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盛墨蘭和小妾春舸宅斗大戰,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里盛墨蘭嫁給了永昌侯爵府的梁晗,過門之后就碰上了梁晗最喜歡的小妾春舸,據說這位春舸是個尤三姐式的人物,長得艷若桃李、性子潑辣,很得梁晗的寵愛。墨蘭結婚之后,第一個碰到的對手就是這個春姨娘。

盛墨蘭的母親林噙霜本身就是小妾,所以對于小妾的那些手段,墨蘭心知肚明非常懂得應對之道,所以第一個回合下來春姨娘就見識到了厲害。

這個春姨娘自恃得寵,又懷了身孕,所以墨蘭的新婚當夜就開始作,她嚷嚷肚子疼,讓丫鬟闖進新房去找梁晗,墨蘭忍者這口氣扮賢惠,勸住了想跑過去的梁晗,親自過去探望春舸,噓寒問暖,請了大夫、熬了湯藥,墨蘭堅持裝賢惠就要裝得徹底,親自守在房門口,一夜沒睡覺,讓府里和春舸是親戚關系的梁家庶長子的大奶奶都挑不出理來。

春舸自以為得了勢,第二天照舊又上演了相同的戲碼,墨蘭更是裝賢惠就演全套,第二晚上又是伺候春姨娘一宿沒合眼。反而在梁家人面前替春姨娘說了很好好話。都說「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連著兩天,對著風情萬種、如花似玉的墨蘭都沒能成事的梁晗對春舸也非常不滿。

第三天晚上春舸還不肯罷休,再次以肚子疼為由,讓丫鬟去叫梁晗,這次整個侯府都開始指責春姨娘沒有家教、不懂事,梁晗更是怒不可遏,直接對著那個過來傳話的丫鬟狠瑞了十幾腳,當場就打發了出去,還把照看春姨娘的丫鬢婆子狠一頓發落。墨蘭和春姨娘第一次宅斗大戲,春舸全面潰敗。

然而墨蘭在侯府的日子并不好過,梁晗的母親梁夫人,本身就不喜歡墨蘭,而且為了把墨蘭逼到山窮水盡,知道自己只有丈夫可以依靠,在侯府里對她也是淡淡的,整個侯府都知道墨蘭沒有婆婆可以依靠。

墨蘭為了高嫁得罪了整個娘家,即便不得罪,因為她的高嫁,父親盛纮也不好替女兒說話,又沒有婆婆的撐腰,再加上梁晗最受寵的小妾又懷了孕,占了先機,所以墨蘭為了分化春姨娘的寵愛,進門剛一個月,就把自己身邊的陪嫁丫鬟送給梁晗當通房了。

墨蘭不懂得如何調教夫婿,如何鼓勵丈夫上進,她只學會了母親如何討好夫婿,一味迎合丈夫。面對懷孕的春姨娘,墨蘭效仿母親故伎重施,用對付明蘭母親衛姨娘的手段,致使春舸胎大難產,但是春舸命大,生下了一個女兒之后,又頗有手段,梁晗對她也很是寵愛,幾個月之后春舸又有了身孕。

這次墨蘭故伎重施,并且加大了力度,各種滋補食材不要錢似的送給了春舸,這次春舸再也沒有了前面的運氣,胎兒過大,她受了大罪,不但孩子沒有保住,容貌也受損,更重要的是以后很難再孕了。然而春舸改變了以往的爭寵套路,改走柔弱路線,重新贏回了梁晗的寵愛。

墨蘭也因為春舸難產事件,備受梁府庶長子大奶奶的質疑,墨蘭抓住機會,哭到梁晗面前索要休書,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 梁晗雖然對春舸情深義重,但是對墨蘭也十分敬重愛護,尤其是墨蘭長得文雅秀美,又善解人意,況且進門以后,言行舉止從無過錯,所以自然舍不得休妻。最后這件事情鬧到老侯爺那里,因為墨蘭的手段,讓梁家一向不受寵的嫡出一脈大獲全勝。梁家的嫡長媳和婆婆都對墨蘭友善了起來。

然而隨著春舸重新加入爭寵大軍,墨蘭為了留住夫婿的心,重新分化春姨娘的寵愛,又接著給自己的丈夫張羅貌美的通房小妾。 梁晗本身意志也不堅定,雖然成功 分淡 了春舸的寵愛,但是墨蘭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梁晗面對一屋子的鶯鶯燕燕,便少有功夫到墨蘭屋里,所以墨蘭懷孕也很是艱難。

后來墨蘭終于哄著夫婿生下了孩子,但是生下來的都是女兒,流掉的都是兒子,殊不知流掉的兒子不是妻妾爭寵傷了身子造成的。墨蘭只顧爭寵,忽略了丈夫的前程。因為老侯爺猝死,梁家嫡出一脈差點沒落,幸虧保住了爵位,墨蘭一家依附侯府也算是保全了面子上的風光。

墨蘭的女兒們再也沒有了親媽當年的榮光,個個低嫁。梁晗這 一枝 ,也因為妻妾大戰終生沒有子嗣。在這場宅斗中,無論是墨蘭還是春舸,甚至是梁晗,沒有贏家,都是這場宅斗的犧牲品。

墨蘭的婚姻,充滿了勾心斗角,每天都上演著不同的宅斗戲碼,面上風光,內心里疲憊不堪,相對于她的姐妹們:明蘭、如蘭,她的婚姻最為不幸,可是又能怪誰呢?婚姻是她自己算計來的,婚后的路也是她一步一步鋪就的,要怪,只能怪她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