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中的靜安皇后:出身公府,人間絕色,半生不快樂

《知否》中的靜安皇后,就像是《胡蝶夢》裡的呂貝卡,《甄嬛傳》中的純元皇后,她從未出場,只存在于傳說中,卻對作品中的人物命運影響深遠。

靜安皇后被人下毒達三年之久,她的屍體被驗出毒素後,武皇帝在屍體旁坐了一天一夜。突然變得暴怒多疑,他不僅徹查宮廷,杖斃宮人宮妃千餘人,更是發了血性地追查虧空,掀起幾樁大案,將無數官吏投入大獄拷問。甯遠侯府亦捲入其中,這才有了顧偃開爹媽求他逼他另娶百萬嫁妝的鹽商之女白氏以解侯府燃眉之急,嬌弱的大秦氏本就產後體虛,遂氣急而亡。

顧偃開、顧廷煜、顧廷燁父子兄弟反目,皆由此而來。

顧廷燁對靜安皇后有一句評價 「真正驚才絕豔,可惜紅顏薄命」。

豔指美貌,絕豔則是人間絕色了。靜安皇后作為《知否》三大穿越女之一,混到了古代女子的最高等級——皇后。但在三個穿越女中,她又是混得最糟糕的。

明蘭自從嫁入顧門,顧廷燁連匹母馬都不肯再騎,兩人吭哧吭哧連生四個孩子,個個出色。夫妻情睦、孩兒出息、除了前頭幾年艱苦宅鬥,大半生日子過得富貴自由,是一個極好的人生了。

同為穿越女的琉璃夫人顯然是三人中運氣最差的,明蘭雖是個庶女,好歹混個官家小姐的身份,這位琉璃夫人初來乍到,卻是個秦淮河畔的歌妓出身。

歌妓與探花郎,一見如故,傾心相愛。探花郎高覃乃江左名門子弟,他情到深處,不計琉璃夫人出身,回家苦求雙親,終獲同意納琉璃夫人進門為妾。

誰知琉璃夫人不幹,她對高覃說了一句名言: 「吾愛汝甚,然吾也愛己甚。」

因為愛自己,尊重自己,琉璃夫人不願做高覃的妾。這個堅持很現代很獨立,因此在古人中顯得很特別。

在技術水準低下的古代,琉璃夫人利用自己上一世理工女的專業知識,選擇了燒制玻璃事業。她開作坊,招學徒,經商行賈,為自己掙下有尊嚴的生活,並且過的相當愉快。

高覃為了同她在一起,甘願拋家舍業,一生專情。兩人由山野而朝堂,琉璃夫人最終修成誥命夫人的正果。

相比明蘭和琉璃夫人,靜安皇后在「異鄉」的出身是最高的——她是位公府小姐。

出身高貴,人間絕色,還「驚才」,所以她在十五歲那年被選作皇子妃,隨著該皇子登基,就成了皇后。

靜安皇后在現代大約是個文科生,或者文學女青年什麼的,記下了一肚子的詩詞文章,她隨便拋出幾句李杜,又或豪放辛棄疾,婉約李清照,傷情納蘭,那「斐然的文采」,自可名動天下。

由此可見,少女時代的靜安皇后,頗虛榮,愛顯擺。

靜安皇后成了後宮最高領導人,卻不按後宮規矩行事。

顧廷燁有過評價—— 靜安皇后雖然性子肆意了些,卻不失為一個真性情的好人。多少直言諍臣,因為她的苦勸而保下性命。後宮女子能這樣犯顏直諫,很不容易。

對于嬪妃的傾軋爭寵,靜安皇后覺得這是男人不能一心一意的過錯,因此不願同妃子們相爭。

按照官方的說法,因奸妃小人挑唆,帝后生隙,其後靜安皇后沉迷于制鏡奇技,于宮內另辟一小作坊,終日忙碌,再不問宮闈之事,也不願再見皇帝。

靜安皇后死的時候,才三十七歲,她是三個穿越女中起點最高、活得最短,並且最不快樂的那一個。

靜安皇后雖然沒有一個幸福快樂的人生,但顯然她影響到了不少人。

比如慶甯大長公主,她原本只是宮女所出,那年生母病逝,恰逢靜安皇后嫡女夭折,為撫慰靜安皇后之痛,武皇帝便把三歲的慶甯抱到皇后處撫養,慶甯很快得了皇后的真心喜愛。因愛屋及烏,武皇帝視她為嫡女,憐之愛之,那些原本比她尊貴的貴妃淑妃生的公主們,反落在她後頭。

自武皇帝晚年起,慶甯大長公主就是朝中最有權勢的公主。

新帝登基後,邀她入宮敘話,姑侄倆立刻以天馬流星拳的速度和解。在聖德太后強行要給皇后、沈鄭顧府塞小老婆的要緊關頭,慶甯大長公主拉著聖安太后及時救場,贊成將聖德太后特意養的花朵般的女孩子婚配于北疆兵士。義正辭嚴 ——國家有事,我等不出力,誰出力?宮裡有無親無故的逾齡女子待嫁,軍中為國戍邊為君盡忠的大好男兒盼娶。真是天賜姻緣,這有何不好?!

這個機敏出色識時務的公主便是由靜安皇后教養長大。

盛老太太,勇毅侯府的嫡出小姐,少女時代就與靜安皇后相識,直到暮年依然懷念,在老太太心裡,靜安皇后的品格就像山崖上的雪蓮花一樣高潔無暇。

聯繫到盛老太太對婚姻中「一心一意」的狂熱追求,以及對盛老太爺納妾行為的強烈抵制,她很大機率是受到靜安皇后千年以後婚姻觀的啟蒙教育。但這個教育于盛老太太究竟是幸或不幸,卻也不好說。

靜安皇后生前曾說過,她這輩子最後悔之事,就是少年早慧,才貌聞名天下。

她嫁的丈夫,應該是很愛她的。原著中有寫,她死之後,武皇帝不僅變得暴戾,還開始迷信術士之說,徹夜祭壇招魂,盼得一見卻無果,幾近絕望。

又時常徹夜縱馬去孝陵,跑到靜安皇后的棺槨旁痛哭一場,絮絮叨叨說些胡言亂語,然後清晨再縱馬回來上朝。

某次風寒發燒,依舊徹夜馳馬去孝陵看老婆,次日回來後高燒不止,不久駕崩。

由此可見,靜安皇后在嫁給了權勢和富貴的同時,也嫁給了愛情,可是作為一名現代女性,她不能接受共用老公,更不願為爭奪一個男人的寵愛而與一群發瘋的女人拼殺。

後宮之中,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一個不拼不殺的皇后,相當于是等著別人來殺了。

被下三年慢性毒,遂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