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我們錯了,賀弘文納表妹為妾,不是可憐她,也不是被迫

賀弘文是盛家老太太為盛明蘭千挑萬選的夫婿,盛老太太當初吃夠了婚姻的苦,這才悟出:

賀家這門親事有多合適?

當初王氏得知盛家老太太為明蘭相看了賀弘文的時候,心中還泛酸,說: 「賀弘文看起來條件平平,但各方面比例卻很恰當,有家底有官方背景,而且基本上不用伺候公婆,嫁過去就能自己當家,多好的條件多實惠。」

賀弘文的情況屬于經濟適用男,也是盛明蘭想要的夫婿類型!因此當曹錦繡找上賀弘文的時候,明蘭態度堅決的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盛老太太得知后發怒: 「你怎這般死心眼!沒有他賀屠戶,咱們便要吃帶毛豬不成?老婆子我還沒死呢!閉眼前,定要給你尋個妥帖的好婆家,你就瞧著賀弘文這般好?」

明蘭的這番話讓盛老太太吃驚,她既驚訝于明蘭的理智,又驚訝于明蘭的決心,因此祖孫二人愿意給賀家機會,只要是賀家把曹家的這件事解決好,兩家依舊能結秦晉之好!

其實盛明蘭嫁給賀弘文,曹表妹依舊會如愿給表哥做妾

曹家回到京城的時間卡的點很巧,盛家與賀家雖然都認準了這門親事,可也只是口頭上說說,既無名帖又無媒聘。其實曹家晚點來京城,即使明蘭嫁給了賀弘文,曹表妹依舊會成為妾室。

一來,賀母的成全;曹家太太是賀母唯一的姐姐,賀母原本就是一個耳根子軟沒有主意的人,面對親姐的哭哭啼啼,她只會妥協讓曹表妹給兒子做妾室,不會提出反對的意見。

二來,賀家是曹家榮華富貴的來源,曹家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別說是曹錦繡給賀弘文能做妾,就算是一個普通的女使,曹家也會同意的。

因為曹家人都明白只要有賀母在,曹錦繡就不會受委屈!

就像明蘭所總結: 「若曹家表妹做了妾,賀家以后的正房奶奶是當她呼來喚去的婢妾,還是金貴的姨表妹呢?」

曹姨媽恨得牙根猛咬: 「妾里頭也有貴妾的!我就不信了,有我妹子在,有弘哥兒在,誰敢動我閨女一根汗毛!」

三來,賀弘文對曹表妹的情分。

其實曹表妹對賀弘文來說更像是白月光,正如那句男人對于初戀總是刻骨銘心,賀弘文也是如此。

即使賀弘文明白自己以后是娶明蘭的,很多時候依舊忍不住在明蘭面前夸獎曹表妹。

明蘭吐槽自己的刺繡不好時,賀弘文會說, 「妹妹年紀還小,慢慢練總會好的,我錦兒表妹最擅刺繡,那也是日日練出來的。」

曹表妹私下里找到賀弘文回憶起過去時,賀弘文一時間都沉浸在其中。又聽到表妹訴說這幾年過得苦日子以及不能生育的事實,賀弘文驚呆了,他內心里幾乎就認定了要納表妹為妾。

他覺得明蘭是個寬厚的人,一定會同意讓表妹為妾,才會在明蘭面前吞吞吐吐的說: 「明妹妹,你看…」

盛明蘭直言:

其實明蘭主動出擊還有一個原因,正如她自己所說:

「等?怎麼等?等到何時?等到我再長幾歲,等我沒得挑了,等到賀家來提親了,老太太去問‘你那表姑娘進不進門’?或是等我進門了,曹家再來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地逼著我納曹姑娘進門?」

其實明蘭明白不用曹家逼迫,或許賀弘文自己心就軟了,賀弘文是個耳根子軟的人,曹表妹的卑微,憔悴,家世破落,她望向賀弘文時的目光,充滿了絕望的欣喜。

而賀弘文看向表妹時,眼中盡是憐惜,男人對女人的愛很多情況下是從憐惜開始的,就像是林噙霜總是在盛紘面前賣慘,盛紘又次次都吃這一套一樣。

何況曹表妹母女不施脂粉,更顯得面色黑黃粗糙,曹姨母低下身段哀聲祈求: 「好姑娘,我曉得你心里不痛快,可我家錦兒實是沒有辦法了,她這般情形如何還能許旁人,只求著弘哥兒瞧在親戚的情面上,能照拂她一二了。」

賀弘文見慣了曹姨母的跋扈,看到她這樣低聲下氣,再對比曹表妹的卑微憔悴,內心天平不由自主的傾斜。或許那時候賀弘文再看明蘭,就會覺得明蘭是跋扈,不能容人的主!

就在明蘭即將妥協的時候,事情出現了轉折,新皇身邊的紅人顧廷燁求娶她!

這個消息讓賀弘文措手不及,他覺得明蘭會是他妻子這件事板上釘釘,沒有想到被人截胡!

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賀弘文 的不滿與失落全部發泄在了始作俑者的曹表妹身上,他看曹表妹不再是憐愛,僅有的便是讓表妹在家吃穿不愁,其他的都不會給與。

再看看曹錦繡,她一直覺得有姨母的幫助,表哥定會憐惜她,其實她錯了,賀弘文之所以納她為妾是因為內心里裝著兩人曾經的情義,而不是被迫。

只是這份情誼在失去明蘭這個正妻以及為曹家不斷的作妖中,慢慢消磨掉了!

賀弘文后悔了,可惜明蘭已嫁做人婦,他最終娶了心里裝著別的男子的女人為妻,她的妻子比較強悍,既能管理好家,還能治理的婆母與曹表妹服服帖帖,轉身還能與賀弘文擺出一副夫妻情深的樣子。

雖說婚姻都會有遺憾,可我還是慶幸明蘭沒有嫁給賀弘文,就像如蘭所說: 「我不怕苦,就怕夫君與我不一心。」 賀弘文的搖擺錯失了明蘭,顧廷燁目標明確終是抱得美人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