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裡容易被忽視的小細節:剪秋的乾瞪眼和寶鵑的撕手絹​

易理人生 2021/08/09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甄嬛傳是一部經典的作品,每一次看完之後都會有一些新的發現,而在這個作品中也會隱藏著很多細枝末節的線索,所以才會讓人百看不厭。不過這個作品中也有很多的細節會被大家忽略,殊不知當大家仔細在看完之後,人們才會發現甄嬛傳中被所有人忽略的細節,揭露人性最陰暗的一面。

剪秋

第一處是剪秋剛辦事回來給領導彙報,繪春正在給皇后卸妝,皇后突然感歎了一句:又有一根白頭發了。

這個時候剪秋沒有說話,而是瞪了一眼旁邊伺候的繪春。

光頭真的特別佩服導演,這樣小的細節處理實在是驚為天人。這兩眼一瞪,相顧無言,卻講了一個特別好的故事:皇后確實上了年紀,經常為「色衰而愛弛」焦慮煩惱,作為身邊的大丫鬟,要做的就是為領導排遣煩惱憂愁,以及讓她保持昂揚的鬥志和心態。

可以想見,以往剪秋給皇后梳頭發時,她會細心地發現那些白頭發,並偷偷地把它隱藏好或拔掉,總之不能讓領導看見,不能讓領導煩心;而今天是繪春伺候梳頭,可以想見繪春沒有這樣的細緻和用心,讓皇后發現自己又多了白髮。從這個對比中也可以看出,這就是為什麼剪秋能成為貼身婢女的原因。

康祿海

第二處是華妃派周寧海來給剛進宮的甄嬛送禮物。先是有一個碎玉軒首領太監康祿海和周寧海閒聊的鏡頭,表現出即使同是奴才,卻仍然因為等級差異而有的那種客套虛偽的奉承和得寵得勢的優越感。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康祿海把周寧海請進屋後,他雖然只是畫面的背景,但他馬上變成了一張冷漠臉,而當甄嬛給周寧海打賞時,背景裡的康祿海又露出了一副鄙夷和眼紅的臉色。

其實從這個細節就可以看到,康祿海是那種陽奉陰違、表裡不一的兩面派。

而這樣一個小角色,即使在畫面的背景裡,都能通過眼神表情把人物刻畫的這麼到位,可以感受到,即使作為一個跑龍套的演員,作為一部戲裡最不起眼的小角色,他們都曾在這樣一部作品裡認真地活過。

寶鵑

第三處是名場面滴血驗親。在這種嬪妃都分不到幾句臺詞的大場面,後面的丫鬟其實只要站著看她們演就好了。就在進行了第二次滴血驗親發現水有問題後,甄嬛說:此人居心之毒可以想見。

大家仔細看,在虛化的背景裡都沒有露頭的一個人,正在緊張地撕扯著手絹。這個人就是陵容的貼身丫鬟寶娟。按照劇情,此事一敗露,皇后垮臺可能會牽扯到安陵容,而且寶娟和皇后之間也有不為人知的關聯,所有這個時候,她內心其實也很緊張,通過撕扯手絹來表現內心的不安和恐慌。

在一部作品裡,當小角色即使在虛化的背景牆裡都能有表現力、渾身都是戲,那這部作品才配得上「經典」二字。

我一直覺得,紅樓夢的偉大不在於它講了多麼一個震天撼地的故事,而是曹雪芹講故事沒有分別心,即使是一個很小的人物,一個小小的丫鬟,一個無足輕重的公子哥,他都賦予了足夠的心血和豐滿的活力。

其實如果在這樣一個後宮,別說成為寵妃,我們大多數人的能力可能都夠不上妃嬪的貼身侍婢,可能只是一個最末等的奴才,但大家都不是機器,而是活生生的、爹生娘養的、有著七情六欲的人。

我特別喜歡一句話:當你是人上人時,要把別人當人;當你是人下人時,要把自己當人。

要知道,只有主角是唱不了大戲的,我很欣喜地看到,甄嬛傳裡的每個從世俗角度講都卑微的小人物,都是自己世界裡的那個主角,他們都在用心地演出,努力地生活。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