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八年,再讀《如懿傳》原著:衛嬿婉「痛駡」弘曆的這7句話,精彩

易理人生 2020/11/27 檢舉 我要評論

文|公子逸

魏嬿婉被灌了毒藥,到了臨死的那一刻,她的心竟然是滿心舒展的。

在這深宮之中,守著弘曆這樣一個多疑薄情的人,她早就忍夠了。

她太過於愛自己,太過於在乎榮華富貴和萬人之上的尊榮,只要還有一線生機,她就不會放棄。只有到了臨死這樣的時候,她才敢於去真實地做她自己。

真實的魏嬿婉從來不是什麼膽小如鼠的溫婉女人,她心狠手辣,早就看透了弘曆,也恨透了弘曆。她從來都跟弘曆是一種人,視真情和人命為草芥。

在這樣的時刻,她再也不必裝了,於是她說了這樣的七句話,她不好過,定然也不會讓弘曆好過。

反咬一口。

我始終以為,善與惡相見,吃虧的大多是善。唯有惡與惡相見,才能見其真章。

弘曆跟如懿的對決,次次敗的都是如懿,如懿傷心欲絕,痛苦非常,直至最後的自戕,她都是帶著遺憾的。

而弘曆照樣新人不斷,對如懿充滿了怨和恨,甚至於連如懿的兒子十二阿哥都不想多見。

真情遇上假意,吃苦受難的自然是那個付出真情的人。而虛情假意的那個人,在付出真情的人面前,不會感到慚愧和後悔,還會覺得對方始終不對。

可一旦弘曆遇到了跟自己一樣虛情假意的魏嬿婉,惡與惡的對決,才是真的精彩。

他歷數魏嬿婉的錯,魏嬿婉便把所有的錯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我就是跟你學的,我什麼樣,你就什麼樣。我若有錯,你便是我錯誤的起源。

給自己的惡找理由。

越是惡人,越是不會覺得自己做錯。她會覺得她之所以做錯,都是別人的錯。

弘曆在跟如懿的爭執中,把自己的涼薄和錯誤,歸咎于無父母之愛,無兄弟之情,歸咎於自己見不得光的身世。如懿無計可施,只能傷心,只能斷發。

可當弘曆遇到的是魏嬿婉這樣的女人,魏嬿婉便有樣學樣了。你弘曆把自己的錯誤,都歸咎於身世,我魏嬿婉就可以把所有的錯誤歸咎於你。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宮女,若不是你的提攜,若不是為了在你這裡爭寵,我也不會變成這樣。

你罵我害死了那麼多人,可其實,我之所以能害人,都是你一手提拔的。

弘曆在如懿面前處處爭鋒,到了魏嬿婉這裡卻敗下陣來。所謂,惡人自有惡人磨,往往就是如此。如懿是磨不了弘曆的,因為弘曆總是有無數的理由等著她,而魏嬿婉把這無數的理由,都還給了弘曆。

這段話,可謂是魏嬿婉的椎心泣血之言。

她要死了,她不好過,也絕不讓弘曆好過。既然要死了,就狠狠地罵弘曆一場: 你才是最壞的那個人,你才是罪魁禍首,我是被你逼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