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箬也能洗白!《如懿傳》反派「臨終賺眼淚」套路解析

易理人生 2020/12/24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探秘姐,《如懿傳》的「小琵琶精」玫嬪白蕊姬下線,再次引發了觀眾的不舍。小編明明討厭過她,臨終之際卻又很同情她——這種情緒曾經在貴妃高晞月下線時達到了頂點。為何《如懿傳》裡的反派總能帶著觀眾的不舍甚至是眼淚下線?其實都是源於同樣的套路。

白蕊姬大限將至

反派「臨終賺眼淚」套路的第一步,就是先把觀眾對角色的反感緩釋掉。緩釋的方法,就是停止作惡。

白蕊姬是《如懿傳》所有反派裡壞事做得最少的一個。她除了給自己毀容後試圖栽贓如懿,後來又因為不明真相而給了如懿一記耳光之外,幾乎就再沒做過什麼讓觀眾反感的事。雖然她跟金玉妍一起害富察皇后落水,但富察皇后也是反派,觀眾覺得是一報還一報。雖然她最後還害了慶嬪,但這是皇帝讓她幹的,不屬於犯壞的性質。

善良的人們總是善於遺忘,於是當反派們停止作惡的時候,她們的好感度就會慢慢回升。以此類推:下線前的高晞月,早已從暴脾氣變成了膽小鬼,從折磨海蘭的人變成了自己被禁足;下線前的富察皇后,也從害如懿無子的罪魁,變成了接連喪子、女兒遠嫁的苦命人。

白蕊姬臨終思念兒子

反派「臨終賺眼淚」套路的第二步,就是引爆每個人身上的動情點。白蕊姬身上的動情點是兒子,以及她身為宮鬥犧牲品的宿命悲哀。高晞月身上的動情點就是那巨大的風鈴,以及她手鐲裡的秘密。富察皇后的動情點最直接了,當她在擷芳殿外等來了第二個兒子夭折的消息時,觀眾早就把她送給如懿和高晞月的手鐲給忘了,只記住了她作為人母所遭遇的一連串打擊。包括曾經輕輕黑化了的大阿哥永璜,也是以「握著母親的手」作為最後動情點的。

其實就連目前最大的反派——嘉貴妃金玉妍的身上也有這樣的動情點。那就是她與玉氏世子的感情。金玉妍為見世子一面,不顧有孕在身跑出去吼的那一嗓子,我相信是有觀眾對她產生過同情的。金玉妍也是個悲劇人物,從被迫犧牲愛情成為貢品,到與世子二十年後重逢卻未見世子一笑,金玉妍也經歷了信仰崩塌。金玉妍目前還在讓觀眾感到憎恨,正是因為她的身上只有動情點卻未停止作惡,她只走了第二步卻沒走第一步。

高晞月彌留之際

通過對上述幾個反派下線套路的解析,我們看到了《如懿傳》為每個重要反派都賦予了人性的底色。從「人之初性本善」,到「經歷決定性格」,再到「立場決定選擇」,最後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富察皇后也好、高晞月也罷、包括白蕊姬和大阿哥,都是在人性的鏈條裡走向黑化,又在人性的力量下獲得救贖。

《延禧攻略》的反派們下線為何就那麼爽?恰恰是因為缺了這根「人性之繩」在下麵拽著。從魏瓔珞進宮開始,她遇見的那幾個宮女都是一上來就壞,然後在最壞的時候被幹掉,觀眾自然覺得爽。包括後來級別高一些的裕太妃、純貴妃和袁春望,都是在最壞的時候被幹掉的。

《延禧攻略》所有反派裡最能體現人性色彩的,就是佘詩曼飾演的繼後。她幾乎是《延禧攻略》唯一帶著觀眾的同情下線的反派。其實她也暗合了我們今天分析的《如懿傳》的套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