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為什麼甄嬛會被皇上恩賜「椒房之寵」,一躍成為宮中皇上最喜愛的人,原來是甄嬛用了「攻心術」

易理人生 2021/03/09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甄嬛傳》想必是所有宮廷劇中的經典作品了,甄嬛在佳麗三千的後宮之中,能夠最終脫穎而出,可謂不僅僅只是因為長得好看。甄嬛的家世在後宮之中,可謂一點都不拔尖,所以甄嬛最終能夠成為被皇帝所寵愛的妃子,可謂多半都憑的是她自己的本事。

重溫《甄嬛傳》:甄嬛的成功,源於一套「馭夫術」,這一套」馭夫術」,真的值得所有女人去學習。

01放低對感情期待

甄嬛在剛進宮的時候,她們就經歷了夏冬春作為出頭鳥,而被華妃賜予「一丈紅」的事件,最終夏冬春被打殘疾的事情,讓甄嬛更注重一家人的一世平安了,所以在宮中,她一直也都是低調行事。

所以在一開始,甄嬛在進宮之後,她對於這一生的感情就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沒有想過要承蒙皇恩,只想要簡單、平安的了卻殘生。

她在倚梅園許願「一願父母妹妹安康順遂,二願自己在宮一平安一生」,最後又補上一句「願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願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這句話,原來是說梅花如此美好,需要呵護她,不要再摧殘她,這是詩人對於梅花的愛惜之情。引申含義的話,就是如果愛一個人,就要讓她得到幸福,讓她自由自在,放開手讓她盡情翱翔,不要輕易去傷害她,盡力去愛護她,給她溫暖與關懷。

所以,那個時候的甄嬛,她對愛情有期待,但是期待卻不高。

所以,首先,想要在一段感情之中勝出,就一開始不要對一段關係有太高的期望,只有這樣,在日後相處的過程之中,所有對方展現出來的好,就都是一種驚喜,否者就成為了一種減法制,你會對一個人越來越失去興趣。

02有的事情,女人要懂得低頭

那年杏花微雨,他們兩人遇到的剛剛好,剛剛好一個鍾情,一個有意,所以,當年的甄嬛可謂是集萬千的寵愛于一身,皇帝更是對甄嬛傾注了全部的心血,該有的、不該有的形式,甄嬛全部獨獨享受,溫泉賜浴,椒房獨寵,所有的一切盡顯她的與眾不同。

可是她越是被皇帝寵愛,別的女人就越嫉妒。甄嬛因華妃言語長跪,最終導致小產。失去孩子的甄嬛,以為憑藉她與皇帝的情濃蜜意,他一定會為自己報仇,可是華妃的哥哥年羹堯掌握著朝廷的眾多權勢,所以,雖為皇帝,面對如此的現狀,皇帝也只能以自己的皇位為重。

這是第一次,甄嬛發現她與皇帝之間的感情,不可能溫暖純粹,也不可能淩駕于皇帝的皇位之上,她也認識到自己只不過是他眾多女人中的其中一個而已,所以她的感情觀受到了衝擊。

直到她每次給皇帝冷臉,最終皇帝不寵愛她,宮中任何人都可以去欺辱她的時候,她才懂得,她即便再看中愛情,對於她而言,她也只能依附于皇帝。

所以她第一次在即便受了委屈之後,她也願意再去設法複寵。可是她在複寵之後,每天與皇帝表現的非常恩愛,但是卻謝絕侍寢,得不到永遠在騷動,皇帝也是如此,在與甄嬛和好之後,他對甄嬛的寵愛有增無減。

所以在這個時候,甄嬛的馭夫術就已經展現出來了,她懂得感情不可能是生活的唯一,所以有的事情必須要學會退讓。

而後,她又開始利用「吊胃口」的複合方式,讓皇帝對自己重視起來,這樣的做法,讓皇帝知道,即便她是原諒了這件事情,但是她依舊不是那麼快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所以,她也在間接也告訴了皇上,這種事情,以後她不想要再發生了。甄嬛不吵不鬧,最終就解決了他們的矛盾,這可謂是聰明至極。所以女人們在婚姻裡,也需要擁有甄嬛馭夫的智慧,婚姻裡遇到的很多事情,要去合理的解決,並非一定要使用冷暴力或者爭吵來解決。

1、甄嬛很會在恰當的時候提要求

皇帝冒充果郡王,與甄嬛談了一場浪漫的戀愛以後,終於自爆身份,承認了自己是皇帝。當時甄嬛嚇得手腳冰涼幾乎窒息,她是真的害怕,而並非興奮過頭。 因為一直以來,甄嬛都在以天子嬪妃的身份與一名「王爺」私會,這簡直就是對皇帝的背叛,是未侍寢之前就已經精神出軌。倘若皇帝細究起來,甄嬛不但保不住自身。恐怕連家人的安穩也難保了。

