——一條花色尋常的領帶和一把寫錯了字的自製扇子。
 
因為「好面子」,廣志不好意思在美伢和小新面前表現得太過開心,卻在小白麵前不停炫耀。
 

一個中年男人,在寵物狗面前手舞足蹈,幼稚得像個孩子。

對於廣志來說,雖然生活大多數時候「很苦很累」,但他擁有一份屬於自己的「甜蜜的負擔。」
 
很多年後,再次回看野原廣志的一生,才發現這個「配角」的光彩:
 
別只看到他拙於表達的外表,就忽略了他藏在內心的真誠;
 
別只看到他被磨平了棱角,就忘記他為現實做出的努力;
 

別只看到他付出的辛酸勞累,就對生活回饋回來的美好視而不見……

藏在螢幕背後的藤原啟治
 
野原廣志的角色魅力,並不是第一次被發現。
 
在一次日本「誰是理想老公」投票中,蠟筆小新的爸爸排名第五。
 
日本動漫媒體AnimeAnime《最希望他成為我父親》的投票中,野原廣志排在了第一位。
 
這裡,當然也有配音者藤原啟治的功勞——他的聲線深沉又不失活潑,徘徊在大叔與青年之間,形成一種獨具魅力的聲線。
 
除了《蠟筆小新》裡的廣志,在許多膾炙人口的動漫作品中,都有藤原的配音。
 
他是《鋼之煉金術師》中的休斯中佐。
 
一個溫柔弘毅的男人,深愛著自己的妻子與女兒。
 

平時看上去戀家到極點,常常對著主角一行親吻女兒的照片。

在一次決戰前,當著眾多士兵與總統的面,他還展出了自己女兒的巨大相片。

無論何時何地,家人總是他的心目中的第一位。
 
這也成為了他的弱點——敵人變成了妻子的模樣,本有機會殲敵的他,立刻停止了攻擊。
 

生命最後一刻,嘴中還掛念著,沒有遵守回家的約定。

他是《青之驅魔師》中的教父。
 
平時看著吊兒郎當,但背地裡卻是值得託付的好男人。
 
魔王奪取了心愛女人的生命,借機在她腹中孕育了兒子。
 

十幾年來,他沒有責怪這名魔王之子,反而當做自己親生孩子小心呵護。

甚至,為了保護兒子,在與魔王的鬥爭中,壯烈犧牲……
 
藤原啟治還是鋼鐵俠的日本專用配音。
 

鋼鐵俠托尼·史塔克,是花花公子、億萬富翁,生活毫無規律,做事向來不靠譜。

可面對蜘蛛俠,他卻展現出深沉的一面。
 
給他配戰衣,教他成長,時刻保護。
 

事無巨細關照,記得關於他的一切。

這些角色看起來與野原廣志毫無關係,卻又都有著廣志的影子——
 
平凡、溫柔,不起眼的身軀裡流淌著洪流般的意志。
 
事實上,從業幾十年來,藤原啟治配音的主角並不占多數。
 
在常以美男子、熱血少年為主角的日漫裡,藤原配音的「大叔們」總是沒那麼亮眼。
 
也是因為如此,在同時代的樸璐美、釘宮理惠等配音演員大紅大紫之時,藤原的咖位還遠遠比不上他們。
 
但藤原從小就對主角不感冒。
 
童年時與夥伴玩「假面騎士」的遊戲,他會搶著扮演反派,用自己這片「綠葉」,去烘托主角的「紅花」。
 
於是,在接下來的生活中,低調、克制、不張揚,成為了他的關鍵字。
 
他欣然接受自己所配的配角。
 
並且,這些配角更符合他對英雄的定義:
 

相對自己的名聲,他顯得更加淡然:
 
比起聲優的個人評價,最重要的是作品整體被認為有趣。
 
當然,藤原還有另一面——
 
和廣志一樣,很多時候,有著不符合外表與年齡的有趣和幼稚。
 
《鋼之煉金術師》聲優見面會時,在場播放了馬斯·休斯中佐去世的畫面。
 
現場主持人向大家表示歉意,今天藤原先生並未能夠到場。
 
節目組開始對他進行電話連線。
 

可是,電話裡的聲音,似乎也出現在現場。

這時,藤原從後臺走出來,笑著向大家問好——像個小孩,為自己成功的「騙術」而偷樂。

如何概括藤原啟治?
 
