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看太后喝湯的矯情,天字第一號婆婆,整你沒商量

先帝駕崩,連日舉哀。

新任太后是先帝的熹貴妃,一向深得寵愛,養尊處優,保養亦十分盡心,望之如三十許人。如今為著先帝過身,傷心得數日水米未進,整個人枯槁了許多,那盛時紅顏,仿佛一朝夕就花葉凋零了。

其實這個「望之如三十許人」是有來由的,《如懿傳》原著續的是劇版《甄嬛傳》,按劇中所述,四大爺在「確定」嬛嬛和弘曆的母子關係時,因兩人只差七年,因此四大爺給嬛嬛添了十歲。

弘曆二十五歲登基,此時當年的熹貴妃、現在的新任太后實際年齡不過三十有二,自然是「望之如三十許人」了。

古人以孝治天下,哪怕並無孝心,也得裝個孝樣。

比如太后一挪動,兒媳婦們就得「盡孝心」,琅嬅是正經兒媳婦,自然立刻起身攙住太后,潛邸時青櫻一向與琅嬅入宮覲見最多,便也踏出一步想去扶太后,哪知今時不同往日,高晞月往她手肘一撞,一步上前扶住了太后另一隻手道:「太后連日來疲倦了,未免哀思傷身,也應當注意鳳體。」

太后呢,只當看不見晞月的小動作,只拍拍她手背,「你有心了。」

太后自然是不待見青櫻的,纏鬥了半世的烏拉那拉宜修如今身陷景仁宮,猶如她足下螻蟻。青櫻身為烏拉那拉家的女兒,太后自然是嫌棄的,高晞月踩低青櫻,正合太后心意。

這一日是為先帝舉哀的最後一日,太后不願車輦勞動,情願多些時候為先帝盡哀,便囑咐了禦膳房將午膳挪在偏殿。

太后用膳的規矩,一向是先飲一碗湯。青櫻見桌上有一道火腿鮮筍湯,雪白筍片配著鮮紅火腿,湯汁金燦,頗引人食欲,便盛了一碗,遞到太后面前。

太后喝了一口,先是贊湯鮮,筍片也嫩,話鋒一轉又說鮮味都在前頭了,後頭的菜再好,也覺食之無味。

伺候太后的福珈姑姑立刻接上,說太后一向是喜歡這個湯的,但連日來為先帝哀思傷神,本就茶飯無味,如今鮮味一過嘴,後面怕更吃不下了。

原想盡點兒孝心,討討太后的好,沒想到竟然害得太后沒胃口,青櫻嚇得趕忙跪下認錯。

晞月看著青櫻冷笑一聲,只作壁上觀;琅嬅亦道筍片雖鮮嫩,但多食傷胃,于太后是不相宜的。

原著看到這裡,真是覺得驚悚,喝了一口火腿鮮筍湯而已,後面的餐食就吃不進了?還能……傷胃,這是早就胃穿孔了嗎?

高晞月借機進攻:「妹妹好一份孝心,太后這些日子飲食清減,好容易用些午膳,才喝一口湯就被妹妹敗了胃口。今日下午還有好幾個時辰的哀儀,妹妹是打算讓太后餓著身子熬在那兒嗎?」

青櫻只得磕頭請罪。

兩個小老婆火花四濺,大老婆就出面扮賢良,琅嬅舀了一碗熬得極稠的粥,賣力推薦:「這種熬粥的米是禦田裡新進的,粒粒飽滿晶瑩剔透,吃上去口感微甜,柔軟卻有嚼勁,最適宜熬得稠稠的,卻入口即化。皇上這幾日傷心先帝駕崩,又忙著前朝的事情,也是沒有胃口,兒臣囑咐了禦膳房做這樣的粥,皇上倒能吃幾口。」

太后就坡下驢,「罷了,皇帝都在努力加餐飯,哀家再傷心,也得用一點了,就嘗嘗吧。」

于是琅嬅喜不自禁,高晞月殷勤布菜,盡揀些清淡小菜,看著太后將小半碗粥都喝了。

太后大約擺足了天字第一號婆婆的譜,這才吩咐青櫻起來。

青櫻剛剛謝恩起身,太后她老人家……又想喝湯了!

青櫻不敢再輕舉妄動,仔細斟酌了,才選了一碗「紫參雪雞湯」舀了給太后。

沒想到太后紅了眼圈,「怎麼選了這個湯?」

拈過絹子拭淚道:「先帝在時,是最喜歡這道湯的,總說能提神補氣,也常囑咐哀家喝。如今看著,只是觸景傷情罷了。何況先帝才走,這滿桌的膳食,多半是葷腥,哀家哪裡能入口?罷了吧。」

這幾句話比方才更嚴重,青櫻耳後根一陣陣發燙,捧著一碗滾燙的湯杵在那裡,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指尖又熱又痛,尷尬之極。

世間事,說你對,你就對,說你錯,雞蛋裡挑不出骨頭,難道還挑不出一片碎蛋殼?仇眥家的女兒,太后自然是要加以挫磨的,各種矯情無非是教訓青櫻要懂得審時度勢,別自作聰明,別總拿著對旁人那一套來對如今的人。

在後宮浸淫這許多年,從當年的莞常在、莞貴人、莞嬪、熹妃、熹貴妃,一步步走到這天下女子仰望的至尊之位。

寵妃會失寵,皇后會被取而代之,今日在太后座下或得意或顫慄的兒媳婦們,沒有一個活過她們尊貴的婆婆。

高晞月寵冠後宮,愣是沒混到個孩子;琅嬅如懿前赴後繼登上鳳位,幹上了皇后,卻沒幹成太后;金玉妍機關算盡,臨了讓一個官女子占了她的棺槨;即便是後加入的魏嬿婉,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終究是沒有親眼看到兒子榮繼大寶。

這位崇慶皇太后並不是大清朝最有權勢的太后,但她的確是位長壽而有福氣的太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