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這個存在感不高的家族,和康姨媽的婆家康家高度相似

易理人生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裡的康姨媽是一個十分可恨的角色,

心腸歹毒兇狠善妒無情無義,傷天害理壞事做盡最後終得報應,

歸根究底,

康姨媽的悲劇根源有兩個:

一:娘家生母王老太太的無節制縱容讓她狂妄自大有恃無恐;

二:婆家丈夫康姨父的無節制縱欲令她生不如死怨天尤人;

康姨媽委頓在地上,捂著臉面嗚嗚哭了起來,她也不知該怨恨誰。

父親慈愛,原也不固執與康家接親,母親是從來看不上這個浮誇自大的康氏世家子的,是她自己在屏風後頭瞧中的;當初她嗤之以鼻的盛紘卻日漸出色,愚笨沒能耐的妹子卻愈發風光;疼愛妹妹的兄長有了妻兒後,也漸漸不那麼有求必應了。

她直覺得天地無眼,明明自己容貌既美,又有手段,偏這般命苦,獨自哭了半天,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所謂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如果當初康姨媽看上的是盛宏,估計她也不會有如此悲劇般的大半生,

說到底,康姨媽不過是康王兩家的黑暗相乘而成的產物而已,

然而在知否裡面,有一個家族和康家高度相似,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個家族就是鎮南候家,

其實大多數女客明蘭都不認識,不過好在顧廷燁事先拜託了鄭驍大人,于是小沈氏就很盡責地站在明蘭身旁,幫她細細介紹;一會功夫,明蘭就結識了兩位公夫人,兩位侯夫人,四位伯夫人,三位總兵夫人,五位都統夫人,兩位閣部夫人和一位翰林夫人——還有這些夫人帶來的家屬團。

明蘭笑的腮幫發酸,小沈氏介紹的行雲流水,還時不時地湊到明蘭耳邊添兩句八卦,例如‘這位耿夫人曾拎著兩把菜刀去過紅燈胡同,把耿大人打的滿地叫娘’,‘這兩位是段家兄弟的夫人,妯娌倆恰是表姐妹’, 甚至還有‘她居然還有臉來?鎮南侯府每年都得抬出幾條有身孕的屍首’……話說小沈氏來京城也不久,居然短短時間內就有這樣的業務素質,明蘭深深為她感到惋惜,她不去應徵普拉達女王的小助真是可惜了。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這是原著中鎮南候府第一次出場的情景,

甚至還有‘她居然還有臉來?鎮南侯府每年都得抬出幾條有身孕的屍首

這句話信息量很大, 讓人感覺涼颼颼的,事實上涼颼颼這個詞在知否原著中也的確出現過,不過不是針對鎮南候家, 而是康姨媽的婆家康家

「都說家醜不可外揚,可如今太夫人拗到了這份上,我也顧不得羞了。請眾位嬸嬸嫂嫂給評評理。」明蘭從袖中抽出帕子,輕輕擦拭眼角。

「我祖母為人雖嚴厲些,但這般得罪親戚的話,也是不會輕易說的。實在是……唉。」明蘭一臉為難,「祖母說,康姨媽性子歹毒,無半分慈悲之心,只一味算計害人,實非正人君子所為。姨媽手中送掉過多少性命,真是說也說不清。 只我祖母知道確鑿的便四個,五年前藥死一個,兩年前尋釁打死一個,就在年前康府有位妾室,一屍兩命的叫人抬出去的。」

廳中一片涼颼颼的,眾女眷一臉驚訝,五老太太最是掩飾不住,張大了嘴發愣,她再不講理,也不曾做過這等傷天害理的事。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鎮南候家本來與明蘭並沒有關係, 但是後來顧廷燁那同父異母的妹妹顧廷燦(小秦氏親生女兒 別名:顧挺慘)要和韓駙馬家議親,而韓駙馬本是鎮南候家的嫡次子,(沒有繼承鎮南候家的爵位,自己娶了公主出來單幹)

「弟妹累了罷,快來坐。」她一邊拉明蘭到身旁坐下,一邊笑道,「今日是有喜事上門了, 咱們七妹妹的婚事定了。

明蘭舒坦地挨著椅背坐下,一臉‘驚喜’狀道:「哦,當真,這可真要恭喜太夫人了。是哪家這麼有福氣,能得了我們七妹妹去?」

邵氏笑答道:「 是尚了慶昌大長公主的韓駙馬家,便是公主的三子。

韓家。那駙馬可是鎮南侯老侯爺的嫡次子?

明蘭之所以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 鎮南侯府有一個和顧廷燁齊名的紈絝,不過自從顧廷燁洗腳上岸後,韓家那位便在紈絝界獨步江湖了。夫妻閒聊時,顧廷燁常拿此人作例,玩笑著得意一番自己的浪子回頭。

太夫人放下茶碗,喜上眉梢,矜持地開口了:「這可要多謝她姑母了,幫著牽線搭橋。雖說七丫頭不走運,沒等出閣她父親就過世了,可還有個記掛她的姑母,這福氣也不算薄了。」

楊姑老太太轉頭而笑,身上的金褐色的錦團褂子閃著光彩:「七丫頭自是有福的。 韓家這位三公子呀,年輕輕的就已是廩生了,因隨著韓駙馬在外,才耽擱了婚事,如今回了京,那上門說親的人呀,都快擠破了門檻。我也就隨口一提,七丫頭才名在外,大的小的,都是一聽就喜歡的,這才央我來說。」

「這可真是門好親事了。」明蘭很配合地表示喜悅。

「都是她姑母惦記了,真不知如何答謝。」太夫人親昵地伸手去拉,楊姑老太太笑的得意,眼角的皺紋幾可綻成一朵花了,「難韓家公子自小愛文,七丫頭也是飽讀詩書,又恰恰好碰上韓駙馬回京,這不是天作之合麼!」

一時間,廳內眾人俱是連連恭喜道謝,其中太夫人尤其笑的真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