也許,還要用《蠟筆小新》中那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北琦玉的布魯斯》。
 
那是藤原啟治演唱的廣志主題曲。
 
在《蠟筆小新》中,只要有音樂會的地方,就會響起這首歌。
 
有一次,廣志給小新開家長會,老師放了這首歌請大家跳舞。
 

回家路上,坐在自行車後座,小新鬼頭鬼腦地感慨:

廣志便在夕陽下,哼唱起來:
 

伴著晚霞和風,眼前浮現出一個男子的面容:
 
他顯得深沉孤寂,平凡的脊背卻顯現出力量,某些時候,他還會顯露出一絲絲可愛。
 
不知何時,也許廣志就是藤原,而藤原,也就是廣志。
 

可惜的是,這首溫柔的《北琦玉的布魯斯》,再也不能聽到原唱唱起了。

再見了,小新爸爸
 
2009年,一場失足墜崖的意外,永遠地帶走了《蠟筆小新》的原作者臼井儀人先生。
 
在臼井儀人先生留下的最後一話中,小新以為自己僅剩下三天的生命,
 
於是,五歲的他在人生的「最後三天」努力地做個乖孩子:
 

不給朋友和親人添亂,將最珍視的寶物分享給好朋友。

小新將自己的寶物分享給小夥伴
 
幸而,這集的誤會終究是解開了。
 
小新不用永遠離開父母,漫畫公司也宣佈不會因此停止連載《蠟筆小新》。
 
但臼井儀人先生的結局,已經無人可以替他續寫、反轉。
 
這一次,小新的另一個爸爸,也永遠地踏上了旅行。
 
當彈出藤原啟治先生逝世的消息時,不少入戲太深的網友都不敢相信:
 

自1990年臼井儀人開始在雜誌上連載漫畫起,小新、廣志、美伢,已在許多人的青春裡踏過了三十載。
 
這些年,我們已經看過太多故事的結局和盡頭。
 
很多人,都像藤原啟治先生一樣,在故事的最後悄然離開:
 
1996年,哆啦A夢的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先生因病逝世,哆啦A夢從此失去了爸爸。

同樣陪伴著許多人走過幾十載的《櫻桃小丸子》,它的漫畫作者三浦美紀女士在2018年8月逝世。

《哈利波特》中斯內普教授的扮演者艾倫·瑞克曼,在四年前永遠地辭別了現實世界與魔法世界。
 

2020年的開頭,不少陷入困境的人們,仍然在斯內普教授的魔法中尋找慰藉。

Twitter以斯內普教授形象運營的帳號
 
我們知道,有的人永遠離開了,有的記憶,再也回不去了。
 
在《蠟筆小新》的故事裡,往後,野原廣志的「生命」將繼續由另一位優秀的聲優 森川 智之來延續。
 
或許,野原廣志的角色永遠不需要直面「逝世」——
 
他的存在,是為了鼓舞需要直面生活種種殘酷的我們,如何樂觀地抵抗生活的洪流:
 
比如永遠還不完的房貸,比如永遠不漲的工資,比如看似永不歇止的平庸。
 
那些現實中看似啼笑皆非的事情、那些生活的苦澀辛酸滋味,在廣志的世界裡以另一種形式呈現,最後,融入到我們最真實而平凡的生命狀態中,喚起最強烈的身份認同。
 
或許也正因如此,雖然我們已經在各自的生活裡,或得心應手,或遍體鱗傷,但還願意執拗地相信:
 
野原廣志,不止是一個名字,也是一種精神。
 
而那份屬於 藤原啟治的溫柔,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就消散不見。
 
他一直在那裡,成為經典記憶裡的一道星光。
 
- The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