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恭妃有多慘:被傷害15年,和兒子分離10年,27年后才有正式名號

1958年,明定陵地宮的神秘大門被打開,出土了一頂三龍二鳳的鳳冠,也是這個鳳冠,揭開了一個悲慘女人的一生。

鳳冠的主人,是明萬歷皇帝朱翊鈞的皇貴妃「王恭妃」,她是明朝皇帝生母中,過得最慘的一個。

王氏生于嘉靖四十四年,出身于中下級軍官家庭,在她還沒入宮前,老爹就考中了武舉人。

萬歷初年時,明神宗朱翊鈞要準備成婚了,便開啟了一波民間選秀。

為了防止外戚專權,明朝早有規定,只要女孩兒品性端正就可以被選為宮妃,并不看中家世,反而那些出身卑微的女子,被選中的幾率更大。

就這樣,出身不高的王氏順利通過前幾輪的選秀,成了選美大賽的全國十強。但是她沒那麼厲害,并沒有進入前三強。選美冠軍是王喜姐,她被直接欽定為皇后。

剩下的女子,一部分按照規矩可以回鄉嫁人,還有一部分條件較為出色的,就留在宮內成了宮女。

王氏則成了第二種情況,她被留在宮中成了宮女,當值的地方是慈寧宮,侍奉的是皇帝的生母李太后,當時她只有13歲。

在宮中侍奉了三年的王氏,出落得亭亭玉立,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她遇到了18歲的明神宗,她被偷偷臨幸了。

可是朱翊鈞寵幸了小王,就不想認賬了,居然把這事偷偷給瞞了下來,也沒給她任何名分,更別提賞賜了,這皇帝妥妥的渣男一枚啊!

但是小王非常的幸運,皇帝想賴賬,但是她肚子里揣上了娃兒。

王氏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這事兒肯定是瞞不住后宮大佬太后的,她把小王喊到了密室問話,王氏哭訴了被皇帝臨幸的經過。

這段在歷史上的記錄是「一日,侍慈圣宴,語及之,帝不應」。

皇帝在后宮的行為是記錄在冊的,起居注上明明白白地寫著,他何時何地寵幸了王氏,太后拿出來一對照,朱翊鈞才承認了自己偷偷寵幸了王氏的事兒。

他承認得非常勉強,寵幸小王也是一時興起,對她并沒有什麼感情,甚至覺得她身份卑微不配為妃。

但是孩子懷上了,名分還是要有的,在李太后的勸說下,皇帝才不情不愿地給了個「恭妃」的位份,沒多久,小王生下了皇子朱常洛。

但是這個孩子,卻給王恭妃的一生畫上了濃墨重彩的悲慘!

