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新員工入職大會上,夏冬春和沈眉莊的重大失誤

秀女們已經入宮安排妥當,就相當于職場新人都已到崗就位。

按照慣例,新員工入職后便要召開全體員工大會,名義上,領導們對新人表達一下慰問,新老員工見個面,走個過場。但實際上,是后宮老勢力在新人面前擺姿態的場合,是后宮兩大利益集團對新人的不同態度。

站在職場新人的角度,這也是一場考驗。初入新環境,對領導的掌權情況和人際關系等都不清楚的情況下,要周全應對好,是需要情商和智慧的。

而夏冬春、沈眉莊和甄嬛展現了三種不同層次職場新人的處事能力。

因此這場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后宮新員工入職暨全體員工會議,就非常有看頭。

對話內容詳析:

會議召開這天,華妃的太監周寧海都勸華妃:「娘娘,今兒晚不得呀。」

華妃一翻白眼,非常不屑,她仍舊遲遲才到。

皇后和新人們都嘮著嗑開始了會議議程,華妃才出現,還自詡:「本宮來得不算晚吧?」呵,您自己心里沒點AC數嗎?

齊妃趁機發難于她:「妹妹來這麼晚,是不是身體有什麼不適啊?」

華妃回:「皇上昨晚上就看奏折看晚了,本宮陪得就晚了點,今兒早上皇上偏不讓本宮起得早,所以就遲了,皇后娘娘不生氣吧?」

雖然我個人也喜歡蔣欣演繹的華妃這個角色,但是作為職場這塊,我是非常非常討厭華妃這類領導的。

華妃仗著自己得寵,娘家硬氣,就得意地耍自己的那點小聰明,使那點子小性子,要格局沒格局,要眼界沒眼界。這樣的人掌握實權做管理,是不考慮可持續性的。

華妃拿皇帝寵她作為遲到的理由,一方面是膈應皇后,一方面就是在向新人們炫耀自己的威勢。

皇后這麼會打嘴仗的人,怎麼會放過她,便說:「皇上連日忙于朝政,難免會疏忽妹妹,所以要格外疼妹妹一些,今日既與諸位新妹妹相見,往后咱們也多幾個做伴之人了。」

皇后說這話很有正宮風范,說皇帝寵你一些,是因為之前疏忽你給點補償,這麼疼你是應該的。這是皇后當著新人的面給自己立賢德人設呢。

這里多插播一點: 因為皇后在表面把這種賢德人設經營的好,讓甄嬛認為她的壯大和發展,皇后作為正宮是有扶持和包容的心胸的。

所以后來甄嬛才會站到皇后陣營那麼努力地去搞死華妃,以至于皇后背后暗害她,她全然不知情。直到誤穿純元舊衣事件之后,甄嬛才領悟到皇后對她的敵意。

因為皇后人設立的太好了,誤穿純元舊衣之前,甄嬛從未把皇后當作對手,當然這也暴露了甄嬛的不成熟,她對皇后作為上位者的得失之心是沒有深刻認識和了解的,所以才會慘遭滑鐵盧。

言歸正傳,皇后后面這句「今日既與諸位新妹妹相見,往后咱們也多幾個做伴之人了」,屬于不同的人聽,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對于新人來說,皇后這句就是歡迎,對于華妃來說,她聽到的就是敲打和膈應,你不是炫耀你得寵嗎?你看看你眼前這些貌美如花的新人吧,她們嗷嗷待哺地要分你一杯羹喔。

緊接著,在新人向華妃行禮之前,皇后還特意先提到了端妃,同樣地還是膈應華妃,同時也經營她的正宮賢德人設,說一句表面話而已,但是大家會覺得皇后會掛念久病的端妃,很有人情味。

不得不說,皇后對華妃的拿捏很精準。

華妃的確是把所有的新人都當做競爭對手來看待的,她對新人是充滿敵意的。

雖然她是后宮當下實際的掌權者管理者,但是她并沒有任何管理的實際能力和氣度,她做管理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打壓所有人,別人誰也別想過得好。

