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中為什麼說最記仇的是蘇培盛?

看到其他人的評論,充滿了對太監的汙名化,說什麼太監都是心理變態、心理不健全。

在我看來,蘇培盛是這部劇裡心理最健全的男性角色,也是整部劇最稱得上男人的男人。

01

替身之愛的反面--專一的愛情

對待愛情,皇上把後宮的那些妃子當做玩物,收集一個個華妃、純元的周邊,卻不愛她們獨立的靈魂。 這樣的愛實在太過虛偽,打著懷念故人的名號,行玩弄感情泄欲之實。

他又有多愛純元皇后呢?打著深情的旗號,怎麼會不知道若是最愛,默默懷念即可,何須找來一大批的周邊,用她們庸俗的靈魂玷污純潔無瑕的最愛。

他對宜修說:純元是你的親姐姐,你怎麼能害她?可皇上殘殺兄弟、放逐皇子、氣死太后,他自己又何嘗顧念過血濃于水的親情?

卻比不過身體有殘障的蘇培盛。對待槿汐並不逾矩。

前期雖然追求,但槿汐拒絕自己也不糾纏。後期發現槿汐回心轉意,自己當然欣喜。可他打一開始就知道,槿汐的回心轉意是為了甄嬛的緣故,後來香囊風波,竟打死也不說出槿汐的名聲。被放出來後,還主動勸槿汐,你要是覺得閒話不好聽,咱們就斷了?

蘇培盛是真真切切地愛上槿汐,不是替代品,不是玩物,就愛槿汐一個。他一個首領太監要什麼宮女沒有?真想要槿汐也可以通過手段逼迫槿汐嫁給自己。《金枝欲孽》的鄂囉哩是如此,《如懿傳》的王欽也是如此。

可蘇培盛沒有,他就固執地等著槿汐看到他,固執地只愛槿汐一個人。

02

自卑的反面--真性情的性格

安陵容的性格缺陷是自卑,所以拼命地對甄嬛好,拼命地趕上甄嬛,在甘露寺羞辱甄嬛、害死眉姐姐,甄嬛不好受一點,自己就高興一點。

她說她是因為自己來自小門小戶,沒有根基。

可蘇培盛的身世不比她更悲慘,為了生活挨了一刀,在外人眼中他們再也不是男人,他這樣的身世更應該養成乖張扭曲的人格。

可蘇培盛沒有。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對待害過自己徒弟的余答應,關鍵時刻毫不留情;害過自己愛人的祺貴人,悄無聲息地了結了她。

對自己有恩的甄嬛、華妃,甚至是言語衝撞過他的甯貴人,他都不在意,身在皇宮哪裡能不受些氣。華妃脫簪待罪時,蘇培盛還能勸解華妃幾句。甄嬛出宮修行,也是蘇培盛主動牽線,為保甄嬛當年的恩情。

他是最有理由心理殘缺的人,卻是心理人格最健全的一個。

03

目中無人的反面--以禮相待

年羹堯自詡軍功甚偉,于是讓蘇培盛給他布菜,坐在門口坐等皇上,多行賣官鬻爵之事。

蘇培盛卻一直以禮相待眾人。遇到不會的文化課題目「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蘇培盛虛心請教果郡王;

對徒弟小廈子關鍵時刻用一兩句話解圍;

眉姐姐要去為安比槐求情,蘇培盛還能主動為眉姐姐分析形式;

安陵容最後罵了他「閹人」,他也並未打擊報復。

蘇培盛一直以禮相待眾人,不卑不亢,他實在是這後宮中最有男子氣概的男人了。

現代的人批評別人娘炮,太監當時也常常被人侮辱是女人,難道你能說蘇培盛沒有男子氣概嗎?

男子氣概不是魯莽,不是靠折磨、家暴女人來印證自己的陽剛,不是玩弄女人花天酒地。

男子氣概最核心的就是頂天立地、不惹事不怕事能扛事。

慎刑司的刑罰那麼殘忍,蘇培盛能忍過來,寧死也不說出槿汐的名字;

關鍵時刻即使舍出自己也要護自己心愛之人周全。

他是我心中最有男子氣概的男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