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裡這個女人,隱忍如華蘭,狠毒如墨蘭,潑辣如如蘭,通透如明蘭

有道是龍生九子各有不同,知否原著裡盛家的女兒也是各有各的個性,華蘭大家閨秀善于隱忍,墨蘭小妾做派陰險毒辣,如蘭天真潑辣直腸直肚,明蘭明慧通透多謀善斷。

而知否裡還有一個女人,兼具了華蘭的善忍,墨蘭的狠毒,如蘭的潑辣,還有明蘭的通透,這個人就是華蘭與如蘭的舅母,王家的當家大娘子,通稱王舅母(王舅媽)。

根據原文可以看出, 華蘭和如蘭對王舅母的評價是出奇的一致,都認為王家裡面,就王老太太能鎮得住王舅母。

華蘭抬起頭,輕聲嗤笑了下,拉長聲音道:「娘,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將如蘭許給表弟吧, 趁如今外祖母還硬朗舅母不好囉嗦,你若變卦舅母定會笑破肚皮。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如蘭仰起脖子,從喉嚨裡‘哈’出一聲來,攏起頭髮坐到明蘭身邊,連連冷笑:「 你是沒見過舅母,厲害的什麼似的,也只有外祖母還壓得住,當初在登州時,每年我都得隨母親去外祖家,嘖嘖,可瞧的多了。舅舅是疼我,可用處能有多大?你看大姐姐,姐夫也算不錯了,會心疼媳婦,忠勤老伯爺人也好,可屋裡還是叫塞了許多通房姨娘。哼!婆婆要為難媳婦就跟豬八戒吃人參果一樣容易,可媳婦要掣肘婆婆,那才是難!娘是沒吃過婆婆的苦頭,怎會知道?!」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王家人丁單薄,到了王家佑表哥這一代,竟成了一脈單傳,王家父子皆是唯唯諾諾的老實人,王家媳婦卻個頂個的不簡單,手段厲害心機了得,所以王家的大權幾乎都集中在王家媳婦手裡,

王家媳婦本來有兩個,一個是王老太太,一個是王舅母,而王若弗的女兒盛如蘭是原先要成為第三代王家媳婦的人選,可惜因各種原因被否決,最終王家的第三代媳婦,也就是王家佑表哥的妻子,變成了康姨媽的小女兒康元兒,

康元兒嫁到王家後的情況也正如如蘭所料,並不怎麼好過,天天和婆母王舅母鬧矛盾。

如蘭自是不明白的,覺著無趣,又尋了個新話題,問道:「六妹妹,康姨媽怎麼又來了?娘不是說,再也不讓她上門得麼?」

明蘭歎息道:「就是因你成親,康姨媽才借機又尋上門來,我是沒見到啦,但聽說在太太屋裡又哭又說了許久,好像…嗯…, 元兒表姐在王家過的不是很好。反正,到底是親姐妹,太太末了也心軟了。」

「元兒怎麼了?」

「她怎麼個不好法?」

墨蘭和如蘭這個時候特別有默契,雙雙抓住重點,異口同聲,隨即互看了一眼,不好意思地咳了兩下,拿眼睛看著明蘭等後頭的話。

明蘭無語,略略組織了一下思路,道:「 好像是,元兒表姐,哦,得叫表嫂了,她頂撞了舅母還是怎麼的,舅母氣極了,打賣了她身邊好幾個丫鬟媽媽;外祖母也惱了,要元兒表姐學禮數,罰抄《女誡》好幾百遍,還日日叫站在跟前立規矩;不老實還不給飯吃……康姨媽是這麼說的。

如蘭頓時氣定神閑,滿臉得色,道:「我說嘛! 元兒表姐這人性子又急又躁,做人兒媳婦且差得遠呢,舅母如何瞧得上眼!

