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阿箬:她曾是如懿最得力的侍女,為何最後卻被賜了貓刑?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要說《如懿傳》中宮鬥下線時最令人解氣的角色,阿箬一定能排上前三。

作為如懿的陪嫁侍女,後為延禧宮的掌事宮女,本可以有個大好前途,卻親手將自己的後路斷的一乾二淨,讓人唾駡的同時也不禁令人唏噓。

其實阿箬一開始的人設還是挺討喜的,心直口快、熱情大方,事事為著自己的主子。

如懿被壓制,她為主子鳴不平;如懿得寵時,她打心眼裡為主子高興。

如懿一開始也是欣賞她的,雖然知道多嘴的阿箬可能會為自己惹事,但大多數時候都是對她包容有加。

然而,這一切都在阿箬得知自己的阿瑪在前朝治水有功而發生了改變。

阿箬出身並不卑微,加上姿色尚可,阿瑪更是有功,這時的她就不甘只做一個伺候別人的宮女了,她祈盼著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當上主子。

其實作為宮女想上位的人不在少數,人往高處走的志向也是無可厚非的,可是阿箬為什麼會落得一個臭名昭著、萬人唾棄的慘烈結局呢?

阿箬身上的三個性格特點與她最終的結局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1嘴不饒人,言多必失

在人人謹言慎行、如履薄冰的紫禁城裡,阿箬常常管不住嘴,說話有失分寸,若不是如懿處處寬容護佑,怕也是早早領了便當。

皇上因為寵愛如懿,特意親筆題字送予如懿一塊「甚贊徽音」的匾額。

阿箬知道後,比如懿更為得意。

在去內務府的時候,大肆宣揚自家主子如今盛寵在握,言語中滿是傲慢。

有人小聲提醒阿箬,主子不喜歡她這麼做,可阿箬充耳不聞,仍然【啪☆啪】說個不停。

這個時候碰巧皇后的宮女也到了內務府,她在暗處目睹了阿箬的一切傲慢言行,便回去告訴了皇后。

在後宮中,下人安分守己,主人也能風平浪靜;下人跋扈囂張,主人當然免不了成為眾矢之的。

本是皇上私下賞給如懿的美意,阿箬這樣一鬧惹得皇后和貴妃都紅了眼。讓本來就對如懿有所忌憚的她們更加厭惡如懿,之後便三番五次地加害於她。

性格不爭不搶的如懿本可以在充滿算計的後宮中明哲保身,可是阿箬為了逞一時口舌之快,給如懿招來一些本來可以避免的事端。

所謂:「言多必失,行多必敗。」

阿箬性格上最大的一個缺點就是話太多,那張伶牙俐齒的嘴免不了惹禍。

在人人都要恪守宮規的紫禁城,能管好自己的嘴,就能多一份生的希望。

所謂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無論是在職場還是在生活中,謹言慎行都是重要的處世之道。

2

心高氣傲,自命不凡

阿箬是如懿的陪嫁侍女,惢心是潛邸資歷較深的「心」字輩侍女。

兩人都是如懿的貼身丫鬟,左膀右臂,地位本是不分上下的。

可是心高氣傲地阿箬總是自居要高惢心一等,明裡暗裡的給人穿小鞋,處處打壓。新縫製的衣裳本是一人兩件的,毫不講理地阿箬偏偏都要占了去。

背地裡阿箬還把惢心當自己的丫鬟使喚,命令惢心為自己打洗澡水,那呵斥惢心的口吻生生地真把自己當成了主子。

為了不給主子添亂,惢心受了阿箬的委屈也從不言語什麼。

有一次,惢心從小廚房忙完正準備進屋給皇上送餐點,阿箬卻以惢心身上有油腥味而將她攔下,想借此機會多多表現獲得皇上青睞。

皇上在此次用餐中提到有位大臣治水有功,如懿說他就是阿箬的阿瑪,皇上頓感意外,就隨口誇獎了阿箬幾句。

自此,阿箬潛藏的虛榮心就一發不可收拾。

第二天,得意的阿箬穿上了一身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豔麗衣裳出現,皇上多瞟了她一眼,從此她就認為皇上看上了她。

如懿見阿箬此舉有過,少有的訓斥了幾句並令她脫去了衣裳。

阿箬氣憤不已,認為如懿覺得自己穿著好看搶了她的風頭而打壓自己,從此對真心待自己的主子心生怨恨。

之後,加上嘉貴人三言兩語的肆意挑撥,阿箬就利慾薰心,夥同嘉貴妃等人用朱砂陷害如懿謀害皇嗣。

如懿被阿箬冤枉入冷宮後,皇帝留阿箬在身邊,先後賜了封號給了位份。卻不曾一日真正寵倖過她,每晚都是讓她披著一席薄毯跪在床前。

阿箬一心想當嬪妃,皇上就遂了她的心願,同時也給了她榮寵背後巨大的羞辱。

白天她是人前高貴的慎貴人,接受其他妃嬪的嫉妒和嘲諷,晚上還要忍受皇上無聲的羞辱。

在這樣的折磨下,阿箬的性子變得更加偏執和扭曲。

曾經一直癡心妄想地想要當主子,如今如了願,可是又曾真正的舒心嗎?

阿箬確實有自信的資本,可是過了頭的自信就成了自負。

人有野心並不是壞事,可怕的就是你的實力配不上你的野心。

本是一個當丫鬟的命,卻成天做著當主子的夢。

擺不正位置、看不清處境,心比天高,只能命比紙薄。

3不分是非,任人擺佈

當年選福晉的時候,還是四阿哥的弘曆屬意如懿,可是如懿的姑母烏拉那拉氏剛巧被皇上廢後,如懿也被牽連,沒能當上嫡福晉。

所以,弘曆在無奈之下選了富察氏做了嫡福晉。

對於當年選福晉的事,富察氏一直耿耿於懷,生怕哪天如懿越過了她去。

所以富察氏當上皇后之後,想籠絡皇上身邊的王欽幫她時時探聽聖意,於是將自己宮裡的蓮心許配給了太監王欽。

宮裡人人都為蓮心不平和可惜,而同為宮女的阿箬不僅沒有半點憐憫之心,還當面奚落諷刺蓮心。

正巧被路過的高貴妃聽到,潑辣的高貴妃怎會輕易饒過她,於是罰阿箬在螽斯門前跪六個時辰。

阿箬仗著自己有個得寵的主子,張揚任性、目中無人,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在人心險惡的後宮終究是難逃劫難。

不久大雨傾盆,阿箬渾身濕透,臉上淚雨交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