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格格》最大的悲劇:打折出售的人生,再也無法回頭

以愛之名,端親王府格格千里奔赴戰場,去和一個戰敗的將軍同生共死,這故事乍一聽,有那麼一點點《煙花易冷》的感覺,而且比起「你仍是一個人」、「你仍守著孤城」的孤獨遺憾,一對相愛的男女能夠同生共死,應該圓滿許多。

然而《新月格格》不是《煙花易冷》。本質的區別在于《煙花易冷》這個故事里只有兩個人——將軍、女子,其他都是背景——孤城、野村、伽藍寺。而《新月格格》里參與者就多了——將軍、將軍夫人、將軍兒子和女兒。

要說新月和努達海之間發生感情,太正常了。

新月性命危難之際,努達海像個天神般從天而降,從那一刻起,他就成了她的主人,她的主宰,她的神,她的信仰,她情之所鐘,她心之所系……

救命之恩何以許之?以身、以心、以血、以命(有沒有人在這里尋找到殷南昭的痕跡?悄悄給個暗號啊)

新月愛上努達海,成為他的臣服者、膜拜者,這很好理解——父母殉城、攜弟逃命,險境之中,一個強大的帶給她安全感的男人,她不愛上才奇怪。

而努達海眼里的新月,則是一個失去父母的逃亡格格,又尊貴又堅強,又美貌又嬌怯柔弱,讓他忍不住心生憐惜,忍不住傾力呵護。所以這倆人一路同行幾個月,生出些曖昧情愫太正常了,要是多巴胺、腎上腺素毫無飆升,那才是非正常人類。

新月格格想起父母,淚水漣漣,因為再沒有人叫她「月牙兒」了。月夜下,努達海阿貝摟著她一聲聲喚她「月牙兒」,這算不算趁虛而入?他以為他是慈父摟著自家閨女嗎?人到中年,他還分不清男女情和父女情嗎?一個成婚二十年,生過兒育過女的熟男,他會不知道自己對新月的別樣情愫?老司機裝青澀,呃……

以旁觀者角度,新月愛上努達海和努達海愛上新月,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兒,愛慕之情本身沒有錯,但面對這份不該茁壯成長的感情,努達海接下去的操作,就堪稱昏聵了。

一、請旨撫孤

努達海身為大將軍,救下了端親王府一對遺孤,并將這對姐弟平平安安護送到京城,這是他的功勞,也是職責所在。但人都送到皇帝太后跟前了,就沒他什麼事了,居然在皇帝太后考慮將這對姐弟如何安置的時候,他主動請旨,要當這個監護人。

那麼他當時的想法是——為皇帝太后分憂?難舍對新月的父女情?已經和克善結下忘年兄弟情?

都是他可以用來說服自己的理由,可真正的原因還是多巴胺和腎上腺素。

這對姐弟到將軍府后,將軍夫人雁姬待他們不可謂不熱情周到兼尊重,何況彼時男主外女主內,努達海根本不必操心新月姐弟在望月小筑的生活。可是他操心啊,哪天不往望月小筑跑一趟,就跟丟了魂一樣。

接下去就更荒唐了,克善染疫,有郎中有奴仆,努達海一個大將軍,居然去「侍疾」,他是閑的嗎?不,他是瘋了,多巴胺帶來的激情,讓這位油膩阿貝瘋狂,然而他依然有蒙蔽自己的理由——皇帝太后把殉難的端親王遺孤托付給自己,絕不能讓小王爺克善有個三長兩短。

克善康復之日,努達海和新月之間的這層窗戶紙捅得破碎不堪,風中凌亂。

二、失戀出征,論驚喜和驚嚇

因為新月被指婚給費揚古,「失戀」的老男人賭氣了,請纓去巫山打夔東十三家軍,之前的將領都是慘敗,努達海也不例外。

他打算自刎,像楚霸王那樣。然而他的虞姬,不,他的月牙兒來了,奔赴這血流成河、尸橫遍野的戰場,天蒼蒼野茫茫,老婆不在他身旁,于是戰地春風一夜彩旗飄。

這倆人的「一夜激情」也很好理解,都是抱著必死之心的,所以也無須再掩飾,該表達的表達,該釋放的釋放,人都要死了,就不藏著掖著了,痛痛快快愛一場,明明白白攜手死,演一出霸王別姬。雖然對雁姬會是個打擊,但也不失為一段佳話,英雄美人,情關難過嘛。

偏偏春風一度,身心愉悅,倆貨又舍不得死了。努達海是個善于為自己找理由的人,這一回他的理由是「要回去面對家人,得到他們的理解和寬恕」。

「面對家人,得到他們的理解和寬恕」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要他老婆雁姬接受恩愛二十年的老公從此愛別人了,要在她眼皮子底下天天和別的女人睡覺了。也要暗戀新月的兒子驥遠擺正位置——你得管你的女神叫小媽了!

