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衛嬿婉對如懿,究竟恨從何來?

易理人生 2020/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很早很早,早到她自己都未察覺。

被純妃貶去花房的衛嬿婉,吃不消花房的苦差,於是擰著一副又後悔又可憐的模樣,二度收服了淩雲徹。

為替嬿婉妹妹換個差事,淩雲徹去求了嫻貴妃娘娘,嫻貴妃揶揄了淩雲徹一番,應下此事。

只是如懿尚未有所動作,衛嬿婉已經掉入啟祥宮的黑暗,遭受沒完沒了的虐打。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之際,夜夜跪當人肉燭臺、滾燙燭淚滴痛手心之際,自己都看不到的心底深處,有沒有一絲隱隱恨意:你既答應了幫我,為何丟我在這魔窟?

終於爬上龍床,彼時的衛嬿婉雖逃脫了啟祥宮,處境卻相當不妙——沒有家世沒有依仗,因著同如懿幾分相似的臉,富察皇后嫌惡她,金玉妍更視她如眼中釘肉中刺,若不是她還有皇帝的三分寵愛,早就被金玉妍收拾掉了。

處境堪憂的衛嬿婉急需在後宮為自己找一個靠山,她選中了嫻貴妃如懿,可如懿根本看不上她。

如懿擁有一個適合進瓊瑤劇的「戀愛腦」,對衛嬿婉兩度拋棄淩雲徹攀附皇恩的做法,她壓根不能理解並嗤之以鼻。

「燕窩粉絲」之羞衛嬿婉一定記在了心裡,什麼泡發挑毛,什麼雞湯火腿細細煨之,這些鐘鳴鼎食人家的作派,讓出身低微的衛嬿婉無比羞愧,手足無措間又引出了「不識甜白釉」的粗俗。

這使衛嬿婉第一次失去皇帝歡心,以她的性子,不恨如懿是不可能的。

而如懿,確實是故意的。

衛嬿婉的依附之心絕不熄滅,終於在如懿被誣與格桑大師私通之時,她長跪養心殿門口,力挺嫻皇貴妃之清白,在如懿洗冤翻身後,衛嬿婉憑這個「功勞」成功進入如懿團隊。

那時候如懿的鐵盟是海蘭,知音是意歡,常來常往的夥伴是蘇綠筠。

衛嬿婉雖然進了如懿團隊,但是很邊緣,依然處於被輕視的地位,但借著如懿的盛寵,她有時也能分一杯羹。

隨著如懿封後,衛嬿婉也晉身為皇后團隊隊員,在打壓金玉妍的所有活動中,她從來不落人後,但在皇后團隊中,她依然邊緣。

直到西湖夜,一舞驚豔。

當夜皇帝能被她「驚豔」並立刻封妃,根本原因是皇帝不滿太后再次安排慶嬪玫嬪這兩枚棋子,對於衛嬿婉的「砸場子」,他樂見其成。

衛嬿婉入宮已有好些年,熬到二十四五的年紀,終於成為皇帝的寵妃。

衛嬿婉捧著地方官員孝敬的兩匹絕品綢緞去討好如懿,卻在皇后處看到了堆山疊海的同類綢緞,這讓衛嬿婉明白了寵妃和皇后的區別。

之後就發生了「鹿血酒事件」。

其實這件事情衛嬿婉挺委屈的,明明是皇帝「初老」,她只不過解君之憂為君助興而已,又不是給皇帝喝毒藥。

偏生皇后裝模作樣地端著碗百合蓮子湯就來興師問罪了!

看著帝后言語不合,以至皇帝動怒羞辱皇后不會生育,還動手打掉了蓮子湯,衛嬿婉心底忍不住地得意。

誰知事情總是出人意料——嫁與皇帝近二十年,始終鐵樹不開花的如懿皇后,偏生這個時候結了珠胎!

皇帝變臉何其快,一轉眼就將皇后捧上天,而她這個剛剛出頭的令妃成了背鍋俠——失寵、太后的不滿、六宮的笑話。

衛嬿婉心中的恨意,無聲而綿綿不絕。

其實早在意歡懷孕的時候,衛嬿婉對如懿就很不滿了——她只告訴意歡別再喝「坐胎藥」,卻不告訴自己「坐胎藥」的真相,虧自己多年以來為她鞍前馬後,竟得不到她一句實話!

其實關於皇帝特賜意歡的「坐胎藥」,如懿只提過一句「是藥三分毒,子嗣之事,還是順其自然。」

意歡聽進去了,自然懷孕,衛嬿婉有喝藥的執念。發現真相後,她除了恨如懿於心,還給意歡下藥,導致日後意歡母子之亡。

「鹿血酒事件」之後,衛嬿婉被踢出了皇后團隊,而其後她發覺了淩雲徹對如懿的愛情,這是她無論如何不能容忍的,她活在如此汙糟的當下,怎麼能允許曾經的單純美好被如懿毀掉?

新仇舊恨,又加一筆。

及至因禍得福攀上太后,得太后之助趕往木蘭圍場以「昆豔」複寵,圍場歸來的寵妃衛嬿婉雖然立即往皇后宮中「領罪」,卻隱隱已有和皇后分庭抗禮之勢。

直到謀害永璟事發,衛嬿婉又折進去一個親媽,殺母之仇不共戴天,可謂三生三世此恨難了。

後期,隨著衛嬿婉攀上和敬公主,她一步一步從谷底爬起,而如懿一步一步從巔峰滑落。

如懿最終走上末路,固然是衛嬿婉的狠戾,利用皇權狠狠打壓,卻也是如懿太過無能,明明當初兩手牌,天上地下。

雖然如懿死後的十年,衛嬿婉的皇貴妃生涯並不好過,可到底是她的兒子登上帝位,到底她衛嬿婉才是大清名正言順的孝儀純皇后。

她最恨的那個女人,無諡號、無牌位,棄婦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