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中,盛家發跡,靠的是什麼?

《知否》故事開始時,盛家的門面人物盛紘僅僅是一個六品小官,在眾多世家中毫不起眼。

《知否》故事結束時,盛家已是名滿天下的金陵盛家。門面人物盛長柏,兩朝元老,入選名臣閣,「門生故吏遍佈天下」。

從一個門第寒微的小官之家到「門生故吏遍佈天下」的金陵豪門,盛家發跡,靠的是什麼?

盛家發跡,可以歸結為子孫爭氣,讀書有成。原著番外《鎖香檀》之中,當了祖母的王大娘子就說:「老盛家祖宗燒了高香,個頂個兒孫會讀書!」就是這麼一個意思。

這並不是本質原因。

盛家發跡,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連續四代都娶回來賢慧能幹、特別能持家而且家世顯赫的媳婦。

注意,感嘆號來啦!是家世顯赫的媳婦!

要是沒有連續幾代娶回來好媳婦,盛家的發展,不過如此。

盛家的原生基因並不「興盛」,反而有些過剩。

盛家最初發家,是盛老太公趁著改朝換代之際,巴結上幾個大官,靠著官商勾結,才掙下一份家業。這是盛家跳出「原始階層」的第一桶金。

盛老太公見識不錯。他手裡有了錢,就積極為了家族的百年基業打下基礎。他娶的老婆是家世沒落的官家小姐,生下三個兒子。有了兒子,他就積極聘請名師教孩子讀書,走科舉路線。

這一招成效顯著,一代有成——他的老二高中探花,娶得老婆還是金陵侯府千金徐氏,日後的盛老太太。

盛老太公害怕死後三個兒子互爭家產,于是他不等自己咽氣,就親自主持分家。

盛老太公的做法算是深謀遠慮了。

但父母再怎麼「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也擋不住子孫不爭氣。

盛老太公的老大,人品最為低劣。寵妾滅妻敗光家產不算,還枉顧兒女性命。他聽信歌姬出身的妾室的挑撥,親生女兒生病一分錢都不出,任由其小病至死。

盛老太公的老二,就是那個探花郎,寵妾滅妻,害得高門出身的原配正妻徐氏失去獨子,夫妻倆幾近決裂。探花郎在父親去世不久後,也因病撒手人寰。

盛老太公的老三,也是一個極品。吃喝嫖賭一樣沒落,卻很長壽。探花郎死後,想謀奪二房的財產,礙于盛老太太沒有成功。分來的家財見底後,靠盛家大房接濟,有一日過一日。

盛家老一輩的人生故事,可以看出盛家遺傳的基因真不優質。寵妾滅妻、自私自利、不懂感恩,他們算是占全了。

盛家基因朝著積極健康的方向轉變, 轉捩點是盛長柏和盛明蘭兄妹倆。

這意味著盛家基因改良工程,成功了。

康姨媽和王大娘子姐倆給盛老太太下毒,事情敗露後,盛明蘭發誓要給盛老太太一個公道。

明蘭主導的「討公道」過程,非常艱難。

她的老爹,盛紘一點都不給力。盛紘對嫡母是面子工程,儘管盛老太太對他有養育再造之恩。

盛紘對岳母王老太太的感恩,比對嫡母還多幾分。盛紘一直覺得當年王老太太不嫌棄他的家底和門第,肯把嫡女王二小姐嫁給他,是真心賞識幫助自己。

在王老太太的求情攻勢下,盛紘幾度動搖,準備把這件事情輕輕揭過。明蘭幾次反擊成功。但王老太太問她,是不是該顧忌一下長柏的前途以及華蘭、如蘭兩人在婆家的情況,明蘭明顯要招架不住了。

