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二人被乾隆寵幸:姐姐被狂翻牌子,妹妹卻做了46年常在

不得不說,清朝的皇帝對姐妹花是情有獨鐘的,皇太極后宮的宸妃、莊妃,順治后宮的孝惠章皇后、淑惠妃,光緒后宮的瑾妃、珍妃,都是姐妹花后妃的典型代表,康熙后宮甚至還有五對姐妹花,今天筆者要講的是乾隆后宮的一對姐妹,她們是怡嬪與白貴人。

首先,我們來說一下清朝皇帝納選妃嬪的途徑:

第一種是來自藩盟的貴族之女。

以蒙古部落居多,這種一般都是不在旗的,屬于藩盟與清廷的聯姻,女方出身高貴,在后宮的地位也較高。

清朝初年,許多蒙古部落的公主就被選入后宮,比如說順治的兩位皇后(廢后、孝惠章皇后),當然了,被選入后宮的并非都是未婚的公主,也有一些大齡甚至是二婚女,比如說皇太極后宮的宸妃(海蘭珠)、乾隆后宮的豫妃、容妃(香妃)等。

第二種是來自八旗選秀的旗女。

從順治朝開始,清朝皇帝都會在八旗范圍內,選一些適齡女子入宮納為嬪妃,這是最正規的納選嬪妃的途徑,通常這些秀女的家世較好,起點也較高,最起碼入宮就先封個貴人,甚至有些直接封嬪。

乾隆后宮通過八旗選秀入宮的嬪妃有舒妃、循妃及順貴人等。

第三種是來自內務府選秀的宮女。

我們都知道,清朝時期后宮會有一些為皇帝或后妃服務的宮女,這些宮女大多數是來自內務府三旗的包衣,也有一些是妃嬪從娘家帶來的丫鬟(稱家下女子)。

當然,不管是宮女,還是那些家下女子,都有可能被皇帝納為妃嬪,比如說大名鼎鼎的令妃,原是宮女出身,豫妃身邊也有一名宮女被乾隆納為嬪妃,她就是新貴人,容妃從回部帶來的一名丫鬟(家下女子)也被乾隆收入囊中,她就是寧常在。

可能有人要問了,清朝皇帝還有沒有其他納選妃嬪的途徑?

答案是有的。

從順治朝開始,一些江南地區的官員(通常是某織造)會將本地的美女進獻給朝廷,這些美女與上面那些妃嬪相比,是有本質區別的,上面那些妃嬪出身較高,最起碼也屬于旗人,人家是有編制的,而這些進貢的美女則是不在旗的民籍漢女,她們是沒有資格參加選秀的,只能被官員偷偷送入皇宮。

為什麼要講這些呢?

因為怡嬪就是江南地區官員進獻給朝廷的民籍漢女,本家姓柏,為柏氏女子。

柏氏(怡嬪)入宮的具體時間,沒有記載, 乾隆四年四月初六日,柏氏過生日,賞賜:上用緞一疋,素緞一疋,官用緞二疋,花春綢二疋,綾二疋。

由此可知, 至少在乾隆四年(1739年),柏氏已經入宮了,柏氏生于康熙六十年(1721年),此時柏氏為18周歲。

關于柏氏所受的寵愛,官方記載不多,但鄰國使者對清朝皇帝的宮闈秘史卻十分感興趣,多有記載。

《承政院日記》記載乾隆初年,乾隆帝沉迷于酒色,崇慶皇太后(孝圣憲皇后)勸諫沒有效果,便懲罰了乾隆身邊的兩名寵姬(其中一位估計是柏氏),誰知乾隆竟然為此不與太后相見,一直到太后停止責罰兩位寵姬為止。

為了躲避皇太后的責罰,乾隆還帶著寵姬住進了圓明園,寵姬聽聞使臣來到京城,想見識一下摔跤,便詢問有沒有擅長摔跤者,可以召入宮中。

從這些記載來看,可以說明兩個問題:

