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之葉瀾依:一個快意恩仇的女子,她拼命保甄嬛餘生的安穩,卻最終栽在一個「情」字裡

昔年無依遇檀郎, 命卷宮瀾實堪傷。

最是群芳不俗色, 一片癡情碧血腔!

我叫葉瀾依,是圓明園中百駿園裡的馴馬女。

我無父無母,孤苦無依,只能在百駿園中混口飯吃。

作為馴馬女,我的身份低微卑賤,甚至都不如宮女太監。

可我從不在乎這些,我喜歡這裡,喜歡馴馬,喜歡過著這種瀟灑恣意的生活。

我本以為自己的一生都可以這般瀟灑恣意的過下去。卻不想,自己會愛上一個至死不渝的男人。

我的身份卑賤,沒有人會把我放在眼裡,即便是我高燒發熱命懸一線,也沒有太醫會為我醫治。因為我于他人來講,只是一個卑微的如同螻蟻一般的人。

是果郡王為我找了太醫給我醫治,才救我一命。

我從未感受過旁人的關心與照顧,原來這關心與照顧竟是這般的溫暖。竟要將我多年冰封的心都要融化掉了。

我不可救藥的愛上了王爺,他的溫潤,他的瀟灑,他的善良,都令我為之沉淪。

王爺是紫禁城中閨閣小姐們愛慕的物件,我自知自己不配喜歡王爺。可我無法抑制內心的那份義無反顧。

我一直都是一個性格冷冽的人,說話總是冷冰冰,帶著刺。對誰也總是擺著一副臭臉。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宮裡,倘若我不這般的強硬,那麼誰都能來揉捏我,踩我一腳,那我可能也就活不到現在了。

只有在王爺的面前,我不需要強硬,不需要帶刺,因為我知道,王爺,他是不會傷害我的。

可以說,這個世上,能讓我信任的人,唯有王爺。

王爺就好似是我生命中的一道光,我想靠近這道光,感受他的溫暖,獲取活下去的能量。

我雖愛慕王爺, 但我並不奢望他能夠給予我什麼回應,我只想這樣默默的守護著他,愛慕著他。

他每次來看我的馬術表演,為我喝彩,對我來說,這便是最好的回應了。

日子仿佛有了新的期待,我期待著他出現在圓明園,期待著他去馬場,期待著他來百駿園看表演。我不想錯過能見到他的每一次機會,哪怕不說話,只是遙遙一望。

我苦練馬術,只為了他下次來的時候可以看到更為精湛的表演,他說我穿青綠色的衣裳好看,從此,我再沒穿過別的顏色。

原來,愛一個人到極致,便是他的事,他的話,定會一字不落的都放在心上。

我本以為自己會默默的愛慕著王爺,過這一輩子。

卻不曾想,自己有一天會成為天子的女人。

即便被皇上封了答應,我也不曾覺得這是什麼驚喜。

我從不會因自己的身份卑賤而妄自菲薄,自卑。也不願攀附榮華富貴,獻媚爭寵。

我嚮往自由,灑脫,恣意的生活。所以,即便皇上給我再多的寵愛,對我來說,也只是束縛,失落,無奈。

在後宮中,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為了能夠擁有皇上的寵愛,嬪妃們都無所不用其極。

在其他嬪妃的眼中,我是一個羈傲不訓的異類。

我從不與其他的嬪妃來往,也不喜歡紮堆湊熱鬧。更厭惡阿諛奉承。

我早把生死看淡了,何須懼怕天子君威,還有宮中各路人馬的權貴勢利。

我無所謂太后喜不喜歡我,更不會向皇后套近乎,我向來我行我素慣了。

別的嬪妃說我目中無人也好,羈傲不訓也罷。總之,我真心瞧不上那些挖空心思,勾心鬥角,獻媚爭寵的女人。

我一直就是這樣的性子,無論是做嬪妃前,還是得了皇上寵愛之後。都未曾改變過這樣的心性。

當我再見到王爺時,王爺倒不似從前那般直率爽朗,對我倒多了幾分客氣與拘謹。

我知道,我與王爺徹底再無可能了,這份義無反顧的愛慕,我只能暗藏心底。

不久,宮裡傳來王爺在出使准葛爾的途中喪命,我不知道這個消息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只能強忍悲痛,苦苦等待消息。

然而,上天眷顧王爺,他逃出了准葛爾。保住了性命。

在熹妃回宮,行冊封禮時,我又見到了王爺。

再次見到王爺時,我不禁有些愕然, 他的臉龐黑瘦黑瘦的,佈滿了滄桑。

他一直都是這世間最英俊瀟灑的男子,為何會這般潦倒憔悴呢。

一定是在准葛爾受盡了苦楚與搓磨才會如此。

可為何他看熹妃的眼神裡全是落寞與絕望呢?

