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帝為什麼會寵幸并縱容余鶯兒?

上一篇對話分析錄寫到「余鶯兒初見皇帝時的對話全靠蘇培盛的事先培訓和指導「,因為蘇培盛安排指導的好,加上余鶯兒的優秀表現,她開始得寵了。

但是,從后宮職場的秩序和規則來看,余鶯兒這職場飛升的能力是很反常的,幾乎等同于從清潔工升職為核心業務的部門主管,直接和大老板對接了。

還有更反常的,余鶯兒得寵后非常囂張,對著比她位分高的沈眉莊不僅不行禮,還越級要求沈眉莊在大雪天里給她讓道,讓她先行。

然而,皇帝對如此囂張的余鶯兒不僅沒有打壓,反而格外寵幸了,帶著余鶯兒去給太后唱曲,并當場賜給余鶯兒「妙音娘子」的封號。

于是問題就出現了, 皇帝是智商不在線了麼?他為什麼會這般寵幸并縱容余鶯兒?

回顧你的職場經歷,公司里是不是也有那麼一個類似余鶯兒這樣的人。

他業務能力和個人素養都很差勁,不僅高調、喜歡作妖、膈應同事,還特別會拍老板馬屁。而你的老板呢,仿佛就被他忽悠了,仍舊對他青睞有加。

這就是職場中典型的「余鶯兒現象」。

員工無法理解老板這一用人行為,從根源上來講,是因為老板和員工想得不一樣,所處的位置不同。

今天就根據太后和竹息的一場對話、皇后和皇帝等人的一些對話詳細分析一下皇帝究竟為什麼會縱容余鶯兒。

對話內容詳析:

上一篇我們已經分析過,皇帝會對除夕之夜在倚梅園遇到的宮女感興趣,一方面是因為皇帝被政事所累,滿身疲倦,他需要一個生活新鮮點去療愈和調劑。

另一方面,寵幸余鶯兒是皇帝宣示自己作為大老板威嚴的方式。

關于這一點我們需要從頭開始好好捋一捋。

首先,從最初殿選時,皇帝和太后之間的矛盾就暴露的非常明顯,這個矛盾是當兒子的想要多才多藝有情趣的漂亮女人和當媽的想要懂事聽話有女德的好媳婦之間的矛盾。

為什麼會有這種矛盾呢,因為屁股決定腦袋。

在太后眼里,優先考慮的是后宮的穩定,太有個性、太有心眼的人都不利于管理,而且她還要為自己的利益集團爭取更多的好處。而皇帝的心思就是,我堂堂一國之君,就要選自己中意的女人進后宮,誰也別想輕易算計我。

皇帝對眼前的秀女們不是很滿意,太后拿皇嗣給皇帝施壓:「未必有十全十美的,皇帝要為皇嗣考慮。」

不說還好,太后這麼一說,皇帝瞬間就滿臉怨氣地不高興了。

這時夏冬春出場,還沒報名字呢,皇帝就隨手一指,選中了她。

在后宮這塊,太后對皇帝把控得越厲害,皇帝就越覺得太后威脅到他的皇權。

這個細節也暴露了皇帝對太后的不滿,結合后面的劇情就會知道,純元難產去世后,皇帝就開始疑心太后和皇后對他的算計了。如今太后拿皇嗣來壓他,他心里是很不爽的,因為他清楚太后就是要實現自己的利益目標,才不是真的在乎他的皇嗣。