關鍵時刻,盛長柏趕回來了。他沒有如王老太太預想的那樣,替母親撐腰,而是選擇和明蘭站在一條戰線上。

盛長柏認為,康姨母是王家的爛果,不把康姨母處理掉,王家和盛家永無寧日。

于是,盛長柏牽頭,處罰方案留其性命,把康姨媽關進內獄,相當于判了康姨媽一個無期徒刑。

內獄是皇室主管的專門關押犯錯的貴族女子的監獄。沒有皇帝許可,不能放人。這樣就斷了王老太太事後救援的可能性。

這件事情過後,盛長柏和妻子海氏接過給盛老太太養老的任務。夫妻二人對盛老太太的尊敬發自肺腑,絕對不像盛紘那樣為了封建禮法而粉飾太平。盛老太太歷經夫妻決裂、夫君早逝和養子淡薄等人情冷暖後,在長孫盛長柏和孫女盛明蘭這裡,終于收穫了真摯的親情。

盛長柏的三觀品行最像他的外祖父王老太公,老成持重,惜話如金,做事能幹,作風嚴謹,人品夠硬。

他的言行,很少有父親盛紘算計的那一面。

至此,盛家的家風更趨于積極正面的方向。

這也是盛家四代優質聯姻的成果。

盛家第一代當家人盛老太公,娶的是沒落官宦家庭的千金。盛老太公要求子孫改走讀書路線。一代有成——盛紘的親爹,是風度翩翩風流倜儻的探花郎。

盛家第二代二老太爺,娶的是勇毅侯府的獨女——盛老太太。盛老太太是盛家興起的關鍵。在盛家還未崛起、二代即將打回原形的階段,她支撐起盛家門庭。她與大房的盛家大老太太,是患難之交。盛家大老太爺要休妻時,是盛老太太以侯府千金的勢頭,加以阻止,救了盛家大老太太及其子女的命。因為盛家大老太爺一旦休妻,盛家大房所出的盛維和盛紜,就要落到那個歌姬手裡,再無活路。

盛維很像盛老太公,父親敗光家產後,他白手起家,復興家業,支援盛紘,對後者助力良多。

盛老太太拒絕父母安排的改嫁,把庶子盛紘過繼到自己名下,替他聘請名師,供他讀書走科舉。

盛紘是盛家的第三代。在他議親之際,盛老太太做主,幫他娶到的媳婦是王太師家的嫡次女——王若弗。在岳家的扶持下,盛紘在官場上走得非常順利。

盛紘的長子盛長柏,娶的是世代清貴的海氏。海家是一個細水漫流的長盛家族。祖上出過兩任帝師,在清流中很有威望。能娶到海氏女,就等于替盛長柏鋪好了一條康莊大道。

從以上可以看出,盛家四代人結親的媳婦都是高門大戶之女。

盛家娶回來的是女方的嫁妝嗎?

不是!如果貪圖豐厚的嫁妝,他們可以選擇家財更厚的富商之家。

他們娶的是千絲萬縷的關係。

舉一個例子。原著中盛紘替兒子聘請西席莊先生,前後聯繫了幾年,禮物送了好幾車,都沒有請到。莊先生之前工作的雇主都是侯府貴族之家,生意太好,盛紘搶不到。後來,莊先生生病,需要到氣候濕潤的地方休養,這才答應盛紘的請求,來到盛家當西席先生。莊先生的聲名太大,後來連齊衡也到盛家家塾讀書。

還有前面寫過的孔嬤嬤。要不是勇毅侯府獨女的關係,她能到一個六品小官家裡執教嗎?

這就是關係的好處。

封建時代的關係網,講究出身和圈層,很少能靠金錢撬開大門。大家玩的是圈子裡的遊戲。

那麼,為什麼這些高門大戶又願意把女兒低嫁入盛府呢?

這就是圈層遊戲裡的投資回報。

科舉制度對官宦世家最大的衝擊,就是讓這個圈層變成流動的。沒有哪一個家族敢保證每一代人都有人考中科舉,所以需要姻親擴大中榜率。盛家男性成員讀書有成,所以他們願意把女兒嫁給盛家,最後交織成一張互幫互助、走出家族范圍的關係網。這也是為何盛長柏說辭官,能嚇到王老太太的原因。盛長柏作為盛家長子、王家的外孫,他官位高,也能庇護王家。

這才是盛家發跡的根本原因。通過姻親連結關係,互謀發展,聽起來庸俗,但卻是俗世裡不滅的真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