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淩雲徹和弘曆對比:原來,真情和假意,如此好區分

易理人生 2020/12/14 檢舉 我要評論

文|公子逸

很多人問過我,兩個人到了怎樣的程度,就可以結婚了?

我的親身感受是:

當你覺得嫁給他,心裡就開出了花,蔓延了一路。你覺得嫁給他,他可以承載起你整個生命。

當然,這些話是我在結婚的最初,抱著對婚姻最美好的願望寫下的。

而今,我想告訴你另外幾個標準。這幾個標準,在我心裡醞釀了很長時間,一直到讀完《如懿傳》,一直到進行完淩雲徹和弘曆的對比,才恍然明白:

一個人待你是真心,還是假意,其實很好區分。不必僅僅追尋自己的感覺。因為,當你處在熱戀中,你的感覺很多時候是錯的。而你愛上的,也可能僅僅是你腦子裡幻想出的人物,而非那個真實的他。

淩雲徹和弘曆的對比一:如懿好的時候,弘曆都在;如懿艱難的時候,淩雲徹都在。

如懿從未愛過淩雲徹,她只愛弘曆。

即使,等閒變卻故人心,即使她最大的艱難和痛苦都是弘曆給的。即使,那個男人冤枉她,傷害她,折磨她,可她依舊愛弘曆。

可是連她自己都知道,她艱難的時候,弘曆都不在。她在冷宮裡艱難求生,他依舊是花團錦簇。她的孩子死了,弘曆只覺得她不詳,不僅沒有安慰,反而只剩下了怨懟。等到她生死一線,護著她的也不是弘曆。更何況,他還為了寒香見掌錮了她。

正如她斷情前所說:

臣妾這一生,只一心一意對過一個男子,從來都是。只可惜,臣妾這一生,已經尋不回他了。臣妾最美好的年歲裡,都是和他一起度過。可惜每每臣妾危難之時,被質疑之時,孤弱之時,他從未在臣妾身邊。

而那些時刻,淩雲徹都在。

她的孩子死了,她傷心欲絕,而淩雲徹一步步沿著她的腳印走過。弘曆迷上了寒香見,追著寒香見而去,只有淩雲徹撐著傘,向她一步步走來。更何況在她的生死危難之時,是淩雲徹拼死相護。

她曾經哭著對淩雲徹說:

淩雲徹,我站在這個孤高峰巔之上,哪怕我笑著,也只有你看見我眼底忍淚的悲傷。這半生裡我的榮光華彩或許未曾與你共用,但每一次落魄,都是你默默扶持。

何為真情,何為假意?

患難之處才見真情,而花團錦繡之處的噓寒問暖,何其單薄。

對你真心之人,大多能看到你的落魄,懂得你的悲傷,並願意在你需要的時候,始終都在。

而虛情假意之人,眼底有焦灼,內心有猶疑,卻毫無行動。他甚至還會反過來懷疑你,傷害你,踏著你的痛處,滿足他的需求。

真情和假意,從不難區分,看你落魄之時,需要之時,他在不在即可。

淩雲徹和弘曆的對比二:弘曆想的都是自己,淩雲徹想的都是如懿。

弘曆這一生,少年喪母,中年喪妻喪子,內有太后,外有朝政。他在這孤高之地,權謀之間,註定無法做到專情,他若真的專情,便如順治帝,只愛董鄂妃,不愛萬里江山。

那他註定不會是一個好皇帝,也註定了不會十全長壽。乾隆帝弘曆,從來都是多情天子。可是,多情,便是無情。情就那麼多,分的人太多,自然就只剩下涼薄了。

正如如懿所說:

臣妾一直在想,被皇帝所追念的女子,難道一定是皇上所愛嗎?孝賢皇后也好,慧賢皇貴妃、哲憫皇貴妃也好,還有容嬪,皇上真的愛惜她們嗎?不過是以此彰顯自己情深而已,從頭到尾,您就如您最愛的水仙花,臨水自照,只愛惜您自己罷了。

弘曆從頭到尾,想的都是他自己。他不信任任何人,不信任如懿,不信任自己的兒子們,甚至是不相信自己。他處處懷疑,時時警醒,只需要別人的真心和臣服,至於對方的感覺,他完全不會顧及。

當如懿說起自己最艱難之時他都不在。他則表示,那時候的他何嘗不傷心。

他只顧及了自己,而淩雲徹只顧了如懿。

當那把刀砍向十二阿哥,當如懿奮不顧身為了兒子,唯有淩雲徹忘記了自己,只顧了如懿。

什麼規矩,什麼身份,什麼生死,都不顧了,唯有那一個念想,如懿和十二阿哥,平安就好。

到底什麼是真情,什麼是假意?

真心愛你的人,,進退之間,憂慮之處,想的都是你。而虛情假意的人,想的都是他自己,至於你,你的感受,從來都是不重要的。

淩雲徹和弘曆的對比三:弘曆能做到一邊悼亡孝賢皇后,一邊縱情歌舞;而淩雲徹對如懿始終如一。

第三遍讀《如懿傳》,我只覺得寒香見何其可愛。因為她從不說假話。

寒香見這樣評價弘曆:

我算是看得通透。皇上的喜歡便宜的很,今日來了明日去,給了這個給那個。人人都喜歡,人人都不心疼,不過如此而已。說來,我更是好奇,既然皇上那麼喜歡孝賢皇后,怎麼做到一壁追思,一壁又喚了歌女舞姬作樂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