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太后親手毒死情人隆科多,又晉封眉莊為嬪?背后用意不簡單

過去看《甄嬛傳》,看到太后晉眉莊惠嬪。

我在想:眉莊也算沒白辛苦,太后真心喜歡她,皇上不為她晉封,太后病榻之上仍不忘提升她的位分,免她讓人欺負去。

可最近重溫《甄嬛傳》,心境與從前大有不同,竟從太后的舉動中看到別樣的深意。

太后喜歡眉莊不假,一早從選秀便開始,而眉莊對太后的孝順也早從失寵便開始。

若僅為了喜歡而晉封,選在任何時刻都可以,偏不早不晚選在隆科多剛死的特殊時刻?

在我看來,晉封之事的真實用意,喜歡眉莊占一成。

其余九成,是一個母親為兒子的「計深遠」,是太后對皇上的良苦用心。

太后的用心良苦先要從太后與皇上矛盾的親子關系說起。

太后育有兩子,皇四子(當今皇上)和皇十四子。

太后生皇上時還是普通宮女,內務府包衣出身,身份低微不能撫養皇子。

皇上一出生便養在孝懿仁皇后名下,因而母子自幼分離,關系并不親近;

后來太后晉升德妃,生下皇十四子,親自撫養、關愛有加。

「九子奪嫡」中,同為太后所生的兄弟二人互為政敵。

皇上一登基,便將敵對兄弟「老十四」幽禁皇陵、限制自由。

手心手背都是肉,兩個兒子太后都疼也都愛。

可無奈皇家的手足情總比不過帝王霸業,所以即便太后有心,卻并不能調和兄弟二人的關系。

太后和皇上的關系也由此變得復雜。

皇上矛盾,他對太后又愛又怨,想要靠近卻又怕受傷害。

皇上期待母愛,他渴望太后對他像對待老十四一樣,把他當作小孩子來呵護,凡事以他為重。

可太后卻勸他放了「老十四」,那個曾經要將自己置于死地的親弟弟。

皇上有怨,在他心里,不殺已是底線,可太后總是求情,他怨太后不懂得他心里的苦。

所以,他會尊封她為太后,給她最大榮耀,也會去看望她,對她盡孝,但他唯獨不會將內心最真切的期待親口說給她聽。

直到太后死后,他才對著她的遺體說:「快睡吧,好長大,長大把弓拉響,這樣哄孩子的歌,你從來未對我唱過。您能為我唱一遍嗎?」

同樣擰巴的還有太后,她對皇上有憐有氣,竭力彌補卻又小心謹慎。

童年無法陪伴他,讓他一人在后宮謹小慎微地生活,太后終究覺得虧欠皇上。

她竭力彌補他,關心他的身體,主持他的后宮,操心他的天下,籠絡他的權臣。

她看得出他內心里的敏感,所以母子間對話時,她總是順著他的意思。

即便他看上了她不喜歡的妃子,專寵她覺得不適合的佳人,她也從不強力干涉,甚至并不對他明說。

只是將那妃嬪(如甄嬛)叫來提點幾句,或者在安排妃嬪(如葉瀾依)住處的小事上多加留心。

她努力做一個好母親,試圖修復皇上心中的創傷。

可她也是「老十四」的母親,如何能看得自己的親生兒子處境凄慘?

每當她感覺親子關系有所緩和,便試圖勸他放過「老十四」,他們的關系便又會僵化。

太后同樣有氣,氣皇上不懂為人母親的艱難。

其次,隆科多地死打破了太后與皇上苦心經營的親子關系。

太后與皇上雖不十分親近,但平日里母子的相處還算融洽。

在不提及「老十四」的時間里,他們做到了「母慈子孝」。

只是母子之間的嫌隙竟還有一個隆科多。

隆科多是太后的青梅竹馬、昔日情人。

卻也與年羹堯同是輔佐皇上登基的肱骨之臣,權力依仗。

皇上忌憚年羹堯手握大權,將年家斬草除根。

那時太后是皇上的戰友,母子一同籌謀策劃,一舉殲滅年家勢力。

而輪到隆科多,太后苦心勸說:「年羹堯與隆科多是扶持皇帝登基的重臣,既然年羹堯不可留,隆科多就不能再殺,否則后人會說,狡兔死,走狗烹,怨皇帝過河拆橋。」

相較于太后與隆科多的少年情誼,我更相信太后說的這番話是出自她對皇上的母子深情。

只是皇上幼年曾見到隆科多與太后相擁,心底十分介懷。

所以任憑太后如何苦口婆心,皇上都只認定太后留戀往昔舊情,私心偏袒隆科多。

皇上甚至狠心斥責太后:「殺隆科多不止是為兒子,更是為了保皇額娘的聲譽。」

可太后身為母親,卻到底舍不得站在皇上的對面,讓他背上天下罵名。

太后帶著少年時曾為隆科多做過的小菜,酒里點了劇毒,敘過舊后便斷送了隆科多的性命。

那是年少時的情意,無論苦澀還是甜蜜,對于經歷過后宮爾虞我詐的太后而言,終究是心底難能可貴的一份回憶,她親手葬送。

太后回來便大病一場,皇上對太后說情的氣還未消,又見太后為此心郁病倒,更是氣憤。

母子關系至此僵化,皇上久不見太后,只有眉莊侍奉太后左右。

此時,太后下旨封眉莊惠嬪。

太后此時晉封眉莊的真正用意是什麼?