所幸,皇帝此時正處於熱戀當中,智商已經降為零,根本沒想到這一層。只想把這個盜版純元收入懷中,其他的事也不屑多想。甄嬛慶倖自己沒被追責,之後,便悄悄吩咐溫實初,要把自己的身子「調理好」,調理到可以在一個月內侍寢的程度。既不能太快好起來,讓皇帝誤以為自己要急吼吼的侍寢,也不能把皇帝這一腔熱血等涼了。所以,甄嬛才給出一個月的期限,讓溫實初把自己的「病」不留痕跡地治好。儘管溫實初一萬個不情願,可還是依從了甄嬛,要認真幫她 「治病」

一個月後,甄嬛的病被「治癒」了。然而,皇帝卻也沒有著急下令掛起甄嬛的綠頭牌,而是稍微把甄嬛「晾了一下」。他大概也要體現一下君王的氣度與威儀,並不會像一隻如饑似渴的餓狼,見了鮮肉便撲上去撕咬,絲毫不顧形象體面,不顧口水肆意,更不顧吃相難看。他要像一個真正的貴族紳士那樣,戴好口巾,正襟危坐下來。左手叉右手刀,一片一片把肉切下來,然後再一塊一塊地放入口中,細嚼慢嚥,回味無窮……

2、侍寢第一夜,甄嬛變相提出這樣的要求

甄嬛很善於把握機會, 在最恰當的時機,提出令皇帝難以拒絕的要求來,從而為自己謀取更大的利益和更多的寵愛。

甄嬛初次侍寢,發誓一定要給皇帝不一樣的體驗,然後利用皇帝的感情,提升自己的價值和在皇帝心中的分量。畢竟是第一次,甄嬛內心緊張是肯定的,但當皇帝問她是否害怕時,甄嬛卻這樣回答。甄嬛極力自持著鎮靜,緩緩地說:「臣妾不怕。」「怎麼不怕?你都不敢看朕。」他頓一頓,「向來妃嬪第一次侍寢,都是怕的。」甄嬛轉過身來,靜靜直視著皇帝,娓娓道:「臣妾不是害怕。臣妾視今夜並非只是妃嬪侍奉君上。於皇上而言,臣妾只是普通嬪妃,臣妾視皇上如夫君,今夜是臣妾新婚之夜,所以臣妾緊張。」

芳若姑姑明明教過甄嬛該怎樣侍寢,怎樣回答皇帝的問話,而甄嬛卻偏偏不按套路出牌,讓皇帝詫異之余又頗感新鮮有趣,並且還有些感動。果然——皇帝微微一愣,並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一篇話來。片刻才溫言道:「別怕,也別緊張。想必你身邊的順人早已教過你該怎麼侍奉。」甄嬛搖一搖頭:「臣妾惶恐。順人教導過該怎生侍奉君上,可是並未教導該怎樣侍奉夫君。」甄嬛徐徐跪下去:「臣妾冒犯,胡言亂語,還望皇上恕罪。」

甄嬛提要求提得多乖巧絕妙啊?她明明是想要享受皇后與皇帝成婚時的那種待遇,卻偏偏不明說,而是說把皇帝當成夫君。當然, 這也「只是自己單方面的感情定位」,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因為她也知道,這樣的想法很可笑,是異想天開,是不自量力, 可這就是自己的「真心話」。從另一個角度證明了自己是「真愛。」別的嬪妃侍寢君王,一切按照規矩來,是因為她們只把自己當成皇帝的女人。而我甄嬛,卻是深愛皇帝的女人。所以,我與她們不一樣,你也別把我和她們歸為一類。

皇帝頗為動容:「從來妃嬪侍寢莫不誠惶誠恐,百般謹慎,連皇后也不例外。從沒人對朕說這樣的話。」他的聲音像是一汪碧波,在空氣中柔和蕩漾:「既是視朕為夫君,在夫君面前,不用這般小心翼翼。」看吧,皇帝這麼爽快地就答應了做甄嬛的「夫君」。 而夫君對妻子和對一般宮嬪的禮遇是不一樣的呀。

甄嬛這番話,換做哪個男人能不感動呢?更何況, 此時此刻,皇帝尚未得到她,正是提「非分要求」的最佳時機。之後,皇帝果然給甄嬛補辦了一場隆重的婚禮,也就是被皇后和華妃嫉妒的牙齦出血的那次「椒房之寵」。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