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一個皇帝倆媽,煩惱!架空聖德太后,從此聖安獨尊

局接連動盪,鬼使神差,遠在蜀邊的八皇子奉詔入京,這是有皇位要繼承了。

為了確保名正言順,仁宗老皇帝先冊封了八皇子那個浣衣局出身的親媽李淑儀為皇后,如此素來不起眼的八皇子就成了嫡子,理所當然冊為儲君。

儲君懂得以孝治天下,他極其孝順地在老父親病榻前打地鋪,衣不解帶日夜侍奉,終于孝順地熬死了老父親,于是儲君繼位成了新君,親媽皇后還沒幹過癮,就升級幹上了太后。

按顧廷燁的說法,這位新帝禮賢下士,頗有孟嘗之風,不計潛邸時如何落寞,財帛也不甚寬裕,卻總願傾心結交山野高士。

按明蘭的理解,潛邸裡養的那幫幕僚還是很管用的,八王爺剛進京冊封儲君前後的那幾招玩得極妙。

但這世上,雖有本事一說,也有走運和湊巧之說。新帝能坐上江山,並非運籌帷幄的成果,倒有八成是老天爺幫的忙。上頭幾位兄長,要麼在謀反中被除掉,要麼因謀反被除掉,而排行老五的荊王又向來奢靡高調,為先帝不喜,所以才被第八子截了胡。

仁宗老皇帝在臨終前,殷殷囑咐儲君厚待自己鍾愛的德妃。

說來這位德妃娘娘也是委屈到家了——本來老皇帝已擬旨立她的三皇子為儲君,她這位德妃娘娘為皇后,豈料第二日除掉千刀的四皇子謀反,一杯鴆酒毒死了她的三皇子,後雖事敗,四皇子償了命,但她的三皇子再也活不過來了!

可憐她沒了兒子,還沒個孫子可以指望,除了那個過繼來的嗣孫!

提到嗣孫的親爹六皇子,德妃就憤懣不已——那跋扈的一家子,做人不曉得低調嗎?老皇帝遲遲不在三、四皇子之間作出抉擇,不是因為四皇子有才,而是因為三皇子無子!特意過繼了六皇子之子給三皇子,聖意已明,這當口,你老六一家是腦抽啊?搞出個榮飛燕事件,逼得榮家和早就心懷不滿的四皇子裡應外合,發動了這一場申辰之亂!

德妃出身西北富甯侯府,又有老皇帝臨終託付,因此在新帝親媽李皇后被冊封為聖安太后之際,應朝臣奏請,新帝又冊德妃為聖德太后。

以聖德太后當時無親子親孫的狀況,安心養老本是上策,畢竟當時提倡以孝治天下,對于這個名義上的媽,哪怕為了博個孝名,新帝也是願意尊榮奉養的。

可是聖德太后出身富甯侯府,得了先帝半輩子的寵愛,親生兒子差一丟丟就是現任皇帝,心氣高得不要不要的,偏偏母憑別人的兒子才貴,想起親生兒子慘死,胸口又疼得不要不要的,于是她就喜歡搞搞事情刷刷存在感,顯示自己比畏畏縮縮的李氏太后高貴高明多了。

兩宮太后均出席的場合,聖安太后不過聊一聊宮人宮事,聖德太后卻愛長篇大論地教訓‘「齊家治國,忠君愛國」,又提及她父兄富甯侯家在邊關的守備職務,以及邊貿恢復問題。種種自以為是的見識、教訓,不過是給自己挖坑,外加討人嫌。

還挖空心思,要把自己身邊的宮女塞給皇帝做小老婆,搞得沈皇后很鬱悶。又琢磨著把這些女子塞去沈、鄭、顧府,惹得一眾權貴夫人均不高興。聖安太后和慶甯大長公主掐著時機趕到,幾方聯手,乾坤大挪移,將這些嬌滴滴的宮女姐姐配給了佇守北疆的軍士們。

聖德太后敗北,愈發不滿。

無子無親孫的聖德太后,本身不具備對新帝的威脅性,只要她肯收勢,新帝很願意拿她樹個母慈子孝的典范,流芳百世。

偏偏出身高心氣更高的聖德太后選擇逼進一步,嗣孫固然非親孫,自己的兒子他的爹到底是先帝議過儲的,若能扶持嗣孫登基,他年幼無知才需仰仗自己這位太后祖母,更需仰仗祖母的娘家富甯侯府。

聖德太后居心叵測,皇帝也是蓄謀已久,「母子倆」不斷相互挑釁,求神拜佛希望對方趕緊開第一槍。

因著聖德太后遲遲不動手,皇帝佈局,令京中空虛,聖德太后中計發動叛亂,開了挑起戰爭的第一槍。

此次交手的結果:聖德太后直系人馬,包括她的娘家富甯侯府、心腹黨羽等等,嚴重的問斬抄家,次一等問斬流徙,家產罰沒。

但聖德太后不能死,否則就有違以孝治天下的聖人之訓,聖德太后後半生一直在偏宮靜養,靜是肯定靜的,養成怎樣就天曉得了。

對于皇帝而言,這一戰「靜養」了聖德太后尚在其次,重要的是將剛十歲出頭的嗣孫睿王貶為庶人,從此皇帝就沒有了「名正言順」的競爭者,這個龍榻,他才躺得安穩。

身為一個皇帝,煩惱的事會有很多,比如竟然有兩個媽,比如非親媽居然想爬到親媽頭上去,比如非親媽愛攬權,比如非親媽手裡還有個嗣孫,而這個嗣孫的名義爹當年是被先帝議過儲的。

清除掉愛掣肘的聖德太后系勢力,捋掉睿王的宗室身份,這兩樁事令皇帝感覺無比輕鬆愉快。何況從此可以只尊奉親媽聖安太后,不必事事去平衡聖德太后,想想就窩心。

雖然此次平叛事件炮灰了寵愛的容妃,可誰讓她犯蠢呢,重要的是嫡妻皇后又已有孕,妃子嘛,多納幾個就是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