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前絕后的莊妃:嘉慶三次為她改動封號,皇后親自給她送葬

很難想象,一向中規中矩的嘉慶帝,會為一個女人打破祖制,不僅三次為她改動封號,還專門派皇后給她送葬,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人,能讓嘉慶帝如此瘋狂?

她就是莊妃,一個低調且不張揚的女人。

可能一看到莊妃,大家想到的會是順治的母親孝莊文皇后,不錯,孝莊在做妃子時封號就是莊妃,但那也只是音譯而已,嘉慶后宮的這位,才是名副其實的莊妃。

史料記載,莊妃本姓王氏,后改為王佳氏,是文舉人伊里布的女兒,從姓氏上來看,莊妃極有可能是一名具有漢族血統的女子,但是從她能夠來到嘉慶身邊的情況來看,可能是來自內務府的包衣。

據乾隆六十年宮廷檔案顯示,當時皇太子永琰身邊有四位妻妾,分別是太子妃喜塔臘氏、側福晉鈕祜祿氏、官女子劉氏和官女子侯氏。

注意了,此時王氏還沒有來到永琰身邊。

其實,永琰身邊的這四個妻妾也有丫鬟伺候,她們稱為家下女子,通常是從娘家帶過來的丫鬟, 比如說乾隆六十年十二月檔案顯示,太子妃喜塔臘氏有八位家下女子,側福晉鈕祜祿氏又兩位家下女子,官女子劉氏與侯氏各有一位家下女子。

嘉慶元年正月初一的檔案出現了皇后、貴妃、諴妃、瑩嬪、榮常在、春常在的記載,前四位分別對應上面的太子妃、側福晉、官女子劉氏與侯氏,后面的榮常在、春常在,很明顯是嘉慶新納的妃子。

但是,檔案沒有顯示這段時間,乾隆賞賜過嘉慶新的官女子,因此,我們可以大膽推測, 榮常在與春常在有可能是永琰前四位妻妾身邊的家下女子中的某兩位。

這里的春常在就是我們所講的莊妃,生于乾隆四十六年的她,當時年齡為15歲。

從嘉慶二年到嘉慶三年這段時間,嘉慶先后納娶了好幾位嬪妃,比如說淳貴人、玉貴人、信貴人與安常在。

當然,嘉慶沒忘記自己還有一個老父親,太上皇乾隆,為了討好老父親,嘉慶將兩名年輕的秀女獻給了乾隆,這兩位便是乾隆后宮的晉妃與壽貴人。

在納娶新人的佟氏,嘉慶帝也沒忘記身邊的舊人,比如說潛邸時期的那幾位妻妾,在他繼位后都進行了冊封,太子妃喜塔臘氏入主景仁宮,成為大清皇后,側福晉鈕祜祿氏入主承乾宮,榮封貴妃,官女子劉氏與侯氏分別被封為諴妃、瑩嬪。

不過,嘉慶帝似乎對春常在王氏情有獨鐘,嘉慶三年再次對她進行冊封,將其晉封為春貴人。

三年后,也就是嘉慶六年,皇貴妃鈕祜祿氏被正式冊立為皇后,嘉慶再次對后宮人事進行調整,王氏再次得到晉升,這一次,她被晉封為和嬪,后改為吉嬪。

可以看到,從貴人到嬪位,王氏的封號已經改動了兩次,第一次是和嬪,第二次是吉嬪。

頻繁改動封號,在清朝嬪妃中并不常見,這再次證明了王氏的特殊性,但這并不是王氏最后一次改動封號。

嘉慶十三年四月,嘉慶帝喜得皇長孫奕緯,龍顏大悅,大封后宮,王氏又在受封之列,這一次,她被晉升為妃,封號改為莊妃,這已經是王氏第三次改動封號了。

可以看到,在嘉慶繼位后的歷次冊封中,王氏一次都沒有落下,從一個小小的常在,升到了妃位,而這還是在她沒有生育的前提下做到的,說明王氏是真的得寵,她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寵妃。

但是,像王氏這樣的紅顏,一直會得到上天的嫉妒,果不其然,就在王氏封為莊妃三年后,也就是嘉慶十六年,她就早早地離開了人世,年僅31歲。

莊妃去世后,嘉慶帝與皇后的一系列舉動,再次說明她不是一個平常的女子。

首先是嘉慶帝先后兩次來到莊妃棺前奠酒,之前華妃去世,嘉慶帝也曾親自祭奠,但也只去了一次,莊妃去世,嘉慶帝竟兩次親自祭奠,這是絕無僅有的。

其次,在莊妃金棺移到西陵嘉慶昌陵妃園寢的過程中,中宮的孝和睿皇后從圓明園出發,不僅到妃園寢莊妃棺前祭奠,還親自看視莊妃下葬,堂堂大清皇后竟然親自為一個妃子送葬,有清一代,僅此一例。

皇后這次,絕對不是她的個人行為,而是嘉慶帝的授意,嘉慶帝為何要讓皇后親自參加莊妃的葬禮呢?

原因之一就是莊妃是嘉慶帝的寵妃,沒有生育,竟能升到妃位,這在清朝前中期是不多見的。

原因之二就是莊妃的來歷,她極有可能是孝和睿皇后做側福晉時身邊的家下女子之一,與孝和關系親密,所以孝和才會親自參加莊妃的葬禮。

此外,莊妃三次改動封號,這在清朝也是絕無僅有的,不得不說,莊妃是嘉慶后宮一個非常神秘的妃子,一個非常得寵的妃子,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妃子。

參考資料:《清史稿》《清仁宗實錄》《清宮檔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