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看明白青櫻父親那爾布是怎麼去世的,也就理解宜修為什麼要讓青櫻「延續烏拉那拉榮耀」了,不是為面子

易理人生 2021/03/1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到了成親之日,青櫻作為側福晉與身為格格的高晞月一同入宮,在夜裡弘曆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高晞月,一個就是青櫻。很明顯,弘曆會選擇用盡全身解數才得到的,晚上他早早地就去了青櫻格格的房間睡下。同是一天來到四阿哥的身邊,四阿哥卻進了別人的房間,高晞月感覺心中不平,但是當身邊人告訴她福晉入府當晚四阿哥並未行周公之禮,她的心裡也算是得了點安慰,但是心裡也沒有放過青櫻的意思。在富察氏那邊,身為福晉,新婚當晚卻沒有行周公之禮,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以一種侮辱,富察氏也將青櫻同樣視為眼中釘,但是福晉就應該有福晉該有的氣度,當著眾人的面,富察氏做出姐妹和睦的樣子將見面禮分發到各位姐妹的手裡。

這個「見面禮」也是大有深意在裡面,我們後期同樣會給大家揭曉。就當大家還沉浸在一種新婚快樂的氣氛中的時候,雍正駕崩了。舊人下位,肯定就得有新人上任,四阿哥在甄嬛的扶持下成了下一任的皇帝。宜修想到這是她的機會,先帝廢除,這正是她從景仁宮出來的唯一機會了。於是,她聯絡朝中人員為她求情,也是這一舉動牽扯到了青櫻。

雖然現在弘曆登基,但是甄嬛畢竟還是太后,甄嬛與宜修不和,如果擅自恢復了宜修的身份,那甄嬛的臉面往哪裡放呢?所以,當甄嬛知道了有大臣上書釋放宜修的時候,遭殃的不是宜修,而是她的侄女青櫻。

這不,眾嬪妃伺候太后的飲食,青櫻還專門拿上了火腿雞湯,本是好意侍奉,但是在太后那裡卻是說加上了火腿是喧賓奪主,也不過是變著法來刁難青櫻罷了。只見青櫻的手都燙紅了,太后還是不肯放過的樣子。

《如懿傳》開篇,宜修去世前,死死抓住青櫻的手,含著眼淚,無可奈何卻又語重心長地對她說:「姑母必須得死,她才會讓你活下去,你才能夠延續烏拉那拉氏的榮耀。」

第一次看這部劇的時候,我不太能理解宜修,覺得她不過就是一個活在虛名之中的女人,為了她所謂的「榮耀」,做下了太多的孽。

臨走之前,卻還要把這種為了宗族榮耀而活的思想,灌輸到青櫻身上,實在是有些令人討厭。

可直到讀了《如懿傳》原著「那爾布之死」的章節後,我才明白, 「烏拉那拉氏的榮耀」是否能夠得到延續,不僅關乎著一個大族的名利富貴,更關乎著族人的生死和沉浮。

如懿被打入冷宮之後,原本已經心如死灰,可在聽聞父親那爾布的死訊之後,才知道如今家中已經敗落得不成樣子了。 父親去世前,家僕散盡,只剩下母子三人守在病床前,連一般的大夫都嫌他們家晦氣,不肯上門看診,田莊上的收成更是一天不如一天......

「小主難道不知道麼?所謂親眷,都是烈火烹油錦上添花時的熱鬧。真正到了有難的時候,一個一個逃得比八竿子還遠。如今府裡只剩下個虛名,老爺死了宮裡只賞了二百兩銀子,裡裡外外連個喪事都弄不周全,還是海蘭小主想盡了辦法,送了五百兩銀子出去,這才勉強像個樣子辦起來了。」

烏拉那拉氏原本是大族,只因朝中無人,後宮女子成為棄妃,就淪落到連喪事都操辦不起的地步了。

除此之外,父親臨終前還留了一句話給她——「青櫻,你沒用!」

這句話像一盆冷水一樣,陡然澆醒了在冷宮渾渾噩噩的如懿,讓她開始真正理解姑母那句話的含義, 延續烏拉那拉氏的榮耀,看起來是為了光大門楣,實際上,卻是為了保障自己的親人族人,不至於因為家道中落而跌入社會的底層。

相比之下,我們也就不難理解,身為中宮又有嫡子的富察皇后,為何還那般戰戰兢兢,擔心皇帝寵妾滅妻,奪了自己的中宮之位。

因為她的中宮之位不僅干係著自己的身家和榮辱,更干係著「富察氏滿門的榮耀」。

這種榮耀,在家族鼎盛的時候,是錦上添花之物,可以讓皇帝多提攜自己的族人,振興門楣,而在家族沒落的時候,則是救命的稻草,可以避免自己的家族一落千丈,避免自己的父母親人遭人踐踏,淪為笑柄。

這在古代階層分明的社會裡,就是最為深刻的現實。

後宮女人對於烏拉那拉氏的重要性,從《如懿傳》的另一個細節當中也可以體現出來。

青櫻在三阿哥那落選以後,因為有著姑母皇后宜修的照拂,還能去參加弘曆的選秀。

可是在宜修被幽禁景仁宮之後,那爾布卻在家裡急得團團轉,因為失了皇后這個倚仗,青櫻又連著兩次落選,她的婚嫁都成了一個大問題。

「那往後你還能嫁一個什麼樣的人家啊?」

第一次聽這句話的時候,我以為是因為青櫻兩次落選,失了面子,所以才沒人肯娶她的,可是現在想來,才發現是因為皇后倒臺了,烏拉那拉家失去了唯一的指望,再也掩蓋不住家族的敗落之氣,所以才沒人看得上他們家的女兒。

否則的話,烏拉那拉氏好歹也是個大族,宮裡又有皇后撐腰,他們家的女兒,就算落選了,又怎麼會不金貴、不吃香呢?

況且歷來王公貴族所娶的女子,也都是先經過皇帝和皇子們的挑選後剩下來的啊!

後來,在太監來宣旨,說青櫻被弘曆選為側福晉時,那爾布一家更是高興得跟什麼似的,像是終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從前只覺得,他是為女兒高興,如今看來, 那份高興,更是因為自己的家族又有了一份新的指望。

所以後來如懿到了宮裡,封了嫻妃,才會一直省吃儉用,貼補家裡。由此可見,那時烏拉那拉家就已經入不敷出了,只有靠著宮裡的嫻妃,才能維持著家族的最後一絲尊嚴,然而這一切,也都隨著如懿被廢入冷宮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沒有了嫻妃這個「面子」做支撐,烏拉那拉家的敗落之勢就再也掩蓋不住了,就這樣一夜之間墜落下去,以至於那爾布受不了這樣的處境,只能含恨而終。

因此家族的重擔,又落到了如懿的身上。她從冷宮出來的那一刻,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青櫻了,而是真正的烏拉那拉·如懿。

宜修之所以要「延續烏拉那拉氏的榮耀」,並不是為了面子,而是為了家族的生存。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