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為什麼皇后團隊沒有發現甄嬛和果郡王的私情?

這兩日有讀者讀到我之前寫安陵容發現了眉莊和溫實初的私情,于是就留言問我:

既然安陵容都能發現溫實初和眉莊的私情,她和皇后為啥沒發現甄嬛和果郡王的私情呢?

原因很簡單:滴血驗親時,告發甄嬛和溫實初私通,是皇后的一場賭局。說白了,和甄嬛的這一局,皇后賭的成分非常大。

皇后一直疏于戰略的統籌,甄嬛回宮生下雙胞胎后,皇后才恍然意識到自己已身臨險地,甄嬛在后宮已扎穩根基,即將對她進行反擊。

因此,她急于扳倒甄嬛。

告發甄嬛和其他男人私通是一個很有力的殺手锏,而且是借皇帝的手除掉甄嬛。夠狠!

但是這個殺手锏也有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做齊做全告發的證據需要非常大的工作量。

也就是說這招雖然狠,但不夠準。皇后也深知這一點,所以,她會在滴血驗親的水里加入白礬,確保萬無一失。

其實從加白礬這一點也能看出,于皇后而言,她并不在乎甄嬛到底和哪個男人私通了,她只是想給甄嬛安排這麼一個讓皇帝聽到就會跳腳憤怒的罪名罷了。

同理,安陵容發現眉莊和溫實初的私情,是安陵容靠直覺和從細節中推斷出來的,她沒有實打實的證據,所以安陵容沒有告訴皇后等人,她只是在滴血驗親那場戲快要結束的時候,才趁機詐一把溫實初。

在做周全證據這方面,果郡王和溫實初兩個人之間,顯而易見,對溫實初的取證容易太多了。

甄嬛在甘露寺的時候,溫實初直接明目張膽地去探望,甘露寺的姑子們都能當作證人,而且溫實初和甄嬛的關系非常親密,從入宮到離宮,再到回宮,甄嬛身邊都有溫實初的身影。

果郡王和甄嬛的見面就私密很多,基本上都是人少的地方、河邊、山上之類的,甄嬛去過的清涼臺也是周圍人跡罕至的居所,見到的也都是果郡王的人。

要取證果郡王,可比取證溫實初艱難的多。

除卻取證這一因素, 皇后對這次給甄嬛設局的考量決定了她不會染指果郡王。

首先,我們要明確一點,皇后團隊不存在思想保守的問題。有讀者跟我交流時說,是不是皇后認知局限,認為甄嬛不敢和果郡王私通?

私以為這個說不通。

因為皇后是知道太后和隆科多的私情的,皇后再沒有戰略意識,她也會有戰術的判斷,不至于就局限到認為甄嬛不敢和果郡王私通。

在這件事上,皇后考慮的更多的是她如何最高效地把甄嬛這個威脅解決掉,而不是把事情擴大化。

果郡王和溫實初壓根就不是一個量級。一個是太醫,一個是皇帝的弟弟。

告發甄嬛和溫實初私通,無非就是后宮女人的那些事,在皇后的控制范圍內;而告發甄嬛和果郡王私通,事情牽扯的就多了,相比氣憤甄嬛的不忠,皇帝會疑心果郡王是不是要造反謀逆,利用甄嬛搞他,這件事的性質就變了,也超出了皇后的掌控范圍。

因此,皇后是做好了權衡和預判的。

其實,皇后對這事的心理邏輯很像電視劇《天道》里劉冰拿空檔案袋當證據去敲詐歐陽雪時的心理邏輯。

劉冰在拿著丁元英給他的檔案袋去敲詐歐陽雪之前,他竟然沒有打開檔案袋看一下那些丁元英所謂的「證據」。

按照常理來說,當一個人拿到所謂的證據,只要有了這個證據就能逆改之前法庭的宣判,那麼這個人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好奇,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證據。

暫且不說劉冰為什麼不懷疑丁元英騙他了。就是基于這種好奇心,他應該也會打開檔案袋看一下吧。

然而,他并沒有打開。

那麼, 什麼情況下,一個人會壓抑掉自己的好奇心呢?

當他有更重要更迫切的事情去關注和思考的時候。

劉冰認為他從格律詩公司退股是被別人算計了,他一直處在一種不甘心、遺憾和心痛之中。

丁元英給他這個檔案袋的初衷是讓他自信地在格律詩工作,并叮囑他:「只有你行,你才有機會。「

但是 劉冰看到的是以小搏大的機會,就如他自己琢磨的這樣:

他的野心已經膨脹到最大化,理智和清醒已經蕩然無存。

這就是功利導致的賭徒心態。

那些癡迷于賭博的人,為什麼認不清賭博本身的欺騙性呢?

因為「賭「這件事把求快的功利心和智力思維的技巧性巧妙地結合在一起,給人帶來一種一招壓倒敵手的快感,而這種快感令人無法拒絕。

當一個人方向不明卻很想贏的時候,就會很容易陷入這種賭徒心態。我之前創業的時候,就切身體會過這種感覺,哎,都是血淚教訓,不說也罷。

皇后和劉冰一樣,在滴血驗親這個階段,她就是個賭徒,她太迫切,太功利,太急于求成了。

戰略的缺乏,戰術上的急于求成,讓她不得不去賭,而賭又把她推入了更深的險境,她卻渾然不知。

其實遇到危機或者困境時,并不可怕,學學端妃和甄嬛就好,學會出局,反而能看得更清楚。從這個角度來說,皇后也是入局太深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