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為幫祖母,明蘭幾乎魚死網破,為何長柏能1句話搞定

為了給祖母討回公道,盛明蘭是真的可以豁出去的,畢竟,若無祖母盛老太太的呵護、教導和照顧,就不可能有后面成為侯門主母的盛明蘭。

更何況,在原著里,盛明蘭不是原裝的,而是遭遇了泥石流、從現代穿過去的姚依依,她穿過去的時候,衛姨娘就已經死了,沒過多久她就被盛老太太養在身邊了,因此,除了盛老太太外,她對盛家的其他人并不算太親近,也不會太割舍不下。

由于王氏的兒女盛華蘭、盛長柏和盛如蘭對自己不錯,若是盛紘和王氏肯配合,一起為盛老太太討回公道,盛明蘭也會看在他們的面子上,不會把事情鬧得太大,以免毀了他們的前程,可是,若是不成,那就別怪她了。

眾叛親離也罷,就當這一二十年來的古代閨閣生活是大夢一場罷了。

可是,盛明蘭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雖然在她的心里,盛老太太的確是最重要的,她可以為了盛老太太舍棄一切,可以跟一心護著女兒的王老太太魚死網破,哪怕真的鬧上公堂了,也要把康姨母繩之以法,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盛華蘭、盛長柏和盛如蘭對她真的不錯,尤其是盛長柏,從始至終都沒嫌棄過盛明蘭是庶出的,一直把盛明蘭當作親妹妹照顧。

雖然毒害盛老太太的主謀是康姨母,但是王氏如果沒有起了歹心,把有毒的糕點送到盛老太太身邊,盛老太太也不會中毒,因此,王氏的罪名是洗不脫的。而一旦王氏真的被定了謀害婆母的罪名,不僅王氏需要為此付出代價,連王氏的孩子們也會受到牽連,光憑有這樣一個不孝的母親,就足以斷送盛長柏的仕途。

因此,盛明蘭雖然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但還是有所猶豫的,直到她下定決心的時候,盛長柏回來了。

盛長柏回來了之后,明蘭就可以歇歇了,畢竟她是出嫁女,嚴格意義上算是顧家人了,盛長柏作為盛家的嫡長孫,未來的主事人,他的話更有分量。

王老太太看到外孫回來了,還想仗著骨肉之情,讓盛長柏網開一面,也拿盛長柏的親媽王氏說話,甚至拿盛長柏的前程做威脅。

盛長柏僅用了一句話,就壓制住了外祖母,還成功逼得父親盛紘硬氣起來,非要讓康姨母付出代價。

為幫祖母,明蘭幾乎魚死網破,為何長柏能1句話搞定?只因他的決定,牽扯到了眾人的根本利益,一旦他真的走到了這一步,盛家、王家都得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康家無所謂,康姨父本來就對自己的老婆十分厭惡,礙于王家的權勢和利益不敢休了康姨母,要是王老太太放棄營救,康姨父必然不會為老婆出面,實際上,他巴不得徹底見不到康姨母。

01.盛長柏要辭職,實實在在地掐中了盛紘的軟肋,讓盛紘絕不可能答應;

事實上,盛紘不是不想給盛老太太討回公道,他也很清楚,若是沒有嫡母盛老太太的撫養和教導、精心規劃,是沒有今日的他的。

可是,盛紘是一個精致利己主義者,在他的眼里,妻子王氏也好,妾室林噙霜也罷,嫡母盛老太太也好,嫁得好的女兒盛明蘭也罷,都比不上盛家的未來重要。

雖然他也恨跑到自己家來下毒的康姨母,但是他知道,丈母娘王老太太是不會讓他處置康姨母的,若想把康姨母繩之以法,讓其付出應有的代價,事情就必須鬧大,而自己的婆娘偏偏攪了進去,事情一旦鬧大了,盛家也會因此遭殃,別的不說,他的嫡子嫡女肯定跑不掉。

而盛紘最在乎盛家的前程,一門心思想要光耀門楣,誰阻礙他了,他就對誰不客氣,這也就是林噙霜與盛墨蘭算計梁晗這門親事后、被盛紘厭棄的根本原因。

而讓盛家光耀門楣、興旺發達的關鍵因素不是別的,正是嫡長子盛長柏。

盛長柏是盛家最有出息的孩子,勤奮好學,初次參加科考就中了第,在外赴任期間政績顯著,眼看前程一片大好,盛家興旺發達在即,盛紘怎麼可能容得了因為康姨母的事情毀了他呢?

盛長柏的仕途,正好掐準了父親盛紘的軟肋,讓一門心思想要息事寧人、以最小的代價解決這件事情的盛紘不得不硬氣起來,堅持要把康姨母繩之以法。

盛長柏的決定不僅嚇壞了父親盛紘,也嚇壞了母親王氏。王氏雖然缺點一大堆,但是一個慈母,最疼愛自己的孩子,她斷然不可能讓自己成為毀了兒子前程的罪魁禍首,那比要了她的命還讓她痛苦。

母親為了保住姐姐,不顧她的性命就算了,還想毀了她兒子的前程,這讓王氏對母親王老太太十分失望,她寧可上公堂,也絕不可能讓他們陰謀得逞。

到了這一步,盛家人算是徹底站在同一立場了,統一了觀點,一定要把康姨母繩之以法。

02.盛長柏的前程要是出了問題,王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盛長柏雖然姓盛,但也是王家的外孫,還是王盛兩家最有出息的子孫。

王家實際上已經沒落了,王老太太的兒子和孫子的仕途都不怎麼樣,別的不說,王舅父作為王老太師的兒子,官做得還沒有盛紘大。

如果盛長柏的前程不錯,還可以拉王家一把,幫助王老太太的孫子王佑,這要是盛長柏也倒了,王家失去了最強的助力,敗落怕只是短期內的事情。

王老太太再怎麼樣偏心,再怎麼樣寵愛女兒康姨母,都不可能為了一個女兒連王家都不顧了。

因此,盛長柏要辭職也掐準了王家的軟肋,讓王家在利益面前不得不做出取舍,放棄康姨母,同意送其進入慎戒司。

司馬遷的《史記》寫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對付利己主義者,就得知道他們的利益需求,掐準他們的軟肋,才能讓他們趨利避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