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林小娘的牌位還在義莊,為什麼墨蘭卻沒在盛紘面前提過生母

墨蘭在梁家掙扎出一席之地的時候,林小娘早就成了盒子裡的一捧灰,墨蘭無法為生母在娘家撐腰,就只能在身後事上盡盡孝道,想著把林小娘的牌位和骨灰挪去玉清觀供奉著,總不至于讓她死後沒個著落。

本來仗著梁晗的面子,盛紘再不情願也笑著點頭答應了,可是同桌吃飯的明蘭也聽了個清楚,為了阻止林小娘的牌位進玉清觀,她把墨蘭的醜事全都說了出來,加上顧廷燁的撐腰,盛紘被迫放棄了這個決定。

雖然林小娘的牌位一時半會兒沒能被挪去玉清觀,但是偌大的汴京總不止玉清觀這一家道觀能供奉香火吧,再不濟把林小娘的牌位送回宥陽老家也是個歸宿,盛紘只需要悄悄地同意,一切都能辦得神不知鬼不覺,只是法事暫時辦不了了而已。

可是自從那頓飯之後,墨蘭很久都沒有再回盛家,好不容易回去一趟也沒提林小娘半個字,她是忘記生母的牌位還在義莊了嗎,為什麼沒有在盛紘面前提起林小娘了?

墨蘭從前在盛家做姑娘的時候,一犯錯就拿林小娘當擋箭牌,盛紘每次聽到林小娘都會柔軟下來,墨蘭也就蒙混過關了。但是自從林小娘幫助她私會外男而被打死之後,墨蘭就再也不敢在盛紘面前提起生母半個字了。

因為她知道林小娘不再是自己的護身符了,盛紘都能把林小娘打死,以後聽到林小娘的名字只會更生氣,所以墨蘭也只敢在借著梁晗的勢,觸碰盛紘的禁忌。

那次失敗之後,墨蘭連娘家都不敢再回去,就怕盛紘看到自己會想起林小娘,從而再次怨恨上她。直到聽說明蘭帶人圍了盛家,王大娘子又回了宥陽老家,盛老太太還臥病在床,墨蘭實在是坐不住了,這才硬著頭皮獨自回了一趟盛家。

再次見到盛紘,墨蘭也不敢拿林小娘說事,只能一個勁兒說自己和盛紘的骨肉之情,企圖從父愛方面讓盛紘束手就擒,要不是長柏提前給盛紘做過培訓,盛紘還真就把真相說出來了。

不過這對墨蘭來說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在見到康姨母的那一刻她就把來龍去脈猜了個八九不離十,盛紘的厭惡她不在乎,娘家的疏遠她也不在意。墨蘭只想知道自己想知道的東西,達成自己所期盼的目的,能利用的東西她就利用,不能利用的東西她就會毫不猶豫地拋棄,就算遇到幫了自己那群人裡唯一活下來的周雪娘,墨蘭也只當她是個後顧之憂,那林小娘在她心裡,只怕早沒什麼位置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