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誰看出來了?皇帝臨死之前,竟然試圖要保護宜修

導語:在《甄嬛傳》中,但凡得罪過甄嬛的女人,沒有一個是可以被「原諒」的。除非這個人依然對甄嬛有利用價值,否則,一定會死在甄嬛手里。甄嬛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痛打落水狗」,也就是俗稱的「落井下石。」即便對皇后宜修也不例外。

皇帝駕崩后,新帝登基的第二天,甄嬛就迫不及待地去景仁宮為宜修「送行了」。這幾乎是她慣用的技倆,先誅心,再誅命。

那麼,問題來了,此時的宜修已經淪為階下囚,又沒有皇子傍身,即便活著,也對甄嬛構不成威脅。甄嬛何苦非要趕盡殺絕呢?

1:皇帝臨死前,試圖保護宜修的心思被甄嬛看穿

在皇帝聽到元徹的乳母和玉嬈說元徹跟弘堰長得像親兄弟時,不由得心中一動,仔細一看,更加疑竇叢生。的確,弘堰的嘴巴和眼睛跟元徹長得太像了,就如「同一個父親的親兄弟」一般。

在原著中,果郡王的母親舒太妃是佰夷人。所以,果郡王有佰夷人的相貌特征,眼睛的瞳孔不是黑色,而是「琥珀色」的。 因此,弘堰的眼睛長得像誰,皇帝一眼便可以看出,隨著弘堰逐漸長大,其果郡王的相貌特征也會越發明顯。

尤其是眼睛呈現出明顯的「 琥珀色」,這是甄嬛無論如何狡辯都難以自圓其說的鐵證。甄嬛總不能說是因為弘堰「 吃了轉基因的食物」才引發變異的吧?皇帝也得信啊?

所以,當皇帝仔細打量了一下弘堰和元徹的眼睛和下巴以后,頓時恍然大悟,這個發現令皇帝當場暈厥,險些栽倒。也就是從此時起,皇帝轟然病倒了,可見這個打擊對皇帝有多大?

直到此時,皇帝才豁然省悟,原來甄嬛一直在欺騙他,而自己還一再相信她的鬼話,并自欺欺人地以為弘堰是自己的「親骨肉」。如今,自己竟然變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憤怒,恥辱,懊悔,憋屈, 讓皇帝五內俱焚,痛心疾首。

這種情況下,他不得不想起宜修當初的提醒, 以及為何宜修執意要「滴血驗親」,看來,宜修早就察覺到甄嬛的雙胞胎有詐了,而自己卻色迷心竅,忠言逆耳,居然還誤解宜修是因為爭風吃醋構陷甄嬛。

回想當初,不管宜修戕害了多少嬪妃,至少對自己是忠貞不二的。即便嫉妒也是出于對自己深切的愛戀。正所謂,愛之深恨之切!是自己忽略了她的感受,才讓她變得這般瘋狂。

相比之下,宜修從沒在感情上背叛過他,不像甄嬛,表面上與他虛與委蛇,百般逢迎,暗地里卻給他戴綠帽、捅刀子!事到如今,皇帝終于意識到自己錯了,并由衷地感到愧對宜修。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如今的甄嬛在后宮之中已經建立起了自己的勢力聯盟,又有兩位皇子在她的手上,在前朝后宮,可謂一手遮天。

所以,他已經沒有能力發號施令,赦免宜修了。不但救不了宜修,就連自己都失去了自由,在養病期間,甄嬛除了允許葉瀾依出入,誰也不讓進來, 皇帝根本沒有機會把自己的真實意愿傳遞出去。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自保,皇帝甚至都不敢表現出對甄嬛的「懷疑」,故意叫她「嬛嬛」,并試圖靠打感情牌來迷惑她。

然而,今日的甄嬛不同往昔,怎會吃他這一套?不但不配合,還故意激怒他,只有在激怒他之后,甄嬛才可以心安理得地「 弒君」

為了試探皇帝是否還掛念宜修,是否會為他當初的懲罰而感到后悔,甄嬛甚至別有用心地請示道:「 皇后聽說皇上龍體抱恙,想來探望,皇帝意下如何?」

如果皇帝順水推舟地答應了,便恰恰是把宜修逼上了死路。這就說明,他對宜修果然有了愧疚自責之心,那宜修必死無疑。不僅因為女人之間的嫉妒,更主要的是,甄嬛怕皇帝偷偷給宜修留下遺詔帶出去。所以,一定會殺人滅口的。

因此,皇帝回道:「朕說過,與她生死不復相見。」皇帝明白,只有自己堅持原來的想法 ,才是對宜修最大的保護。

然而,即便皇帝如此謹慎,那點小心思還是被甄嬛看透了。因為甄嬛是女人,女人的心思是最敏感細膩的: 皇帝居然還想用這種方式保護宜修?呸,門兒都沒有,你想讓她活著,我偏要讓她死!

2:甄嬛怕余孽不除,后患無窮

雖然最終弘歷成了新帝,甄嬛成了太后,但,這并不意味著宜修就完全失去了東山再起的機會與能力。畢竟,還有她的娘家侄女青櫻呢,那可是新帝的寵妃呀。甄嬛不得不防。

更關鍵的是,甄嬛發現那個曾經貌似粗魯無禮,沒有情商的青櫻,并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純粹。如果她真是個淺薄粗魯的女子,成為弘歷的側福晉后,夫妻之間也必然會風波不斷。 可是,事實恰恰相反,青櫻結婚后不但安分乖巧,而且從未越規失禮。

最可怕的是,皇帝還非常寵愛她,甚至封她為「 嫻妃」。妃子的封號一般都是根據她自身的美德而來的。

比如賢惠的眉莊被封為「惠嬪」,端莊的嬪妃被封為「端妃」,「恭敬謹慎」的嬪妃被封為「敬妃」等等。青櫻能被皇帝封為 「嫻妃」,就說明在弘歷看來青櫻是「 嫻靜溫柔」頗得圣心的。由此可見,青櫻絕不是個心思單純,毫無城府的女子,甄嬛不得不防。

萬一哪天她動用了烏拉那拉氏家族的人脈,并聯絡大臣游說新帝,讓弘歷把宜修放出來,尊為母后皇太后,那甄嬛的權利不是要被瓜分了嗎?一山豈容二虎?

更何況,恰如宜修自己說的,「 先帝未曾廢后」——一旦把她放出來尊為太后,也是無可厚非、名正言順的事。雖然弘歷目前會唯甄嬛之命是從,可待他日羽翼豐滿,地位穩固了,難保不會心生異念。

畢竟,弘歷不是親生的兒子,心思難以捉摸,總歸是夜長夢多。與其整日提心吊膽,還不如趁早給她來個了斷,永絕后患!于是,甄嬛在弘歷登基后的第二天, 便迫不及待地來到景仁宮讓宜修「暴斃」了。

大家千萬不要認為是宜修自己受不住打擊,突然發病而亡的。宜修身經百戰,心理素質極好,而且懂得臥薪嘗膽、韜光養晦,是絕對不會因為甄嬛的幾句刺激便承受不住,病發猝死。所以,不 出意外的話,應該是甄嬛「制造了一起意外。」

就如她去探望華妃,讓華妃「意外」撞墻,看望陵容,讓陵容「意外」服毒一樣,恰如前車之鑒,宜修同樣也是被她「探望后」才出了「意外」的。對于甄嬛而言,只有除掉宜修,才能徹底睡得安穩、吃得香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