第一,乾隆真的非常寵愛這名妃子。

第二,乾隆與母親崇慶皇太后并沒有官方記載的那麼和諧,所謂的「以天下奉養」只不過是顯示自己孝道的一句空話而已。

從時間點來看,這位被乾隆寵姬無疑就是柏氏了。

果不其然,乾隆六年二月十三日,乾隆對幾個妃嬪進行冊封,嘉嬪封為嘉妃,海貴人封為愉嬪,葉赫勒氏封為舒嬪,白貴人封為怡嬪。

這位被封為怡嬪的白貴人就是柏氏。

人家嘉嬪、海貴人獲得晉封是因為生了皇子(四阿哥與五阿哥),葉赫勒氏是出身名門的貴女,封為嬪,也不為過。

只有柏氏,完全靠的是乾隆的寵愛。

就在柏氏被封為怡嬪不久,乾隆便通過怡親王弘曉,尋找柏氏的家人,畢竟人家柏氏都已經是嬪級主位了,家世什麼的,總要搞清楚嘛。

「內廷一位主兒姓柏,祖籍蘇州,著織造處訪問伊父母來京相見。若尋著時,即便著人照看送赴來京,或伊年老令子弟跟隨一人來亦可。不過看望,并非來京居住,回去時仍令伊等約束,不可在外生事,密之,欽此。」

從這份諭旨來看, 柏氏是來自蘇州的民籍漢人。

江南右布政使安寧接到諭旨,不敢怠慢,通過查訪,得知柏氏家人有 柏士彩、柏妻范氏、長子柏永吉、媳王氏、長孫女、次子柏永慶、次女與三女,共八口。

這位名叫柏士彩的,就是柏氏的父親。

乾隆七年,乾隆下旨,命柏氏家人入內務府正黃旗,屬于正黃旗通源佐領下,隨后,柏氏的家人就被接到了京城,被賜予土地、房屋、住房等等,柏氏的兄弟被安排到內務府當差。

就這樣,柏氏一家從此告別民籍行列,屬于正兒八經的旗人了。

恰好,柏氏有一個妹妹到了選秀(宮女選秀)的年齡,估計是柏士彩的次女, 這位小柏氏在乾隆十年被選入宮中,成為宮女,又在乾隆十三年被封為常在,稱柏常在。

這下好了,姐妹二人都在宮中,齊上陣,估計更能得寵。

但事實并不如此,自從乾隆十年之后,隨著令妃、舒妃等人的崛起,怡嬪不再像從前那樣得寵了,她的妹妹柏常在更是很難得到乾隆的寵幸。

乾隆十年之后,一直到乾隆二十二年怡嬪去世,她的活動記錄只有一次。

那是在乾隆十七年,乾隆裕陵完工,孝賢皇后、慧賢皇貴妃、哲憫皇貴妃要入葬裕陵地宮,乾隆帶著繼后、嘉貴妃、怡嬪等人參加了奉安典禮。

按理來說,如果怡嬪足夠得寵的話,她應該被晉封為妃了,因為人家令妃、舒妃早在乾隆十三年就封妃了,而怡嬪品級卻沒有晉升,說明她已經不得寵了。

可能有人說了,是不是因為怡嬪沒有生下兒女,可別忘了,人家令妃乾隆二十一年之前也沒有生育兒女,不照樣被封了妃,還不是因為怡嬪失了寵,才沒有得到晉升。

乾隆二十二年(1757丁丑年)五月十五日,怡嬪病逝,年僅36歲,乾隆下令輟朝二日,同年十一月,怡嬪被葬入裕陵妃園寢。

關于怡嬪那位妹妹,也就是柏常在,就比較可憐了,她根本就沒得到過乾隆的寵愛,在常在位上待了46年,一直到乾隆五十九年才被象征性地封為白貴人,看來當初乾隆封她,完全是其姐姐怡嬪的緣故。

乾隆五十八年,怡嬪之父柏士彩等一戶現有人丁: 柏士彩之子柏永瑞現任吏目,孫柏華山閑散,柏華書閑散,柏華倫閑散,曾孫克升額閑散,克蒙額閑散,成善閑散,利格閑散,成德閑散。

嘉慶八年(1803年)五月二十六日,白太貴人(怡嬪的妹妹白貴人)病逝,享年73歲。

縱觀怡嬪姐妹一生,能夠被送入后宮,對于其家族來講,固然是一件幸事,畢竟入旗的榮耀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的。但是,這姐妹二人都是可憐人,怡嬪雖然得到過乾隆的盛寵,卻是紅顏薄命之人,她的妹妹白貴人一生不得寵,在后宮空度60載的年華。

參考資料:《清史稿》《清高宗實錄》《清宮內務府奏銷檔》《承政院日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