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拼命維護女兒,王老太太最終為何答應送康姨母入慎戒司

慎戒司是什麼地方?其實,就是一座監獄,一旦被送進了那里,女人就等于被判了無期徒刑,還是強制性的,除非皇帝開口赦免,否則再也出不來了。

在那里,需要服一輩子的苦役,一年只能見親屬兩次,死了之后,尸首才會被抬出來,交給家人安葬。

服一輩子的苦役,舂米,浣衣,劈柴,吃的都是粗茶餿飯,還要被女官打罵,再也見不到天日,聽起來就讓人覺得生不如死,然而,這樣的結局不比劇版里顧廷燁一刀刺死康姨母要更為痛快一些?

在原著里,康姨母根本沒有繼續作妖的可能,由于毒害盛老太太一事,盛長柏堅持要把康姨母關入慎戒司,徹底斷了康姨母出來為非作歹的可能性。

以盛家王家康家的力量,還沒資格把康姨母送入慎戒司,需要寧遠侯府出面,而把人關入慎戒司,有個要求,那就是等婆家娘家全部同意。

康姨母,可是王老太太的心頭肉,王老太太一直護著康姨母,包庇著她,舍不得讓女兒受半分罪,她作為王家的一把手,她若是不同意,盛長柏就不可能把康姨母關入慎戒司。

那麼,拼命維護女兒,王老太太最終為何答應送康姨母入慎戒司?只因王老太太不得不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康姨母這次捅的簍子太大了,已經到了王老太太再也庇護不了的地步,若是王老太太一意孤行,強行庇護康姨母,只會害了更多的人,造成更加惡劣的后果。

犧牲康姨母一個,保全王家、盛家和康家所有人,已經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01.康姨母毒害盛老太太,已經得罪死了盛明蘭這個寧遠侯夫人;

在盛家、康家和王家這些女眷里,論地位和權勢,的確是盛明蘭最高。

顧廷燁成為寧遠侯后,盛明蘭已經是正一品誥命夫人了,加上顧廷燁是皇帝面前炙手可熱的重臣,而王家的王舅父只是個普通官員,還不是京官,連皇帝都見不到,跟顧廷燁和盛明蘭根本無法比。

更何況,這件事情本來就是盛家占理,是王家犯的錯更大一些。

康姨母作為王家的嫡長女,是毒害盛老太太的主謀,而王家的另一個女兒王氏聽信姐姐的教唆,對婆母起了不孝之心,在婆母的點心里動手腳,也犯了大錯,兩個女兒攪和了進去,事情一旦鬧大了,王家的名聲也就完了,王家的子孫必然受到牽連。

王老太太自然知道其中利害,為了保住康姨母,逼盛明蘭退讓,拿王氏的子女說事情。王氏的兒子盛長柏和盛華蘭對盛明蘭都挺好的,很疼愛這個妹妹,一旦王氏要是被定了罪,盛長柏的前途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盛華蘭在婆家的日子將更不好過。

王老太太試圖拿王氏的子女要挾盛明蘭,讓她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放過康姨母一馬,盛明蘭怎麼可能答應?

不過,還沒等到盛明蘭跟他們撕破臉皮的時候,盛長柏回來了,外孫回來了,王老太太反而更處于下風,只因盛長柏是一個大義凜然、公正嚴明的人。

02.盛長柏要是出了事情,盛家絕不罷休,只會魚死網破。

盛長柏來了之后,先說了親娘王氏的罪行,擺明了是一個不會盲目護短的人。

當王老太太質問盛長柏就不擔心自己親媽犯了罪影響自己的前程的時候,他一句「自然不能。在路上我已草擬了一份辭呈,預備述職之日便遞上去」,不僅驚呆了王家,更是讓盛紘再也坐不住了。

盛長柏,是盛家的嫡長子,是盛家的希望,而且,他也的確不辜負父母的期望,第一次參加科考就中了榜,之后仕途順風順水,政績斐然,前途無量,眼看著盛家就要在他的手里徹底振興了,康姨母干了壞事,卻要毀了他的未來,毀了盛家的希望,盛紘焉能坐得住?

盛紘此人,是一個精致利己主義者,在他的眼里,感情也好,親情也罷,王氏這個妻子、盛老太太這個嫡母,都比不上盛家的前途重要,因此,盛長柏這句話實際上掐準了盛紘的軟肋。

盛紘出面了,拿康王氏干的其他壞事和王舅父的前途說事,明確告訴王老太太,要是康姨媽不為此付出代價,大不了魚死網破,盛家王家一起玩完。

盛長柏要求把康姨母送入慎戒司的時候,也告訴了王老太太一個道理,那就是倘不將爛果子丟棄,那些剩余完好的,也保不住。

王舅父為了給康姨媽收拾爛攤子,嚴重影響到了仕途,作為王老太師的兒子,官職還沒有盛紘高。

康姨母的女兒給王老太太的孫子做妻子,不僅飛揚跋扈,不尊重婆母,而且一直沒有生兒育女,影響到了王家的香火。

「不單舅父,還有佑表弟。元兒表妹之事,我也聽說了。」長柏更進一步,「雖說我大堂嫂文氏也是數年才得娠,可也因有旁的子息。而外祖父一脈單傳,拖耗至今,外祖母已十分對得住姨母了。」

最終,王老太太不得不妥協了,不得不放棄已經無藥可救的康姨母,以求保全更多的人。

美國人泰曼·約翰遜認為:「成功的家教造就成功的孩子,失敗的家教造就失敗的孩子。」

養不教父之過,作為父母,不舍得嚴格管教兒女,等到兒女大了,闖了滔天大禍,社會替你教育的時候,就不會你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了,那個時候,哪怕你犧牲自己的生命,也救不了犯了大錯需要為此付出代價的兒女。

與其溺愛兒女導致兒女不辨是非,走上絕路,還不如從一開始就好好管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