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盛纮為兒女婚事耍的高招,堪稱成功典范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特別在婚姻大事上,父母的遠見卓識關系到子女的終生幸福。

但在古代,特別是貴族家庭出身的子女,婚姻基本由父母做主,這是基于家族利益的強強聯合,為的是家族持續繁盛, 很少考慮子女幸福與否。

但真正愛子女而又有謀略的父母,在為子女籌劃婚姻時,會做到既兼顧家族利益,又為子女幸福著想,將婚姻大事做得盡善盡美。

《知否》中的盛纮便是這樣一位了不起的父親。他的官階不算高,為人圓滑世故,但論起做父親來,他絕對可圈可點。

尤其盛纮在為兒女的婚姻大事上的用心良苦,精心謀劃,更可見他的慈父心腸,目光長遠,既看重長期利益,也重視短期看得見的兒女幸福。

華蘭高嫁忠勤伯府

華蘭是嫡女,當年她出生時,盛纮還是個小官,正在仕途的底層苦苦煎熬,經濟條件也不是太寬裕。但華蘭小時候特別懂事,不吵不鬧,稍大一點就幫著母親料理家事,還時常勸導性格耿直脾氣火爆的母親,避免父母親的矛盾。

因此盛纮和王氏都極寵愛她,最難得的是,她并沒有恃寵生驕,反而是樣樣出色,無論是為人處事,還是掌管家事,都非常出挑。

如此優秀的女兒,挑女婿的標準就不能低,以王氏的標準來看:

要門第好,家底厚,人口簡單,公婆妯娌好侍弄,最最要緊的是家后生要有能耐,要麼讀書有功名,要麼會辦事有產業,要麼有武功爵位。

簡單地說,親家得有錢,家風好,女婿得人品好,還有獨立事業。

盛纮參照這個標準審視了一圈同品級官員,并沒有適婚的年輕男子。下嫁是絕不可能的,高嫁倒是有兩個候選,令國公府和忠勤伯府,都是功勛之家。

這兩家如今的聲勢分別很明顯,令國公府家世顯赫,很是風光旺盛,人丁興旺。而忠勤伯府卻因政治原因,被皇帝罰了十年的工資收入,光景不是太好,膝下只有兩個兒子。

但在做選擇前,盛纮特意進行了一番調查和打聽,才知道這都是表面現象。

令國公府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表面風光,內里卻是污穢不堪,揮霍無度,子孫眾多,卻沒有成器的,都只顧吃喝享樂。更過份的是,娶親都是為了貪圖女方的嫁妝。 華蘭嫁過去之后根本沒有幸福可言。

而忠勤伯府雖一時半會沒有太富貴的日子過,但次子袁文紹精明強干,有擔當,年紀輕輕已經得了不錯的差事,看起來前途大好,而且沉穩識禮,人品靠譜,這點讓盛纮很滿意。

父親挑女婿,當然希望挑到十全十美的人,在無法完美的情況下,要學學盛纮,原著中是這樣描述盛纮擇標準的:

我不指望著用華兒攀龍附鳳,只希望她能嫁個有擔當的男人,夫妻和睦,琴瑟和鳴,將來生兒育女,一生平順。

盛纮之所以選擇袁文紹,是因為他吃過苦遭過難,更能勤奮向上,努力守住家業,未來的日子不會太差,再加上袁家始終是伯爵之家,多少有些家底,華蘭嫁過去之后不至于會挨窮。

也正是盛纮的慧眼識人,才讓華蘭選對了丈夫,真的如盛纮所期待的那樣,一生平順和美。

長柏高娶海氏嫡女

長柏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平時除了讀書,除了與家人必要的應對需要開口之外,基本就是個悶葫蘆。

在盛纮看來,兒子努力上進考功名,成績顯著,若能再找到得力的妻子娘家助力,將來必大有前途。但這樣生性寡淡的孩子說親事也是讓父母頭疼的事,想要高娶名門之女,非得老太太出馬不可。

于是盛纮與老太太一合計,瞧上了海氏這個名門望族的嫡女。原因主要有兩點:

一來海氏是名門望族,家世顯赫,對長柏的前途大有助益。

二來因為海氏之女對未來丈夫有個特別的要求,那就是不能納妾,要實行現代的一夫一妻制。這個要求在古代簡直就是奇葩了,基本沒有哪個大家族能接受得了,所以海家女難嫁。而長柏的不好女色,正是為這個規矩而生的,這就有了發展甜蜜感情的基礎。

但長柏迎娶高門之女,困難也不小,主要來自于家世的懸殊。盛家與海家相比,盛家猶如一顆正在成長中的樹,而海家已經枝繁葉茂成了參天大樹,兩家的家業和官位實在相差太大。

但長柏專心于學業和事業,不好女色這一點,在女人看來,就成了天大的好事,也讓海家夫人特別欣賞。然而光這一點還不夠,畢竟兩家的實力之差也是事實,若要比硬件條件,盛纮擔心海氏瞧不上長柏。

于是不用親家主動考察打聽,盛纮就安排了長柏主動上門來個自我推銷。長柏生得沉穩帥氣,溫文爾雅,恭敬有禮,一下子就俘獲了未來丈母娘的心。

盛纮在為長柏找媳婦這件事上,充分體現了他的智慧,不僅為長柏找到了合拍的媳婦,也為長柏的未來找到了最好的護航者。真正做到了兼顧家族利益與子女的幸福,極盡完美。長柏后來的事業成就,也正得益于他的幸福婚姻帶來的好處。

庶子長楓高娶柳氏嫡女

長楓是林姨娘的兒子,是庶子,以他的身份,他能娶的妻子要麼是門當戶對的官宦人家的庶女,要麼是普通人家的嫡女,加上他當時只是個舉人,沒有功名,他能娶柳氏嫡女,當然少不了父親盛纮的一番謀劃。

當時,柳家女與定安蔣家定了親,適逢蔣家公子喪父,得守孝三年,但蔣公子在這期間與房中丫頭好上了,還生下兒子。而蔣家又對柳家沒個明確交待,這下柳家就不愿意再將女兒嫁過去了。于是柳大人找到了盛纮,想與盛家結親,愿意將嫡女嫁給庶子長楓,并陪上豐厚的嫁妝。

盛纮是個聰明人,經過一番分析,他認為雖然盛家中途截胡柳家與蔣家的婚約,這事兒面子上有些難看,但對盛家而言,卻是天大的好事,主要好處有四點:

第一,盛纮與柳大人是同窗同事兼好友,交情深厚,若能親上加親,關系更好。

第二,柳家是百年世家,族下子孫們成就不凡,與這樣的家族聯姻,相當于給盛家的興旺發達添磚加瓦。

第三,為了兒子長楓的前途著想。因是柳大人主動求親,就不會對兒子長楓過多挑剔,長楓就不會在妻子面前矮一截。加上有了妻子娘家勢力撐腰,長楓的前途也有了保障,仕途定然會順暢很多。

第四,柳家是大家族,家教嚴,嫡女的人品與教養必定很好,長楓能娶到這樣的妻子當賢內助,能很好地輔佐他的事業。

基于以上四點原因,盛纮主動找到老太太商量婚事,老太太更主動提出去柳家求親,這下柳家賺回了面子,也妥善處理了與蔣家的退婚一事,將三家的關系都處理妥當,面子里子都有了,這對盛家的前途也有莫大的好處。

而長楓迎娶了柳氏之后,在柳氏的勸導之下,徹底改正了身上公子哥兒的壞習氣,一心向學,勤勉讀書,開啟事業,并且夫妻恩愛,日子過得和和美美。這不得不說是父親盛纮的功勞。

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挑選結婚對象更要慎之又慎,盛纮作為一位身在官場的父親,沒有以兒女的婚姻為條件去換得利益,這點更是難得。

作為現代人,父母親不再為子女的婚姻做主,子女有了戀愛自由、婚姻自由。但盛纮的擇偶觀,就是放在現代也很有借鑒意義,那就是談婚姻首先要考慮對方的人品,其次才是家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