明朝宮女變皇妃,混得卻比宮女還慘~

這不是余鶯兒上位的故事,也不是魏嬿婉的劇本,而是明朝王恭妃悲慘的一生。

別的宮女被皇帝寵幸,都會和皇帝有一段比較甜蜜的時光,但王氏不一樣,她被寵幸是一時興起,事后皇帝還不打算封她為妃。

好不容易懷上了娃兒,才被太后知道了。

其實這李太后也是個宮女,所以她特別同情王恭妃,再加上當時明神宗一直沒有子嗣,這個孩子來得實在是及時,直接就讓這個宮女有了晉級皇妃的資格證。

萬歷十年,王氏生下了明神宗的庶長子朱常洛。

一年多后,王氏又生下了皇四女朱軒嫄。

這麼一前一后地生下了兩個孩子,但其實她在后宮一點存在感都沒有,屬于非常不受寵的妃子。但是后宮就這麼一個皇子,他當太子是早晚的事兒。

并且明朝有規定,「有嫡立嫡,無嫡立長」,在皇后沒有皇子的情況下,王恭妃的皇子朱常洛就是太子的人選。

太后和群臣也支持立朱常洛,但明神宗一直裝聾作啞。

當時明神宗有個心頭愛「鄭貴妃」,鄭貴妃給明神宗生下了三皇子朱常洵。

由于是心愛女人生的,所以這個孩子也備受喜愛。生下長子的王恭妃,在后宮的日子并不好過,再加上皇上對她態度冷淡,她的生活過得一點也不滋潤。

還不如過去給太后當宮女來的自在。

為了不讓王恭妃的孩子當皇帝,明神宗想盡了辦法。

在朱常洛11歲那年,明神宗才讓他開始讀書,并且沒讀多久就不讓讀了,朱常洛險些成了文盲。

為了太子冊立的事情,明神宗一直和大臣們斗了15年。這15年王恭妃過得非常煎熬。

還好,王恭妃有一個向著自己,且明事理的婆婆「李太后」,她也再一次幫助了王恭妃。

被虐待15年,和兒子分離10年,27年后才有正式名號,這個皇后也太慘了!

誰能想到皇帝的生母,能活得這麼憋屈呢?

王恭妃是明神宗一直不想承認的女人,她好不容易被封為了恭妃。

可是卻一直被神宗的寵妃鄭貴妃打壓,不但沒有一個妃子該有的待遇,并且還居住在偏僻的宮殿,無人問津。

這個處境就類似于海蘭還是常在的時候,不受皇帝寵愛,甚至還被高晞月欺負。

鄭貴妃就是高晞月的那個角色。海蘭還有個幫她的好姐姐如懿,可王恭妃在后宮并沒有人幫,唯一能管她的太后也無法時時刻刻注意到她。

鄭貴妃在后宮一手遮天,使盡了手段排擠和虐待王氏母子。多年的苦熬之下,王恭妃的兒子朱常洛終于被立為了太子。

在生下皇長子的時候,王氏就該被晉封為貴妃,可明神宗就是不進封,并且還聽從鄭貴妃的無理要求, 讓王恭妃和朱常洛一同住在遠離皇帝的景陽宮,不讓他們和皇帝見面。

也幸虧有嫡母王皇后和李太后的幫助,朱常洛才平安長大成人。

雖然兒子當了太子,但王恭妃的日子依然難熬,到后來她被徹底幽禁在景陽宮中,整整10年都不能和兒子見面。

王恭妃的位份一直得不到晉封,大臣、民間議論紛紛。

一直到了1605年,朱常洛的妾室生下了皇長孫,朱常洛才接著給老母親加徽號的機會,順便把王恭妃升職為了皇貴妃,即便是皇貴妃,她的處境依然凄慘,是個有名無實的皇貴妃。

1611年,王恭妃病危。朱常洛得知消息請旨想要見母親一面,整整10年沒有見面的母子倆,終于相見。可是,這時的王恭妃早已雙目失明。

外面卻還有鄭貴妃派來監視的人,母子倆只能抱頭痛哭,卻不能說一些體己話。

在宮中苦熬了30年的王恭妃,到死都沒有過上一天好日子。生前受到百般摧殘,死后王氏依然得不到公正的對待。

明神宗并不把她的喪事放在心上,打算草草下葬。在大臣的多次勸諫下,才按著前朝沒有生育子女的皇貴妃的禮儀下葬的。

喪事一直拖著,王恭妃的尸首早就腐爛不堪,陪葬品中金制品極少,除了為數不多的絲織品外,只有幾枚銀錠和一些銀制品,金錠一個也沒有。堪稱最寒酸的皇貴妃葬禮。

一直到了朱常洛當了皇帝后,王恭妃才被追尊為皇后,但是皇后的儀禮還沒完成,朱常洛就死了,哎,真是苦命的母子啊。

王恭妃死后的27年,她才被孫子正式追尊為皇后,和神宗葬在了一起,并且追加了隨葬品!

回看王恭妃這一生,被宮墻誤、被薄情的男人誤。她最大的悲哀,就是遇上了萬歷皇帝,她絕對是明朝經歷最慘的皇后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