所以,這次開會,對皇后來說,是一次人才慰問見面會,對于華妃來說,則是樹敵惹眾怒的會議。

可惜,華妃不這麼覺得,她覺得自己很高明,就是要用狠手段嚇唬住這些新人。

所以新人給她行禮參拜時,她故意不理睬,搔首弄姿地自說自話:「今年內務府送來的翠有些浮了,一點都不通透,這好翠是越來越不多見了。」

華妃雖然動輒就喜歡罵別人「賤人就是矯情」,她自己何嘗不是呢,她就是很矯情啊。

皇后作為正宮自然不能讓局面冷場,便接她的話:「妹妹現在的年紀還用不到翡翠……」

皇后這話雖然有點暗戳戳說華妃奢侈的意思,但也中規中矩。

華妃卻抓住皇后那句「妹妹現在的年紀還用不到翡翠」,對皇后一頓譏諷:「也是,總覺得這翡翠老氣了一些,臣妾不配戴,若皇后娘娘不嫌棄,臣妾就把這副耳環送給皇后娘娘吧。」

說翡翠老氣,要送給皇后,就是諷刺皇后年紀大且窮。

皇后只好反擊說:「本宮新得了一對東珠才吩咐制了耳環……」

至于「東珠」是啥,我還專門去百度了一下,百度是這麼說的:「東珠朝珠是所有材質的朝珠中等級最高者,只有皇帝、皇太后和皇后才能佩戴,即使貴為皇子、親王,也不得使用,很珍貴。」

皇后這話的意思就很明顯了,你譏諷我老,但我是至高無上的正宮。你作為側室,你再富有,東珠這種至上皇權的東西你也得不到。

華妃還能說啥,只能收嘴:「皇后果然節儉。」

不得不說,華妃這類人做平級的同事也是很要命,別人如何她才不管,她就要進攻,她膈應起來別人完全只看自己的心情。估計華妃的字典里壓根就沒有「合作」一詞。

而這時的職場新人們都還給華妃跪著呢,相互膈應完,皇后才提醒她姐妹們還行著禮呢。

華妃這才故作矯情地想起來讓新人們起身。

從這個小細節就能看出華妃的短視,她只顧著打擊新人,彰顯自己那點得意,卻不知道給皇后送了一個立人設的好機會。

皇后故意搭華妃那搔首弄姿的話茬,不僅是為了控場,更是為了給華妃樹敵,新人就這樣給華妃拘著行禮,心里肯定對她有怨言和不滿,而皇后適機提醒她,更襯托了皇后的周全淑德。

你看,夏冬春這位「勇士」當場就表達對華妃的不滿了:「這華妃這樣聲勢浩大的是做給誰看啊?」哈哈哈,當然是做給你看的呀,夏冬春這情商,她活不過三集一點都不冤枉。

接下來,華妃陰陽怪氣地「稱贊」夏冬春會打扮,問她衣服的料子很貴吧。夏冬春不僅聽不出來端由,還趁機表態:「這個是皇后娘娘賞的料子,今日覲見,嬪妾特意穿上。」

作為職場新人,夏冬春在全體員工大會上的表現堪稱是一場災難。

皇后和華妃在前面打了那麼幾個來回的嘴仗,你認不清就算了,這當眾公開站隊,本來就是職場新人的大忌,更絕的是,夏冬春是在華妃的面前宣布她站隊皇后,這是嫌自己命太長了啊。

