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的后代:隱姓埋名藏在甘肅金塔一個小村子,已近300年?

如今游客們在參觀甘肅酒泉市肅州區的文化博物館時,很容易就會發現一套制作華美精巧的甲胄被靜靜地放置在展廳中某個引人矚目的陳列區內。

這套甲胄風格威嚴大氣,用料設計考究。甲胄主體以金線繡制而成,鉚釘分布規則嚴整,歷經百年滄桑仍泛著明亮的光澤。

甲胄前胸后背和袖端等部位都繡上了活靈活現的龍紋彩云圖案,盔帽頂端的插纓沖天而上,昭示著甲胄主人生前的意氣勃發。

相傳這套甲胄的主人是清代康熙、雍正年間的名將年羹堯。但年羹堯久鎮西南,轉戰青藏,死于京師,從未涉足酒泉地區,那麼甲胄為何會出現于此呢,這背后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真相讀畢全文便知分曉。

名將得志

根據考證,藏于酒泉的這套甲胄并不出自年羹堯之手,而是來自宮闈的皇帝御賜之物。

年羹堯雖崛起于文書案牘之中,卻憑借自己的赫赫戰功贏得了這份來之不易的殊榮。

青年時代的年羹堯通過科舉方式進入官場,以博聞強識、文采斐然而著稱的他,最初擔任學士、侍郎等文職。

但年羹堯并不滿足于日日與案牘文書打交道的平淡生活,而是夢想著有朝一日跨馬揚鞍、報效國家。

為此,年羹堯付出了艱苦卓絕的努力。他不辭勞苦地承擔了出使朝鮮的任務,向朝鮮國王宣讀康熙帝復立太子的詔書,成功向屬國彰顯了國家的威嚴和實力。

在擔任四川巡撫期間,年羹堯孜孜不倦地向朝廷報備山川形勢、民族問題等要務,同時兢兢業業地執行了許多興利除弊的政策,將四川治理的井井有條。

優異的表現使得年羹堯終于取得了君王的信任,擁有了統帥大軍參與戰事的機會。

在驅準保藏的戰役當中,年羹堯盡心盡力地保障后勤的暢通,他訓練官兵保證他們能以最佳狀態走上戰場,派出間諜偵查藏區情況向上匯報,并率偏師剿滅了后方的匪患。

在平定青海叛亂的戰役中,年羹堯作為全軍統帥嚴密部署軍務,率大軍奮勇沖殺將叛軍打得一蹶不振,同時以剿撫并施的方針成功完成了戰事結束后的善后工作,自此青海完全歸于中央政府的管轄。

年羹堯通過個人不懈地奮斗了卻了其投筆從戎、安邦治國的心愿,并最終位極人臣,皇帝除對年羹堯加官進爵之外,還將代表皇室尊貴身份的金線甲胄賞賜給他以示最高級別的嘉獎。

權臣敗亡

年羹堯在踏上權力巔峰后并未想著韜光養晦、保全自身,其行為愈加飛揚跋扈,令雍正帝深感忌憚,這注定了年羹堯走向敗亡的結局。

在入京覲見雍正帝時,年羹堯趾高氣揚的從皇帝專用的道路經過,讓總督、巡撫等王公貴族跪倒在路邊迎接自己,還將皇帝派來的儀仗部隊當成執鞭墜鐙的下人,如此驕縱的行為使得雍正目瞪口呆。

雍正帝大擺筵席犒勞出征將士,為了減輕將士們的負擔下令讓他們卸下甲衣后再入席,然而將士們都沉默在原地,將皇帝的圣旨置若罔聞,直到年羹堯親口復述雍正的命令后才肯照做。

更為嚴重的是,年羹堯還在官署的各個重要部門培植安插親信,企圖利用門生故吏來壯大自己的勢力,這樣做的后果是雍正帝決心推行的改革政策往往在他們的破壞下難以施行。

皇帝作為純粹的政治動物絕不允許自己的權力受到來自臣僚的威脅,但年羹堯的諸多做法恰恰證明他已有褫奪皇權的危險想法。

年羹堯在禮儀方面的僭越使得雍正權威受損;對親信爪牙的培植使得雍正無法順利施行下達的政令;年羹堯掌握的兵權和手下那一批忠誠于他的將官又使得雍正不得不考慮他謀反的可能性。

時機成熟后,雍正果斷決定對年羹堯痛下殺手,先是革去了他的一切官職爵位,把他貶到杭州去看守城門,隨后又下令把他押解到京城下獄賜死。

子嗣出逃

年羹堯死后,他的子嗣們也遭到了朝廷殘酷的清算,次子年富被斬,其他的兒子十五歲以上的都被發配到邊疆充軍,但年羹堯的小兒子年忠卻在貴人的解救下從這場家族浩劫中幸存下來。

原來,這位貴人是年家的教書先生,因平日受到年羹堯的優厚對待,心懷報恩之情,所以在官府對年家子嗣們大開殺戒時冒著被殺頭的危險,帶著小兒子和皇帝賜予年羹堯的甲胄一同倉皇出逃。

教書先生為年家保存香火余脈的心志是如此熱切誠懇,他帶著年忠離開兇險的京師奔波至自己的老家山西,一路上雖風餐露宿,但教書先生仍花盡盤纏精心照顧習慣了養尊處優生活的小兒子。

在逃亡路上教書先生雖舟車勞頓,卻從未舍得丟下甲胄,他堅信當新君上位時年家還會憑借祖先的赫赫戰功重新受到優待,而這套甲胄便是昔日輝煌的最好憑證。

即使年家就此一蹶不振,年家子孫們也可以用價值連城的甲胄換取供以生存的資金,充分緩解手頭拮據的尷尬處境。

此時的山西水患頻發,民不聊生。為了保證年氏子嗣能更好地生存和發展,教書先生毅然將逃亡的目的地改成甘肅的金塔鎮。

為何二人要前往金塔鎮呢?這是因為年羹堯一名妻室的家鄉正好在那兒,當地的親屬無疑能對年家子孫提供他們亟需的幫助和庇護;況且金塔鎮遠離京師,地廣人稀,官府不易追查至此。

此外,據地志記載,金塔當地水流穿行、資源富庶,且光照充足,適合農業耕作,天災人禍也不常發生,對年家子孫來說這無疑是一個適合生存棲息的風水寶地。

教書先生和年富最終安全抵達了金塔鎮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村子——紅光村,并在此安定和扎根。

教書先生依舊擔憂和畏懼來自京師的追殺,為了徹底撇清同罪臣的干系,同時又不至于讓后人徹底忘卻自己的先輩,他取「年」的諧音,讓年富偕同自己的子孫們都改姓為「連」。

連家人在紅光村繁衍生息、散開枝葉,至今將近300年過去了,已有上百戶人家。親手屠戮連家祖先的清朝統治者已然作古,但后代們卻在歷史浪花的淘洗中頑強前行至今。

連家子孫們異常珍視這套記述祖輩喋血往事和遷徙艱辛的甲胄,將其作為傳家寶妥善保存于家族祠堂當中。

在新中國成立后,為更好地發揚傳家寶的文物價值,他們深明大義地把甲胄捐贈給了文化博物館。

封建時代的權力傾軋和刀光劍影已成往事,如今我們則有幸目睹古代軍工的壯麗和精巧,暢想年氏始祖南征北戰、建功立業的英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