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知否》原著才知道,柳氏為何疏遠墨蘭,卻跟明蘭華蘭走得更近

柳氏是長楓的妻子,長得普通,卻聰慧過人,她將這個風流多情的三爺從歪道上,一步一步拉回了正道,并且讓長楓和幾個兄弟姐妹越發親近了(墨蘭除外),最后考上兩榜進士,功名加身,兒孫滿堂。

墨蘭和長楓是一母同胞,按說應該關系更好,可婚后這對兄妹卻漸漸疏遠了,劇中只是一筆帶過,看了原著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維護與當槍使

柳氏過門后,王氏又次擺起了婆婆的款,為什麼說「又」呢,因為她的嫡親兒媳海氏過門后,她就想兒媳好好立立規矩。結果,她的兒子反水了,她只享了一個多月的「福」就招架不住,主動要求兒媳別伺候。

不同于海氏有個神隊友幫忙擺平難纏婆婆,柳氏完全靠自己。

新婚第二天長楓就去了通房的屋子里,柳氏自己面對婆婆,老老實實站規矩。 王氏說話難聽,她不頂嘴。連著幾日叫她端著水盆站在門口服侍,她也一聲不吭地照做了,院里風冷,叫她站就站,叫她跪就跪。

幾天下來,大家都說三奶奶賢良孝順,太太卻刻薄寡恩。

盛纮和柳大人是幾十年至交好友,當初他打包票說不會虧待三兒媳,可自己老婆每天無緣無故折騰人家閨女,他忍了幾天實在忍不了了,跟王氏狠吵了一架,連旁的事也抖出來了,王氏還克扣了柳氏院里人的吃穿用度。

盛纮就和老太太商量,以后三兒媳院子里的事她自己說了算,吃穿用直接朝總賬上支領,不必過王氏那兒。本想連站規矩都免了的,還是柳氏自己堅持,每日上午去婆婆那里服侍。

在婆婆為難的這段日子里,長楓沒有為妻子說過一句話,柳氏還得想辦法把他的心拉過來。雖然有公爹和老太太看護,可更多的時候都是她單打獨斗,她也希望有個幫手。

而明蘭第二次見柳氏的時候,就為她說話。那是明蘭生完團哥兒過得第一個年。年初二,拜岳家,盛家四個女兒回門,吃完午飯后,幾個女婿陪老丈人說話,孩子們都被帶領到廂房玩去,四個蘭和王氏坐一塊聊天。

原著中寫道:柳氏挺著大肚站在一旁,替王氏和四個大小姑張羅茶水點心,明蘭心有不忍,便道:「嫂嫂趕緊坐下吧,你都有身孕了。

王氏撇撇嘴:「哪個又沒生過孩了,這金貴的,多站會兒也不見得要緊。」

明蘭回頭訝異道:「大肚子時,也常站著伺候祖母麼?」眼神很真誠,很崇敬。

王氏被噎住,還不出嘴來。華蘭仰天嘆息,這雖是自己的親媽,但她真的不想幫她呀,明蘭也不乘勝追擊,只有些奇怪,略看了眼墨蘭,她也沒幫柳氏。

明蘭幫忙解圍,而墨蘭卻由著嫡母為難親嫂子。最關鍵的是,后面柳氏帶著明蘭墨蘭一起去她的院子里坐坐,墨蘭還要長楓求父親和祖母讓姨娘出來。

林姨娘當初用盛家的名聲,以及如蘭和明蘭的婚事逼著盛府上下為墨蘭的婚事奔波,這才被關進莊子的。

長楓要是如墨蘭所說的那樣去求情,有兩種結果,第一會被盛纮罵死,好不容易攢得這點好印象也會被破壞掉,當然這對墨蘭沒有什麼影響。

第二,林姨娘回來,又籠絡了盛纮的心,為墨蘭說話,讓盛纮為梁晗的前途奔波。對長楓的人生指手畫腳,給柳氏使絆子,長楓不可能再有出頭之日。

而這兩種情況對柳氏百害無益,卻對墨蘭百益無害。

一個是為自己說話的小姑子,一個是把夫君當槍使的小姑子,你說,柳氏會喜歡哪個?

