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被逼成大魔王的長女,是甄嬛內心持久的哀傷

互聯網上人才多,表現之一就是特別會起網名。

比如《甄嬛傳》中,祺嬪的網名是瓜六,安陵容的網名是安小鳥,夏冬春喜提「四季妹」。

這里面,我最喜歡的一個綽號之一,就是甄嬛的長女,朧月公主的網名——大魔王。

因為這個網名太適合朧月公主了。

彼時,甄嬛回宮后,為了一擊即中整垮皇后,決定用注定保不住的胎兒嫁禍給皇后。

甄嬛和皇后對峙之時,都明白彼此之間的刀鋒和心機都已耗盡,二人之間必須有個了斷。

場面僵持之際,朧月公主的一句「童言童語」,徹底粉碎了皇后的生機。

她只說了一句:「皇額娘推了熹娘娘」。

這句神級救場,一下子將將皇后打入無間地獄。

在皇帝看來,朧月的話語可信度很高。

首先,朧月和生母甄嬛,并不親近。

朧月自幼和生母分離,對生母感情淡薄。

朧月和生母相處的時間,加起來,比皇后和朧月共處的時間還少。畢竟,皇后是朧月的嫡母。而明面上的事情,皇后永遠不會出錯。

其次,朧月年齡還小。

大魔王此時才剛剛八歲。

最后,皇帝認為沒有人有能力未卜先知,事先教導朧月說出那樣的話。

你以為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恰恰是事情的真相。

朧月公主的早慧,超乎兩屆宮斗冠軍的想象。

在原著中,太后聽聞此事,大驚之下親自調查,最后無奈認可,皇后無法洗脫嫌疑。因為朧月太小了,無論甄嬛還是是敬妃,都不能提前布置好,讓朧月出來指證皇后。

小公主朧月的話,不過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老天讓一個小孩子看到生母的惡行。

朧月的生母,是新一屆宮斗冠軍甄嬛。基因早就擺在那里了。

她的養母,也是宮斗能力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敬妃。敬妃的長處,就是防守。

根據局勢走向,敬妃早早就預判到這一點——她們遲早會和皇后有直接沖突。于是,敬妃私底下總是告誡朧月,「無論皇后與誰爭執,都不要幫皇后。」

在養母日復一日的教導中,小小年紀的朧月已經形成一種潛意識——只要看到皇后有難,一定要趁機臨門一腳。

這不,看到生母和皇后起了沖突,她立即發起致命一擊,第一個唱響皇后的末日挽歌。

「皇額娘推了熹娘娘」這個神級救場,只是大魔王朧月其中一個高光時刻。

對于甄嬛來說,朧月是她后期宮斗中離不開的助手。

原著中,朧月對甄嬛的第一場助攻,是在皇長子予漓和秀女許怡人之間牽線搭橋。

甄嬛回宮后,皇后最坐不住的是,甄嬛手上有兩個皇子,一個是親生子,一個是沈眉莊遺孤。

皇后很是焦慮,于是她開始安排給養子予漓選妃,對象是娘家侄女朱八小姐。

太后對此樂見其成。

甄嬛一黨卻一定要打破這種結合。以皇帝對純元皇后母家的眷顧,予漓一旦娶了后族家的小姐,以后就有可能搏一搏太子之位。

皇后要是成為獨一無二的太后,甄嬛這群人還有活路嗎?

于是,借著在御花園游玩,朧月成功把大哥吸引過來,碰上了許怡人。

以孩童之名,來創造「佳人有約」的機會。

絕!

皇長子和許怡人互生情愫。

敬妃會心一笑:「朧月真是個乖巧的孩子。」

正式選秀時,端妃、敬妃和甄嬛三人分工配合,圍攻皇后,幫助許怡人擠下皇后的侄女,成為皇長子妃。

皇帝賜婚之時,皇后卻掩飾不住失望。

朧月好助攻,成就了異母大哥的一樁好姻緣。

甄嬛他們為何樂意成全這樁好姻緣?

因為許怡人娘家沒有半分勢力。

幫助大哥抱得美人歸,卻失去朝堂上的助力,僅僅是朧月大魔王小試牛刀。

她最厲害的地方,是幫助甄嬛擊垮胡蘊蓉——甄嬛在后宮中最后一個強敵。

胡蘊蓉是皇帝的表妹,姿容非凡,在營銷上效仿漢武帝寵妃鉤弋夫人,編造出「天生握拳手持玉璧」的口碑,成功吸引皇帝,得以入宮,成為盛極一時的寵妃,聲勢足以抗衡甄嬛。

胡蘊蓉曾經和甄嬛合作,扳倒皇后。

等到皇后被囚之后,胡蘊蓉又以天象為由,慫恿皇帝廢黜甄嬛。

甄嬛被禁足時,端敬二妃內心焦慮至極,卻無計可施。

于是,朧月又出馬了。在甄嬛的授意下,朧月當著皇帝的面,故意和胡蘊蓉起了沖突,打碎了胡蘊蓉的玉璧。

皇帝順理成章地發現,胡蘊蓉的玉璧是人為制造,目的就是為了欺騙自己,納其為妃,于是下令把胡蘊蓉送入冷宮。

甄嬛最后的敵手,宣告電量耗盡。

大魔王這個稱呼,很形象也很全面概括朧月公主這個人的特點。

誰曾想一個孩童的身體,藏著一個如此心機深沉的靈魂呢?

這才是真正的蘿莉面孔和魔鬼的靈魂!

但這并不是大魔王的全部含義。

朧月未來的人生,注定更加波瀾壯闊。

朧月喜彈琵琶,又愛聽雨聲。有一次朧月跟著樂師彈琵琶,甄嬛笑著說:「朧月倒能深領琵琶幽怨之意。」

話一說完,甄嬛就覺得不祥,似乎隱隱有王昭君之寓意。

果然,朧月長大后,風煙萬里,離家去國遠嫁了赫赫。

在我國的文化語境中,「和親公主」從來是一個悲情詞匯。

朧月聽到母親提及琵琶幽怨,看法卻有所不同。

她認為「公主琵琶幽怨多」這種事情無足掛齒,人生樂在相知相心。

從這里,讀者可以看到,朧月公主雖然早熟早慧,但她內心的力量尤為強大。她即使背負上和親的命運,她的心境也不會是「昭君怨」。

大漠黃沙之中,她的解讀必然不是蕭瑟孤曠,是天地之闊,是人之自由。

朧月在幼齡之際,就沒有孩童的純真了。

她清澈的眼眸,透過生母和養母二人的際遇,看到了后宮爭斗和危機。

遠赴塞外,未必不是一個選擇,起碼能做到遠離。

那一個四四方方的宮城,困在其間的人,都難以逃出生天。

原著中的甄嬛,對長女朧月最為愧疚,不僅僅是因為她錯過了朧月最初的成長歲月,還在于朧月看到了甄嬛的罪孽。

甄嬛對付皇后的過程,朧月全部親眼目睹。

她驚慌失措,仿佛跌入陷阱的小鹿。

但她慌亂持續的時間并不長。

朧月迅速收攏心思,選擇幫助生母。

但朧月自此性情大變,婉轉沉靜,不復昔日的跳脫。

大魔王朧月的種種,不過是甄嬛深宮寂寥歲月中的另一種復刻罷了。

這才是甄嬛生命中真正的冬天。

這也是大魔王的全部含義。

她才八歲的長女,就被深宮磨煉出一副深秋的心態。被逼成大魔王的長女,終成甄嬛內心持久的哀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