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主母:沈翠喜為何不能給任雪堂生出兒子?隱情難以啟齒

導語:電視劇《當家主母》中的沈翠喜是位女強人,無論在商場上還是在治家上,都是一把好手,可謂遊刃有餘,駕輕就熟。卻唯獨不會取悅丈夫,也沒有自己的孩子。

當她得知丈夫任雪堂的外室曾寶琴懷上了任雪堂的孩子以後,一向無堅不摧,所向披靡的鐵血主母沈翠喜,竟瞬間如被雷擊垮了一般,雖表面上不動聲色,內心卻早已波濤洶湧翻江倒海了。無人處,更是心如刀絞、徹夜難眠,她獨自蜷縮在床上,猶如一隻瑟瑟發抖、可憐無依的小貓。

她不明白,命運為何對自己這樣不公,她為這個家殫精竭慮、耗盡心血,卻為何換不來丈夫的一顆真心和一份溫情。 丈夫寧可在外麵包養一個表裡不一、口是心非的綠茶女,也不願把這份愛交給妻子。

1、沈翠喜在婚姻裡的處境尷尬

劇中的沈翠喜不但五官精緻,美貌無雙,而且高挑挺拔身材傲人。且不說她治家的才能與她過人的商業頭腦了,就單憑她的容貌,也足以碾壓「小三」曾寶琴,為何任雪堂卻偏偏對沈翠喜愛不起來呢?

貌似任雪堂對沈翠喜只有敬重與欣賞,卻沒有一個丈夫對妻子的關懷與深情。難道沈翠喜就這麼不討喜?

雖然任雪堂與曾寶琴確實是青梅竹馬的初戀,在感情上已經先入為主,但是,當曾寶琴得知任家將可能面臨一場災難時,不還是要卷包逃走嗎?幸虧任雪堂只是試探她,並及時地阻止了她,可在這一刻,任雪堂還是看清了曾寶琴的真面目,此女只可同富貴不能共患難,這一質量與沈翠喜相比,簡直形同雲泥。

沈翠喜每次在任家面臨風波災難時,都會挺身而出,力挽狂瀾,與任家共進退。而「第三者」曾寶琴呢,卻會在任家面臨災難時,望風而逃。

這麼鮮明的對此,任雪堂還看不清形勢、分不出良莠?誰是真金誰是黃銅本該一目了然啊。然而,即便任雪堂明知曾寶琴是一位靠不住的心機女,卻也依然放不下。這件事發生後,也只是冷落了她一陣子,後來還是重新和好了。

而沈翠喜,卻依舊是他們的「局外人」,雖然名義上沈翠喜是任雪堂明媒正娶的正室夫人,可是在婚姻裡,好像沈翠喜才是第三者。

或許沈翠喜永遠也弄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麼,自己哪裡比不過那個只會狐媚男人的曾寶琴了。無論是身材相貌、聰明才智,還是品德行為,自己樣樣碾壓曾寶琴,卻為何還是會輸得這麼慘?

2:女人太過強勢,會抑制男人的雄性本能?

沈翠喜一直未能懷孕,丫頭們還以為是她身體不好,所以不斷地給她熬藥滋補身體,希望她也能懷上個一男半女的,只要能生下任雪堂的孩子,她在任家的根基也就穩固了。而且,夫妻倆也會更加緊密些,原本生冷的關係也會得到改善。

可是,沈翠喜最終還是把那些湯藥給打了,因為她知道沒用。即便補得再好,男人不配合也白搭。 如果僅靠喝補藥就能懷孕,還要男人做什麼?這藥又不是《西遊記》中「子母河」的水。

以沈翠喜自己的話說:「大爺又不到我房裡來,喝這些藥有什麼用?」其實,即便任雪堂偶爾到她房裡來過夜,也是敷衍了事,整夜「挺屍式」睡眠,甚至,衣服都不捨得脫,哪裡來的「春種秋收」、綿延子嗣?與美人同床而臥,卻還能心如止水, 這到底是任雪堂的定力高深,還是沈翠喜本身就自帶一股「滅人欲」的強大氣場?

依我看來,倒更像是後者。劇中的沈翠喜行事果敢,精明睿智,為人高冷,手段淩厲,看上去又爽又颯。不僅在當家立事上遊刃有餘,而且在商場也能呼風喚雨。但她整個人看上去就是鐵板一塊,冷靜,理智,原則性強,不會感情用事,任何疑難問題都能理智分析、冷靜地判斷。 卻唯獨不會在感情上示弱、裝可憐。

這樣「滅絕師太」似的女人,會有男人敢親近嗎?她是女神級的存在,而女神只適合供奉,不適合「褻瀆」啊!

男人需要的是柔情似水、楚楚可憐的女人,能夠激發起男人的保護欲。可是,沈翠喜自身就是戰神,根本不需要男人保護,讓任雪堂感到無從下手,如果只讓他起到一台播種機的作用,去跟沈翠喜醞釀孩子,根本不可能。

他內心裡對沈翠喜是充滿敬畏的, 沈翠喜的強大氣場會導致男人的某些功能紊亂,欲望也會不自覺地被抑制了。

如果沈翠喜能適時地裝病裝可憐,或裝無助,裝軟弱,任雪堂就會自然而然地挺身而出了:「老婆不要怕,有我呢!」

可是,沈翠喜卻不願意這樣做,即便真病了,也不願意示弱。這樣的女人,如何能得到丈夫的憐愛與疼惜?男人會認為她不需要關愛與呵護,既然不需要,自己何必還要多此一舉?

自古「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或許,這就是沈翠喜的命定得失吧?既然她選擇活出「一個人」得精彩,那也只能是她「一個人」了。強者註定是孤獨的。

又或許,沈翠喜本身也不愛任雪堂,吃醋也只是佔有欲而已,倘若她真愛任雪堂,就會情不自禁地做出改變,如果一個女人不肯為這個男人做出任何妥協與改變,只能證明她愛得不夠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