喜歡女兒與無視女兒

又過了一段時間,柳氏生下了一個女兒,她有點失望,長楓倒是很開心,抱著女兒贊個不停,把柳大人夫婦感動得不行。

待女孩兒眉眼漸長開了些,眾人驚覺她長得像華蘭,也是一般的濃眉大眼,英氣大方,連脾氣也像幼時的華蘭,不哭不鬧,還愛沖人笑,竟比親女莊姐兒都還更像華蘭三分。

洗三禮上,華蘭抱著孩喜歡的不得了,便連林姨娘的宿怨也淡了幾分,連著送了柳氏兩份厚禮,由是王氏不免不悅,冷言冷語了幾句‘丫頭片有什麼好張揚的’。

華蘭是真心喜歡這個像自己的侄女,柳氏自然高興。劇中,墨蘭就看不上長楓的女兒,當著哥哥的面說:「這麼一個丫頭片子,有什麼好得意的。

原著中也差不多,見長楓漸與華蘭和好,親姑姑墨蘭反受了冷落,她只恨柳氏算計厲害,攛掇巴結,弄得他們兄妹不和,隨即又和長楓吵了一架,然后憤憤離去,再不肯多來看一眼。

古代重男輕女,柳氏第一胎女兒本就有點郁悶,見丈夫和大姑姐都喜歡,她的心情才好點。

而墨蘭這個嫡親姑姑,對侄女不冷不熱,還容不下華蘭喜歡孩子,哪個嫂嫂能喜歡這樣的小姑子?

明蘭就不用說了,她本就嫁得最好,也重手足之情,對兄弟姐妹幾個都很好,自然不會虧待這個小侄女。

三觀不同

柳氏和墨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她們的夫君性格非常相似,憐香惜玉又多情風流,卻也不是那種管不了的類型,如果拿出道理好好勸阻,他們也能努力上進。

開始,長楓并不喜歡古板嚴肅的柳氏,柳氏知道自己長得一般,無法在相貌上讓丈夫喜歡,就另辟蹊徑,求兩位長輩(盛纮和盛老太太)幫忙,從精神層面上給長楓鼓勵。

長楓對她越來越信任,越來越依賴,自然聽她的話,這才慢慢地考中舉人,數年后考上了兩榜進士。

明蘭覺得從督促夫君上進這方面,柳氏屬于教科書般的典范案例。

而墨蘭就不一樣了,她深得林姨娘的真傳,把做妾的那一套全部用在做正頭夫人上面,為了和春珂爭寵,給夫君物色了七八房美妾,把院子里弄得烏煙瘴氣,梁晗本就不是意志堅定之人,有這麼多美人在身邊,更沒有上進心了。

梁家庶長子鬧分家,明蘭華蘭柳氏去給墨蘭撐腰,明蘭在墨蘭廂房休息時,墨蘭問明蘭,是不是覺得她很沒用?

明蘭這樣說道:「即便四姐夫當初寵愛春姨娘,可若姐姐拿出道理來,諄諄勸導夫婿進取,斥責春姨娘的無理取鬧。梁伯母還不歡喜壞了,能不給姐姐撐腰?往這條上,姐姐倒可以多使些手腕了,四姐夫焉能不聽。」

「可姐姐偏不走正途,去行那歪門左道。為跟姨娘爭寵,不住給夫婿弄通房美婢,以圖分寵,鬧得屋里烏煙瘴氣。這幾年下來,大姐夫給大姐姐掙下數倍的嫁妝,可四姐夫呢?娶了姐姐后,數年來于仕途上竟無半點進益!我只問姐姐,若梁伯母哪日不測了,你們分家出去,四姐夫可能撐起門戶來?」

明蘭緩一口氣,深深道:「若我是做娘的,眼看我原先還能調教的兒,叫兒媳勾引的進取之心全無,整日廝混于花叢中,我能喜歡那兒媳麼!」

字字句句用心良苦,然而墨蘭只覺得明蘭在諷刺自己。

柳氏也是水晶般心腸的人物,她的看法和明蘭一樣。夫婿能聽自己的勸,可這嫡親小姑子……唉。

本就是沒有血緣關系的親人,三觀不同自然說不到一塊去。

相比之下,柳氏和華蘭明蘭更聊得來,上面說的,姑嫂仨一起幫墨蘭撐場面,還一起幫長棟看對象,沈國舅的堂妹沈秀巧,一個很漂亮卻十分害羞的小姑娘,姑嫂三人都很滿意。

沈秀巧人很好,過門后,經常給侄子侄女哥哥嫂嫂做小物件,對香姨娘也很孝順,關鍵特有自知自明,從來不跟兩位嫂嫂比較。

這也側面印證了姑嫂仨眼光都差不多,多次合作也會產生感情,柳氏和墨蘭就沒有機會這般相處。

寫在最后

其實還有一點,墨蘭聰明面孔笨肚腸,婚后越過越差。別說以后找她幫忙了,她不連累兄嫂就不錯了,有幾個嫂子會喜歡給自己帶來麻煩的小姑子?

明蘭和華蘭都是高嫁,尤其是明蘭,夫家權勢滔天,明蘭人又好,以后有事真能幫上忙,柳氏自然更喜歡這個小姑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