首先太后在幫皇上籠絡前朝人心。

狡兔已死,走狗亦烹,皇上連殺兩位肱骨之臣,朝堂上難免人心惶惶。

要知道,朝堂上除了忠直諫言的部分文官,大多數人都是順應主流發聲的。

而主流的核心通常是位高權重的宰輔或者手握重兵的將軍。

年羹堯和隆科多均已死,朝堂上需要一個引領聲音和風向的人,而這個人最好是官位很高、實力很強,卻又不會功高震主的人,若有「把柄」拿捏在皇家手里更好。

身為妃嬪的沈眉莊便是這「把柄」,而她的父親沈自山也是最好的人選。

沈自山是濟州協領,主管地方軍隊的駐防,官居正三品。

不同于甄遠道,他是武官,雖是地方官,卻手握兵權。

沈自山很「厲害」,地位不低,從眉莊初入宮便可以見得。

初入宮有六位小主,滿、蒙、漢軍旗各一位貴人。

而眉莊被封為沈貴人,是漢軍旗地位最高的人,當時甄嬛也只是一個常在。

沈自山還很「上道」,沈家對眉莊的培養完全是依照皇帝妃嬪的標準進行的。

眉莊的言行舉止、大方得體深得太后與皇上的心,甚至最初皇上還準她協理六宮的權力。

足以見得,沈自山是有能力引導朝堂風向,并一心為皇上效力的。

太后提升沈眉莊的位分,同樣也是提高沈家的地位。

雖說家族勢力是妃嬪的靠山,但反過來,后宮妃嬪的恩寵位分同樣是家族的榮耀地位。

其次是太后在幫皇上平衡后宮局勢。

晉封眉莊時,后宮的局勢雖不至于脫離皇上和太后的掌控,但至少是與他們的計劃偏離的。

皇上與太后從來不許后宮一家獨大。

最初華妃與皇后平衡,眼見華妃勢大,便扶持眉莊。

眉莊失寵,又有甄嬛與華妃平衡。

直到年家倒台,華妃死了,皇上太后便屬意甄嬛與皇后平衡。

直到甄嬛失寵離宮,后宮中便只有皇后的勢力。

得寵的安陵容和祺嬪均是皇后的「手下」。

敬妃忌憚皇后,端妃又病怏怏,好不容易出個葉瀾依,卻是個不聽擺布的主。

皇后雖是太后的親侄女,但皇后謀害妃嬪、殘害皇嗣,屢次不聽太后規勸。

為了烏雅氏和烏拉那拉氏的榮耀,太后不許廢后。

因而她要守護后宮、平衡局勢,就只能物色信得過、靠得住的人選,一步步提升。

所以她提升眉莊的位分,努力促成眉莊和皇上的好事。

雖然當時只是晉升嬪位,但若后來眉莊沒死,太后定然會繼續扶眉莊上位,逐步為太后平衡后宮勢力。

再次,太后在為皇上維護顏面

自古帝王最在意千古流傳的聲名。

太后親自了斷隆科多,便是不愿意皇上背上千古罵名,替皇上做惡人。

而在「孝」名上,太后同樣不忍皇上受人指責。

前朝的言官盯著的不止是前朝的時局,還有后宮的時事。

太后病重,皇上竟久未去太后宮中盡孝,若是讓言官逮住,「不孝」的罪名太大。

所以太后此時提升眉莊,便是要世人看,皇上事多,讓得寵的賢妃盡心為太后侍疾,孝心可表,孝心可贊。

《甄嬛傳》看完,最讓我難過的便是:太后一生為子籌謀,可至死也未能與皇上和解。

都說母愛偉大,可被愛的孩子卻總是不得其深意。

皇上不懂,即便她不曾養育小時候的你,可只要你是她的孩子,她便會盡全心力維護你;

哪怕你對她有怨恨,哪怕你讓她傷心,可她只會把苦咽到肚子里,把罵替你扛下,把她能做得最好都給你。

更多宮斗、宅斗、權謀劇解讀分享,關注@白姐宮斗,給你不一樣的深度視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