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出身優渥的華妃和安陵容一樣「小家子氣」

曾經一度覺得華妃活得肆意任性,也是舒爽的人生,如今細看, 覺得華妃身上的那種局促的「小家子氣」非常嚴重,和安陵容不相上下。

這種小家子氣,在華妃身上的體現就是,不僅心眼小,還有處事認知能力的嚴重局限。

尤其是從華妃去找太后打甄嬛小報告這場戲里,就會發現, 物質的優渥也沒能拓寬華妃的心智。

皇帝賞賜給甄嬛一雙蜀錦做的鞋子,華妃氣不過,于是就自己想辦法搞了兩匹蜀錦來,用以證明「再名貴的東西,只要本宮想要即刻就有。」

如果留心就會發現,華妃在乎的都是這些物質層面相對表象的東西,當初皇帝賞賜綠色菊花給沈眉莊,就激怒了華妃,氣急敗壞之下把自己宮里的菊花全都扔了;如今皇帝賞賜給甄嬛蜀錦的鞋子,她就去搞兩匹蜀錦來做衣服。

可惜,她還沒開心多久,就發現蜀錦上繡的是寓意不好的夕顏,一聽到是「夕開朝落,只開一夜」,就在曹琴默的慫恿下做了兩件衣服送給了甄嬛。

送給甄嬛之后,華妃就跑去找太后告狀了。

她一坐下,太后問她的第一句話就是:「今兒怎麼有空來啊。」可見華妃并不經常來拜見太后,她一來,太后就知道她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所以才特意這麼問。

華妃完全聽不出太后這話里的意思,只顧著賣乖:「侍奉太后乃臣妾的本分,皇上忙于朝政,臣妾更該替皇上向太后盡孝。」

太后聽罷笑笑:「小嘴越發甜了。」哈哈,潛台詞就是暗諷她光說不做。

華妃繼續獻殷勤:「入秋后夜里格外冷了,太后還咳嗽嗎?」

太后回:「如今好些了。」

華妃便切入正題:「臣妾惦記著太后向來畏寒,特意差人做了件狐皮大氅來。」

并向太后解釋這狐皮的來歷,強調了她哥年羹堯在青海平亂,并特意拍了太后馬屁。為的就是刷自己的存在感, 我嚴重懷疑這話術都是曹琴默教華妃的,這與曹琴默之前用溫宜喜歡華妃的簪子博取皇帝對華妃關注的思路很像。

太后一聽,這是有事啊,便說:「難得你這份孝心……」,然后緊接著問華妃:「今兒怎麼穿得這麼素凈啊?」

華妃可是特意穿成這樣來的,就為了告狀呀:「臣妾雖則年輕不懂事,但在妃嬪一輩中也不算年輕了,自然要素凈些,不像莞貴人跟安常在,喜歡年輕嬌艷的。」

為了告別人的狀,不惜自己下場,臨時假裝素凈去凸顯別人愛嬌艷,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路數。都是千年的狐貍,還跟太后在這里玩聊齋。

太后不接她的話,說到:「常聽你們提起莞貴人,哀家只記得,模樣兒倒是還挺可人。」甄嬛剛得寵那會兒,麗嬪就跑太后這里告過甄嬛的狀,所以太后說「常聽你們提起莞貴人」。

華妃哪聽得出太后話里的幽怨呀,只顧著趕緊告狀:「太后著集體沒見到莞貴人才叫可惜呢,皇上賜了莞貴人一雙織金鏤花的蜀錦鞋子,連鞋底子都是翠玉做的,莞貴人又做了兩身蜀錦的旗裝,那一水兒穿在身上可標致呢!」

太后還是不接莞貴人這話茬,只是說:「可是哀家記得,如今不是蜀錦進宮的時候啊。」

華妃便說:「莞貴人年輕可人疼,想要怎麼回沒有呢?只是不知這一身蜀錦,價值幾何呢?」

華妃這是想狀告甄嬛恃寵而驕、奢華無度呢, 但是,華妃本身就是一個奢華無度的人,如今假裝自己素凈去狀告別人奢華無度,這沒有說服力呀。

太后根本不理華妃的話茬,只是糊弄華妃:「她剛進宮皇帝把她當小孩子看,自然會偏寵些,你得皇帝寵愛多年曉得分寸,該去提點。」

給華妃戴完高帽子,太后繼續安撫:「依哀家看,皇帝心里你是最重的,你用的歡宜香是皇帝親自選了香料,叫人配好送你的,你看看整個宮里,皇帝對誰用過這番心思。」

華妃聽太后這麼說,有些不好意思,她意識到太后識破了她的爭風吃醋。太后那是什麼段位的選手啊,華妃以為自己多聰明。

但是太后這話是真正的細思極恐,歡宜香之于華妃是一種怎樣毀滅般的存在啊,如今太后拿歡宜香作為證據勸說華妃相信皇帝是最在意她的。

而華妃對自己的這等兇險處境渾然不知,她沉溺在表象的物質世界,算計著那一丁點的寵愛得失。

最后,太后特意賞了一支步搖給華妃,就把華妃開心地忽悠走了。

明明就是無功而返,華妃卻摸摸太后賞她的這支步搖,得意地說:「(雖然沒出這口惡氣),不過太后這樣疼本宮也算是難得了。」

太后哪里疼你了?給個步搖,就是疼你了?

看到華妃這一幕我挺唏噓的,一個物質優渥的人,什麼好的東西沒見識過呢?但是她仍舊局促在物質上的那一點得失里,這是多麼悲哀的事情啊。

從本質上來說,這是一種可怕的沉溺。

她就像《知否》中的盛家大娘子。

明蘭覺得大娘子心直口快、縱情恣意,一輩子這樣過,倒也挺好。

老祖母反駁說:「那可不行,一個人要過得太順了,難免眼花耳聾。」

祖母最后還特意叮囑明蘭:「明兒, 你可要一直醒著呀!」

什麼是一直醒著呢?

是甄嬛這樣的。

舉個例子,皇帝賞賜給甄嬛蜀錦做的鞋子時,甄嬛除卻欣喜,第一反應是:「只是皇上對臣妾太好,反而臣妾會有些害怕。」

甄嬛害怕什麼?害怕盛極必衰、物極必反的規律呀。

所以,她會比華妃多一種「自省」的能力。

她說:「四郎寵嬛嬛,嬛嬛都知道,只是四郎從前也是這麼寵著華妃,寵著眉姐姐,嬛嬛怕四郎只是寵而已。」

因為有這種強大的自省能力,甄嬛才會保持清醒。

而華妃不僅是缺乏自省,她甚至是拒絕自省的。

曹琴默一句「您聞著這歡宜香就消消氣吧,皇上他再怎麼生氣,也是太過在乎您的緣故」,她就沉迷了。

從耳聾眼花,到后來的裝聾作啞,讓華妃走向毀滅的不是歡宜香,是她自己。

她有太多次機會看清皇帝,有太多次機會認清自己的處境,但她選擇了繼續沉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