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知否》學管理學,明蘭三招搞定自己房裡面的「焦大」尤媽媽

易理人生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夢裡面的焦大歷來是一個爭議頗多的人物

二人計議已定,那天氣已是掌燈時分,出來又看他們玩了一回牌。算帳時,卻又是秦氏尤氏二人輸了戲酒的東道,言定後日吃這東道,一面又吃了晚飯。因天黑了, 尤氏說:「派兩個小子送了秦哥兒家去。」媳婦們傳出去半日。秦鐘告辭起身,尤氏問:「派誰送去?」媳婦們回說:「外頭派了焦大,誰知焦大醉了,又罵呢。」尤氏秦氏都道:「偏又派他作什麼?那個小子派不得?偏又惹他!」鳳姐道:「成日家說你太軟弱了,縱的家裡人這樣,還了得嗎?」尤氏道:「你難道不知這焦大的?連老爺都不理他,你珍大哥哥也不理他。因他從小兒跟著太爺出過三四回兵,從死人堆裡把太爺背出來了,才得了命;自己挨著餓,卻偷了東西給主子吃;兩日沒水,得了半碗水,給主子喝,他自己喝馬溺:不過仗著這些功勞情分,有祖宗時,都另眼相待,如今誰肯難為他?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顧體面,一味的好酒,喝醉了無人不罵。我常說給管事的,以後不用派他差使,只當他是個死的就完了。今兒又派了他!」鳳姐道:「我何曾不知這焦大?到底是你們沒主意,何不遠遠的打發他到莊子上去就完了!」說著,因問:「我們的車可齊備了?」眾媳婦們說:「伺候齊了。」

  鳳姐也起身告辭,和寶玉攜手同行。尤氏等送至大廳前,見燈火輝煌,眾小廝都在丹墀侍立。 那焦大又恃賈珍不在家,因趁著酒興,先罵大總管賴二,說他:「不公道,欺軟怕硬!有好差使派了別人,這樣黑更半夜送人就派我,沒良心的忘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爺蹺起一隻腿,比你的頭還高些。二十年頭裡的焦大太爺眼裡有誰?別說你們這一把子的雜種們!」正罵得興頭上,賈蓉送鳳姐的車出來。眾人喝他不住,賈蓉忍不住便罵了幾句,叫人:「捆起來!等明日酒醒了,再問他還尋死不尋死!」 那焦大那裡有賈蓉在眼裡?反大叫起來,趕著賈蓉叫:「蓉哥兒,你別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兒!別說你這樣兒的,就是你爹、你爺爺,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呢。不是焦大一個人,你們作官兒,享榮華,受富貴!你祖宗九死一生掙下這個家業,到如今不報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來了。不和我說別的還可;再說別的,咱們‘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鳳姐在車上和賈蓉說:「還不早些打發了沒王法的東西!留在家裡,豈不是害?親友知道,豈不笑話咱們這樣的人家,連個規矩都沒有?」賈蓉答應了「是」。

  眾人見他太撒野,只得上來了幾個,揪翻捆倒,拖往馬圈裡去。 焦大益發連賈珍都說出來,亂嚷亂叫,說:「要往祠堂裡哭太爺去,那裡承望到如今生下這些畜生來!每日偷狗戲雞,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我什麼不知道?咱們‘胳膊折了往袖子裡藏’!」眾小廝見說出來的話有天沒日的,唬得魂飛魄喪,把他捆起來,用土和馬糞滿滿的填了他一嘴。

  鳳姐和賈蓉也遙遙的聽見了,都裝作沒聽見。寶玉在車上聽見,因問鳳姐道:「姐姐,你聽他說‘爬灰的爬灰’,這是什麼話?」鳳姐連忙喝道:「少胡說!那是醉漢嘴裡胡唚,你是什麼樣的人,不說沒聽見,還倒細問!等我回了太太,看是捶你不捶你!」嚇得寶玉連忙央告:「好姐姐,我再不敢說這些話了。」鳳姐哄他道:「好兄弟,這才是呢。等回去咱們回了老太太,打發人到家學裡去說明了,請了秦鐘學裡念書去要緊。」說著自回榮府而來。

——節選自《紅樓夢》

對于這個喜歡喝酒撒野,以老賣老的焦大,大文豪魯迅就評價頗高。

看《紅樓夢》,覺得賈府上是言論頗不自由的地方。 焦大以奴才的身分,仗著酒醉,從主子罵起,直到別的一切奴才,說只有兩個石獅子乾淨。結果怎樣呢?結果是主子深惡,奴才痛嫉,給他塞了一嘴馬糞。其實是,焦大的罵,並非要打倒賈府,倒是要賈府好,不過說主奴如此,賈府就要弄不下去罷了。然而得到的報酬是馬糞。 所以這焦大,實在是賈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我想,恐怕也會有一篇《離騷》之類。

儘管有著如此之高的評價,可是像焦大這樣的人,在講求論資排輩的賈府,焦大卻由始至終都只能當一個不受主子待見的小廝, 原因無非就是這貨喜歡有事沒事就跟別人談起自己的「勞苦功高」,以及自己的「德高望重」,

試想,如果你接管一間公司,發現公司裡有著這樣一個人, 他地位卑微,也沒什麼大的能耐,卻是公司元老之一,跟公司的創始人都有交情,而且創始人還三翻四次叮囑不能虧待了他,偏偏他自己又不長進,鎮日的喝酒胡鬧,工作不好好幹,還跟你擺譜說自己對這家公司有多少多少功勞,弄得你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你會喜歡他嗎?(我想大部分人都會選擇讓他提早退休,用錢打發他了事)

對于那些還不能讓他提前退休的「焦大」們,到底要怎麼做才算妥帖,知否原著裡面明蘭已經給出了一個答案,雖然不算十分標準正確,但也值得參考,

明蘭看著面前痛哭流涕的老婦人,一臉懵懂,呆呆的去看房媽媽,那老婦人僕婦打扮,暗紅色細紋綢夾襖外頭罩著一件黑絨比甲,她拉著明蘭的手哭哭啼啼:「 ……姑娘,衛姨娘去得早,老婆子不中用,那時忽的病倒了,沒能顧上姑娘!……

明蘭實在跟不上狀況,只能發呆。

房媽媽咳嗽了聲,道:「崔媽媽年歲大了,她兒子媳婦要接老人家回去養老, 姑娘身邊沒個媽媽不好,太太便從莊子裡把尤媽媽找來了,本就是姑娘的奶媽,想也好照看些。

明蘭點點頭,其實她對這個尤媽媽全無印象,只記得當初裝傻時聽丫鬟們的壁角,依稀記得她們說,衛姨娘懦弱老實, 身邊只一個叫蝶兒的還算忠心,其餘都是貪心欺主的,一出了事,都各尋出路跑的不見蹤影。那這位尤媽媽……?

待摒退了眾人,房媽媽才老實說了:「本來老太太打算自己挑個信得過的,可是太太都送來了,也不好打太太的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