明蘭歎道:「旁人也就罷了,可我聽老太太說,王家外祖母的為人很是公道大度,若連她也惱了,怕真是表嫂的不是了。」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其實明蘭在嫁人前並沒有見過王舅母,她正式見到王舅母是在王家搬回京城,盛家上下到王家拜訪的那一天(那時候明蘭已經嫁給了顧廷燁)。

這個所謂的外祖家,其實明蘭一個都沒有見過,這回初見,側過臉細看,發覺王老夫人雖年事已高,卻鼻樑秀致筆挺,眉目端莊,與康姨媽甚像,想來年輕時是個標緻的美人,相比之下, 一旁的王舅母便遜色許多,神態嚴肅,不苟言笑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那也是傳聞中不好對付的王舅母作為登場人物正式出場, 這第一次出場,便給讀者留下了很會來事的形象。

那邊盛紘十分興頭,笑道:「敢問岳母,舅兄何時能回?」

當初他去王家求親,眾人皆不看好自己, 只這岳母待自己十分和藹,王舅兄人也厚道,初入仕途那幾年,格外照顧提點自己

王老夫人慈愛地看著自己滿意的小女婿:「最多一個月,快則半月,手頭的事總得交托清楚才能離身。我只念著你們,多少年不見老妹妹了,便提早過來了。」

盛老太太笑道:「說起來,柏哥兒兩口子也快回京述職,到時咱們一家子吃頓團圓飯。」

王舅母眼神一閃,關切道:「要說柏哥兒就是爭氣,年紀輕輕已為一方父母官,我家佑哥兒卻還在讀書。對了,上回不是說他媳婦有了麼?如今可生了。」

盛老太太愈發高興:「三月初二生的,母子均安。」

王氏也高興得很,忍不住誇口道:「回來報信的幾個婆子都說是個大胖小子,又能吃,又能睡,有勁的很!胸口這兒還生了顆福痣,一輩子的聰明富貴!」

王舅母湊趣笑道:「可真恭喜老太太,姑太太了,又得一男孫,兒孫滿堂。」雖說她一句意指都沒有,但康元兒和康姨媽也已坐臥不安了。

這時華蘭從門口進來,邊走邊捋平卷起的袖子,身旁還跟著一群孩子,嘴裡道:「…如今果子也吃了,可得老老實實待著了…」抬頭一看,笑道,「喲,六妹妹,妹夫,你們來了。」

「大姐姐安好。」明蘭上前笑道,顧廷燁也起身作揖,「大姐夫近來可好?」

「好好,家裡都好。」

明蘭著意說些高興話:「 聽說幾年口外馬場繁衍極好,如今可不少人等著姐夫的馬呢。」

「他呀!」華蘭一擺手, 掩飾不住得意,「這幾日都是一早出去,半夜才回。家裡也不得消停,日日都有人來。」

王舅母指著笑道:「怪道你今兒一早就來了,原來是躲清閒來了!」

華蘭挨著王舅母諂笑:「喲,從今兒一早到這會兒,我幫著舅母搬搬抬抬,可曾閑過一刻;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呀,舅母這麼說,可是怕我要工錢?」

王舅母裝模作樣地想了一會兒,才道:「好罷,待會兒也分你果子吃。」

華蘭一咬唇,轉頭笑道:「外祖母好本事,也不知哪裡尋來的舅母,嘖嘖,這般會當家的兒媳,王家可不一日日興旺麼?」

一屋子女眷已笑得前俯後仰,王老夫人尤其笑的歡喜,指著華蘭笑駡道:「猴兒猴兒!長輩也敢消遣!快叫你老子捶你!」

便連幾個男子也不禁莞爾,盛老太太,乃至王氏和盛紘,看向華蘭的目光俱是慈愛。 只康姨媽和康元兒母女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見莊姐兒領著慧姐兒端莊地立在一旁,全哥兒和實哥兒兄弟倆都搖搖晃晃的挨在王老夫人身旁親熱。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估計沒有看過原文的人很難明白王舅母心裡面在想些什麼, 王舅母這一番操作實則是綿裡藏針,康元兒作為兒媳婦數年不孕,而王佑又是王家一脈單傳,面對著這個局面,相信王老夫人心裡面必定也是急如星火, 王舅母這樣做就是在有意無意地提醒王老夫人要為王家的後嗣著想,簡而言之就是要給婆母王老太太同意自己給兒子王佑納妾,康姨媽和康元兒眼見于此,心裡面當然緊張不已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