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他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不禁有些懷疑。

直到那日中秋家宴,我無意中聽到了王爺與熹妃的對話。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熹妃才是王爺最愛的女子。

王爺變得如此憔悴不堪,竟全都是拜她所賜。是她背叛了王爺的一片真情,選擇了榮華富貴。

難道這天家富貴竟比王爺的一片真心還要重要嗎?

這個狠毒的女人,她背叛了王爺,就是我的敵人。

我設計利用團絨引來一群野貓驚嚇她,想要她一屍兩命,正好這天地間也可少一個薄情寡義之人。卻不想,她竟然這般命硬,居然毫髮無損。還順利的產下了雙生胎。

在她產後不久,我設計將她引到禦花園中,本想一刀了結了她,卻意外的發現了她腕上戴著王爺最心愛的紅珊瑚手串,那一刻,我明白了,王爺真的是把她放在心尖上了。她也是愛著王爺的。

自從我得知王爺與她之間的感情後,我便在心底暗暗發誓,我一定要義無反顧的保護他所愛的女人,哪怕付出性命,也再所不惜。

我此生唯一愛過的男人,便是王爺,雖然我知道,我與他終究只能是知己好友,沒有半分男女之情。但我對他的愛,一直都在,肝膽相照,無怨無悔。

既得不到他的愛,唯有成全他。替他保護好他所愛之人。

皇后一眾嬪妃向來與熹妃是死敵。祺貴人張羅了一眾人證,向皇上與皇后告發熹妃與溫實初有染,皇上答應了滴血認親的建議。

若滴血認親,那王爺與熹妃在甘露寺的緣分豈不是瞞不住了,若被揭發,必然會給他們帶來殺身之禍。

我趕忙派人給玉嬈和浣碧報信去甘露寺請莫言。

又對堂上質疑熹妃的皇后和其他人,步步緊逼。這才得以反敗為勝。

我幫熹妃,並不是想與她套近乎,她是王爺最在意的人,我只是不想王爺最在意的人出任何事。我要替王爺保護好她。

我雖保全了熹妃,卻沒能護住王爺,讓他就那般慘死在皇上的手中。

皇上疑心王爺與熹妃有私情,將王爺毒殺後。竟連王爺生前最愛的合歡花都容不下。

竟要將那些合歡花都砍了扔出宮外。那些合歡花是先帝賜給王爺的,是希望王爺年年如意,歲歲合歡。

王爺的一生謹小慎微,收斂鋒芒,如閑雲野鶴一般,終究還是不能如意。

那些合歡花是當初熹妃封貴妃時,王爺送給她的賀禮,皇上這般所為,無非就是要讓熹妃難過,心痛,夜夜不安。

想來熹妃是無法保全那些合歡樹了,我只能謊稱自己夜夜不能安睡,需要合歡花烹煮療養。才得到皇上的許可,將那些合歡樹移栽到我的宮中。

王爺一直是我在這世間活下去的唯一動力,如今他去了,唯一能支撐我活下去的理由,便是為他報仇!

我要豁出所有,為他報仇。

在我得知了熹妃所生的雙生子竟然是王爺的血脈後,我欣喜不已。我為王爺高興,也為熹妃和王爺有愛的延續而感到欣喜。

皇上派人查這兩個孩子,必定是起了疑心了,為了王爺的孩子,為了熹妃母子以後的榮華富貴。我只能選擇一條不歸路。

所謂溫柔刀,刀刀致人性命。

迷情香配合著長生不老藥,讓皇上對我更為依賴。同時,皇上的氣血會虧空,往復不在。

長此以往,皇上必然會喪命,我只需靜靜等著就好。

其實,我想殺的不僅只是皇上,還有那個等死的自己。

要了狗皇帝的命,既保全了熹妃母子,也可報答了王爺當年的恩情。

總算如願以償,王爺的心上人,終究做了這紫禁城的太后。

我終于可以去見王爺了,手起刀落,望著紅豔欲滴的鮮血,心中只有無限的解脫。

自從王爺去了,我的人生便沒有了任何光亮。

若我這一生都不曾遇到王爺,哪怕再殘破不堪,或許也能活下去。

可我遇到了他,怎麼還能心甘情願的揮霍人生呢。

所有活下去的念頭,都被徹底斬斷了。

這一生,我都心無旁騖只愛他一個人,無怨無悔!

迷蒙中,仿佛是王爺置身于合歡樹下,合歡花落,片片入泥。帶著一股甘冽的芳香。

我情不自禁的奔向王爺,我要把最美好的笑容和柔情似水都留給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