緊接著,眉莊又犯了另一類職場新人的大忌。

華妃點名要認識一下沈眉莊和甄嬛,然后點評到:「沈貴人好雅清,莞常在雖然穿得簡單了點,但是難掩姿色,皇上真的是慧眼識珠,個個都這麼出眾。」

你看華妃就是把新人都當競爭對手了,這深深的怨念喔。

按理說,華妃她這話比較側重自我感慨,不接話也沒啥,華妃感慨完讓她倆起身也就是罷了。

但是,就在起身時,眉莊伶俐聰慧地拍起了華妃的馬屁:「娘娘國色天香,才是真正令人矚目,嬪妾螢火之光,如何敢與娘娘明珠爭輝。」

眉莊聽出了華妃的醋意和危機感,她應該是臨時起意,想對華妃說幾句好話,畢竟華妃也當眾稱贊了她,來而不往非禮也。

但是,眉莊沒有意識到華妃是把她和甄嬛當作競爭者來看待的,所謂的稱贊更像是一種對敵情的判斷和了解。

作為職場新人,切忌在不明就里的情況下盲目拍上層領導的馬屁,第一,萬一拍馬屁的方向和內容有了偏差,就拍馬蹄子上了,第二,你不能保證被拍的領導是不是受用。

想必很多人都會有和眉莊這樣的思維,就是:我嘴甜一點,多說些好話恭維領導還有錯嗎,伸手不打笑臉人呀。

我當年初入職場的時候也這麼認為。但是吃了幾次虧之后,我才意識到,不明就里的馬屁還不如不拍,客套沒有內容的好話還不如不說,因為對方不是傻子,能聽出來你是用心還是客套。

所以, 我的職場原則就是:看得清楚的情況下,謹慎地說;不確定不清楚的情況下,就保持沉默。

你看,華妃就不買單,她毫不猶豫地趁機發難:「沈妹妹一張小嘴倒是挺甜的,不過說到國色天香,這不是形容皇后的詞嗎?」

眉莊慌了,這可是騎虎難下了,本來就想說句好話討華妃個喜,誰知道翻車翻溝里了,怎麼就把皇后給得罪了?

幸好甄嬛聰明,趕緊救場:「皇后娘娘母儀天下如明月光輝,華妃娘娘國色天香似明珠璀璨,臣妾等望塵莫及。」

你看,讀書和知識儲備才是核心競爭力哇。甄嬛這番華麗詞藻,既夸了皇后又夸了華妃,一碗水端平,這才化解了眉莊的窘境。

從甄嬛這句話能看出甄嬛對皇后和華妃關系的洞察,她意識到皇后和華妃的較勁,也清楚華妃當下盛寵得意,但是也要遵從后宮的的等級秩序,一把手再弱,也得給她一把手的面子。

所以,她按照等級秩序把皇后和華妃都推到一個非常高的位置上去稱贊,給皇后和華妃釋放的是小心翼翼且卑微的姿態:你倆都很強,我們誰也得罪不起,求放過。

態度如此誠摯,皇后和華妃自然無話可說了。

但華妃還是補上一句:「宮中口齒伶俐之人是越來越多了。」華妃開始嫉妒了。

但皇后卻因此發現了甄嬛這個可以利用的人才。

她趁機結束會議總結發言:「諸位妹妹自然都是聰明伶俐的,往后同在宮中,一則要盡心盡力侍奉皇上,為皇家綿延子孫,二來也要同心同德,和睦相處,不得生出爭風吃醋之事,惹皇帝煩心。」

這看來是給新人做職場總動員,但其實也順帶著膈應華妃,你的競爭對手都可棒啦。

皇后這種領導表面上看是春風習習,背地里則辣手摧花。

因此,結合皇后和華妃這倆人,就能理解后宮新人們面臨的將是多麼復雜的職場生存。

也就更能意識到甄嬛入宮后就裝病避寵的高級和聰慧之處(點這里復習甄嬛作為職場新人的避寵策略)。

水的深淺,往往是靠眼睛無法判斷的。無論什麼時候,眼前發生的都不是全部的真相,背后一定有它發生發展的邏輯和真相,必須要留心思考這些才行。

那麼如何讓自己去思考這些呢?

就我個人的經驗而言, 多聽、多看、少說。我每次給新員工做入職培訓的時候都會提醒他們:多用耳朵和眼睛,少用嘴巴。

當然,對于思考不明白的事情,要先觀察,然后再去問,爭取問到點子上。

很多職場新人都會容易走入一種誤區:入職就要抓住機會積極地表現自己。

其實,這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你得明確這個機會是你能抓住的表現自己的機會才會真的有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