基于太后和皇帝的這個矛盾,到甄嬛殿選的時候,看到甄嬛的長相和純元如此相像,太后的第一反應就是阻礙甄嬛入選。

但是,皇帝毫不猶豫地就選了甄嬛。

也就是說,入宮后的甄嬛,因為和純元相像,也承擔了太后和皇帝之于純元的矛盾。

其次,新人入宮后的侍寢等事宜,太后和皇后是嚴格把控的,而且皇后利用甄嬛生病做了很多文章打壓華妃。

而且皇后太后這邊有自己的算盤,皇后給皇帝力推新人時格外強調「沈貴人和安答應還好好的。」注意這倆人可都是殿選的時候太后稱贊過的人。

迫于壓力,也是為了適當地打壓一下華妃,于是皇帝選了沈眉莊第一個侍寢。

眉莊得寵后,的確不負太后的期待,默默站了皇后的隊。

但是這在皇帝看來,后宮的兩大勢力有些失衡了,華妃太蠢沒有拉攏新人,皇后這邊利用新人鉚足了勁。

最后更重要的一點,皇帝覺得自己的皇權再次受到冒犯,他感覺到了太后和皇后這邊對他的控制和算計。

有個細節,除夕夜宴的時候,皇帝特意問過皇后「莞常在呢?」聽到皇后說莞常在還在養病,他就悻悻然地作罷。

但是他心里是不爽的,他看到擺在宴席上的紅梅,想起純元,便更討厭太后和皇后對他的變相算計和控制。

他想要自己的身邊有自己的可心人,而不是那種被太后皇后有意挑選過的人。

所以他選中了余鶯兒這個宮女,絕不僅僅是她能對上那首詩,更是 因為余鶯兒不是太后和皇后的人,是他自己一手提拔上來的人。

這一點劇情中有非常明確的暗示。

皇后想方設法地給皇帝推薦了安陵容侍寢,但是安陵容表現糟糕,皇帝的第一反應就是把安陵容送回去,接余鶯兒來。

余鶯兒和安陵容在長街擦肩而過,夜半唱著昆曲前去侍寢,緊接著鏡頭給到太后這里,她老人家正在拜佛呢。

一旁的竹息說道:「怎麼這麼晚了,誰在唱曲呢?」這屬實是明知故問了。

太后說:「想必是妙音娘子。」

說到「妙音娘子」這封號,皇帝就是為了膈應太后和皇后。

他先是帶著余鶯兒在太后那里唱了一首《永團圓》,當著太后的面賜了封號,然后又跑來皇后這里問:「……皇后以為如何?」

這就是向太后和皇后宣示自己的權力:「可以想方設法地取悅我,但是想算計我?想控制我?沒門!」

竹息那是太后肚子里的蛔蟲,她非常清楚太后對這「妙音娘子」的不爽,于是變相安慰她說:「這夜半高歌可不合規矩,話又說回來了,皇上忙于政務,也該有個活潑些的人伺候。」

竹息這話的意思就是:都是些小事,皇帝的一時喜好,折騰不出啥大風浪,皇帝后宮的一切都在我們掌控之中呢。

太后問:「有位沈貴人?」

竹息回:「是,在選秀的時候見過,很是端莊穩重。」

太后認可:「就該這樣的人才好。」

看到太后操心這種小事,竹息勸解:「六宮的事有皇后,太后頤養天年,少操心才是養生之道。」竹息的意思很明確:這是皇后那個打手在前線要做的事,就讓皇后自己去解決唄,這種小事哪需要你出面解決得罪皇帝呢?

太后的回應是:「哀家就這麼一個皇帝,皇帝卻有這麼大個后宮,她們不鬧出格就好,否則總得盯著些。」

太后有自己的考量,她雖然也會算計自己的親兒子,但她懂得可持續發展、相互依存的道理,所以她對皇帝是一邊算計一邊保護。而皇后和華妃都是折騰起來不留退路的人,太后正是清楚這一點,所以她說總要盯著些,適當地做點干涉。

太后的干涉就是靜等著余鶯兒作妖作出格的時候,再出面懲處余鶯兒。

余鶯兒把欣常在打發到慎刑司,是非常出格的事,已經嚴重影響了后宮的管理秩序,但是皇帝的反應是:忙于政務,不理會這種小事。

這就是皇上給太后和皇后甩臉色看呢,你們算計我,那我就給你們制造麻煩,膈應牽制你們。

皇帝就是明知道余鶯兒如此囂張,還要故意縱容她,目的就是為了向后宮宣示他的絕對統治地位。

余鶯兒打發欣常在去慎刑司的事情一出,后宮的反應就會如浣碧所感慨的這樣:「好歹是兩位常在,竟然被一個答應欺負成這個樣子,在宮中沒有恩寵真是可憐。」

「恩寵」是什麼?就是皇帝的寵愛。

皇帝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暗示后宮:不管你們是什麼位分,不管你們站誰的隊,都要清楚,你們真正的老板只有一個,只有我能決定你的職場生存。

而且,余鶯兒得寵后勢必會站隊華妃這邊,因為皇后是容不下余鶯兒這類人的,余鶯兒符合華妃選擇隊友的標準,這就無形中就給華妃團隊增加了一點戰斗力, 把新人入宮后「皇后強華妃弱」的局面又拉回到了勢均力敵的平衡狀態

所以,皇帝會寵幸并縱容余鶯兒,不僅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新鮮感,更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管理目標,余鶯兒一個宮女出身,沒有什麼利益牽扯,當作棋子用完想扔就扔,想廢就廢,沒有后顧之憂。

同樣地類比到當今的職場,老板一般都會選擇這樣一個余鶯兒式的員工,尤其是當公司里的實力派優秀員工明爭暗斗的時候,老板就會更加突出這樣一個員工的存在。

一方面是為了樹立自己的權威,讓員工意識到,不管誰的業績多牛,業務能力多強,都不可能是老板;另一方面是為了平衡公司的局面,讓公司內部更穩定地發展。

基于這些考量,這個被選中的「余鶯兒」式員工一般都是舔狗型員工,會哄老板開心,但業務能力很差(有能力的不好掌控),還特別高調,喜歡張揚(容易留下把柄)。

在員工的角度來看,老板喜歡且縱容這麼個員工就是給公司添亂,就是失智,因為那些努力工作靠業績立足的員工覺得自己被冒犯了,他們的參照物是自己;

但是老板不這麼想,老板的目的是讓公司在自己的掌控范圍內穩妥的運轉下去,余鶯兒式的員工在公司發展到某個特定階段時必須引入,否則公司矛盾就會成為老板和員工之間的直接矛盾,矛盾無法分散,就無法解決,這是老板最不愿看到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