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主伴讀到大清皇后:她執掌后宮大權54年,死后卻無容身之地

在河北易縣清西陵嘉慶帝昌陵以西三華里,有一座規制簡陋的皇后陵,這里葬著一位曾經執掌后宮大權長達54年的大清皇后,令人想不到的是,這位皇后當年去世時卻無容身之地,是她的孫子咸豐帝為其補建了陵寢,才得以入土為安,讓我們一起走進這位清朝傳奇皇后的人生世界。

她是嘉慶第二任皇后:孝和睿皇后。

孝和睿皇后是一名來自滿洲鑲黃旗的旗女,姓鈕祜祿氏,父親是禮部尚書 恭阿拉

其實,孝和睿皇后的家族非同小可,她的祖先就是清朝的開國元勛弘毅公 額亦都,只不過,額亦都兒女實在是太多了,共有16個兒子,形成龐大的后裔群,最顯赫的是小兒子遏必隆一支。

孝和睿皇后的烈祖父是額亦都第六個兒子,名叫 達隆靄

按理來說,能夠投胎到這樣的家庭,算是達隆靄的福氣,可是他的身體一直不太好,未能入仕,達隆靄之后,他的子孫后代也沒有像樣的人才出現, 一直到孝和睿皇后的曾祖父公元,才做到了泰寧鎮總兵。

公元之后,孝和睿一家又沒落了,到她父親恭阿拉這一代,不要說住的地方沒有,就連肚子都填不飽,為此,恭阿拉不得不上街做起了小販,后來憑家族蔭庇才謀得一個參領的職位。

可見,雖然孝和睿是根紅苗正,來自豪門世家弘毅公府,但她本家這一支已經是窮困潦倒了。

乾隆四十七年秋季檔有一條信息: 「十公主侍讀鈕祜祿氏,佐領恭阿拉之女。」

據資料顯示,恭阿拉有三個女兒,長女生于乾隆四十一年,這位便是孝和睿皇后,次女生于乾隆四十九年,第三女生于乾隆五十四年,由此可知,上面那位「十公主侍讀」就是恭阿拉的長女孝和睿皇后。

這位十公主就是乾隆晚年最寵愛的女兒固倫和孝公主,能夠成為公主的侍讀,也算是孝和的造化,說不定能借此機會,見到圣上,混個臉熟呢。

其實,孝和能夠嫁給嘉慶,也有一定的運氣成分,為什麼呢?

乾隆三十九年,(當時孝和還未出生),乾隆給兒子永琰(嘉慶帝)舉行了婚禮,將和爾經額的女兒喜塔臘氏嫁給了永琰為嫡福晉,喜塔臘氏非常得寵,連續為永琰生下三個兒女,卻不想在乾隆五十年經歷了一次小產,身體狀況一落千丈,乾隆不得不再次舉辦選秀,為永琰迎娶一位側福晉。

乾隆五十一年,輕車都尉哈豐阿的女兒完顏氏被選中,隨即被乾隆指給永琰為側福晉,誰知這位少女沒有福氣,過門沒幾天就去世了,于是,乾隆便再次謀劃著給兒子找側福晉。

乾隆五十四年,經過一番遴選,恭阿拉的女兒鈕祜祿氏,也就是給十公主做過侍讀的女子,被乾隆選中,指給永琰為側福晉。

可以看到,假如不是完顏氏(后追封為恕妃)早逝,鈕祜祿氏根本就不會嫁給永琰(嘉慶帝)。

當然,能夠嫁給永琰,也是鈕祜祿氏的福氣。

永琰,怎麼說呢,比較聽話,尤其是父親乾隆的話,父親給娶的媳婦,當然也就喜歡,嫡福晉喜塔臘氏如此,側福晉鈕祜祿氏也是如此。

鈕祜祿氏娶進門沒幾年,就給永琰生下一個女兒,這是永琰的第七個女兒,雖然此女只活了兩年就夭折了,但兩年后,鈕祜祿氏又生下一個兒子,即第三子綿愷。

嘉慶元年正月,永琰登上皇位,鈕祜祿氏被冊封為貴妃,成為后宮的第二把手,令人沒想到的是,僅過了一年,景仁宮的喜塔臘皇后崩逝,隨即,在太上皇乾隆的指示下,鈕祜祿氏被晉升為皇貴妃,實際上是準皇后身份,從承乾宮搬到了景仁宮,開始執掌后宮大權。

嘉慶四年,太上皇乾隆崩逝,鈕祜祿氏冊后典禮只得再次推遲,一直到嘉慶六年四月,她才正式被冊立為皇后。

大家可以發現,清朝歷代皇帝的后宮,數嘉慶后宮最為穩定,在這方面,鈕祜祿氏可以說功不可沒,她不僅是一位稱職的皇后,還是一個合格的妻子,嘉慶十年,她再次誕育皇子,生下皇四子綿忻,繼續為子嗣不豐的嘉慶帝添磚加瓦。

事實證明,鈕祜祿氏確實是清朝歷史上少有的睿智的皇后。

嘉慶二十五年七月,嘉慶帝突然崩逝于避暑山莊,按照秘密立儲制度,應該有兩道立儲的密旨,但不管是乾清宮「正大光明」匾額的后面,還是皇帝身邊,都找不到密旨,迫不得已,鈕祜祿氏下懿旨,讓非己所生的皇次子綿寧繼承皇位,從而保持了大清政權的穩定。

從此事可知,道光皇帝無詔繼位,至于為何找不到這個密旨,只能有一個解釋:當時,嘉慶帝已經有了易儲的想法。

但,鈕祜祿氏的果敢與深明大義,成全了道光,道光也感恩戴德,將鈕祜祿氏尊封為皇太后,徽號為恭慈。

雖然道光一朝,先后有孝慎、孝全、孝靜幾位宮主統領六宮,但鈕祜祿氏在后宮絕對有十足的話語權,甚至就連外朝事務,鈕祜祿氏都有一定的影響力,比如說鴉片戰爭期間,道光帝就國家事務詢問皇太后,鈕祜祿氏作出了指示:

醇邸言,宣宗晚年,每披軍報,必不怡良久。一日問孝和睿皇后安,適英夷占定海,上強為慰藉。太后厲聲日:「祖宗創業,尺土一民皆艱難締造,何今輕棄之耶?」上長跪引咎。

但有一點讓人非常疑惑,道光帝一直對鈕祜祿氏畢恭畢敬,猶如對待親生母親一般,卻一直沒有為她建造陵寢。

道光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一日,鈕祜祿氏病逝于壽康宮,享年74歲,賜謚為孝和睿皇后。

當時,道光帝本人的身體也不太好,處于病中,卻堅持為鈕祜祿氏守孝,甚至是「席地寢苫」、「哀慟號呼」,這一哭,把自己也給哭走了,僅過了一個月,道光帝便病逝于圓明園,享年69歲。

于是,鈕祜祿氏,包括道光帝的喪事,就落在了剛剛繼位的咸豐帝身上,當時咸豐也是剛剛死了老婆,一上台就面臨著三起喪事,還要為祖母孝和睿皇后建造陵寢,南方的洪秀全也不得安穩,搞起什麼拜上帝教,公然造反,不得不說,這咸豐啊,真是一個苦命天子。

參考資料:《清史稿》《翁同龢日記》《清實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