如果老婆兒子不接受呢?憤怒呢?那就是他們不懂事了。努達海絕不會無顏面對妻兒,他可以反咬一口——你們是反了嗎?你們不知道,我大可帶著新月遠走高飛,而我卻選擇回來面對你們嗎?這個家何曾毀了?你們并沒有失去我,也沒有失去新月,不過是身份有所改變而已……

其實那會兒努達海和新月,私奔也好,殉情也罷,雁姬和驥遠的痛苦和恥辱感都只一時,偏偏天天在他們母子眼前秀恩愛,這才是長長久久的折磨。可憐雁姬半輩子的高貴美麗、熱情風趣,被摧殘到了自己女兒都嫌棄的境地。

三、以愛之名,將所愛摧毀

新月是什麼身份?端親王府格格,而殉城的父母又讓她頭上多了一層功臣遺孤的光環。未來,她還將是新任端親王唯一的姐姐,并且是真正意義上的長姐如母。

因為新月的尊貴與光環,所以太后將她指婚給費揚古。費揚古是什麼人?他不僅是順治帝孝獻端敬皇后的弟弟,十四歲就承襲了爵位,本身也是清初名將,后因戰功卓著被授予領侍衛內大臣、議政大臣,妥妥的一個出身尊貴,又有戰功的權貴。

十七歲的新月戀愛腦,壓根兒沒看上體面和尊貴,可是努達海四十年的人生閱歷都喂了狗嗎?他口口聲聲對新月視若珍寶,他卻怎麼忍心毀掉新月原該風光的人生,讓她卑微成跪著進門的侍妾?

愛是成全,不是禍害

努達海能給新月什麼?嗯,看不見摸不著的所謂愛情。比如他向老婆兒女強硬宣告——有的男人可以同時愛好幾個女人,我不行!我只能愛一個,我已經全部給了新月!

比如他對結發妻子的威脅,說對她的是親情、友情、恩情、道義之情,但是這些感情若不細細培養,也很容易煙消云散!

那麼這些打著真愛旗號的宣告和威脅給新月小妾帶來了什麼?只有被折磨和被羞辱。

如愿跪著進門的新月小妾,她的天地只有望月小筑那麼小小的一方,她的身份和光輝事跡可以成為官眷圈茶余飯后的談笑,也會成為夫人太太們教導女兒的經典反面教材,而新月永遠沒有機會進入這群夫人太太的圈子。努達海的侍妾和費揚古的夫人,地與天的差別。

十七歲的新月滿足于做努達海卑下的侍妾,甚至還會感動于努達海對她的「身心專一」。可是等到二十七歲呢?三十七歲呢?她會后悔嗎?

多巴胺總會減少和消失,激情會歸復平靜,沒有永久狂熱的愛,因為一個人不可能永遠處于心跳過速的巔峰狀態,那些化學成分會自然新陳代謝,這樣一個過程,通常持續一年半到三年。而維系一對男女長長久久在一起的,依然是感情、恩義、責任、兒女,這個感情里也許還含有愛情,也許都升華成了親情,對,就是左手拉右手,平淡而妥貼的感覺。

到了那個時候,新月會后悔她將本該高高在上的人生打折出售,換取這平淡如水嗎?如果有一朝努達海梅開三度,新月是情到深處無怨尤?還是一場悲涼半生笑話?

其實故事的結局還是慈悲的,沒有讓新月活到二十七、三十七,也沒有讓她嘗試色衰愛弛的滋味,更沒有讓她看到又一個年輕水靈的軀體鉆入努達海的被窩。

他死了,她也死了,死在他們多巴胺分泌最旺盛的時候。

自古名將如紅顏,不許人間見白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