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知否》原著才發現,原來如蘭在嫁文炎敬之前,就開始后悔了

如蘭是盛家最天真活潑的女兒,也是唯一下嫁的女兒。

很多人說如蘭是唯一嫁給愛情的姑娘,但結合原著來看,其實她在下嫁之前,就開始后悔了。

那個「太太自會給我置上厚厚的嫁妝,我有娘家撐腰,看文家人哪個敢來和我啰嗦!」的小太陽,終于隕落了。

一、如蘭的擔心害怕

原著里有個關于如蘭的片段很有趣,是她在快出嫁之前,在盛家訓人的事。

那時候王氏回了娘家,盛家由海氏和如蘭看管。

但海氏畢竟不是王氏親生女,于是有幾個從王家陪嫁過來的奴仆便想趁著王氏不在時拿喬一二,擺譜為難海氏。

這些人是王氏帶來的陪嫁,海氏在明面上自然不能為難她們,于是她適時孕吐一番,然后請出常協理王氏管家的如蘭來幫忙。

如蘭來了也不跟那些婆子客氣,直接就是開口臭罵。

「你個不長眼的東西!我大嫂子的話你也敢駁?!當日我娘在上頭時你也是這般會話的?敢情好日子過膩了想著挪地方了吧?!」

「你是王家陪來的,我外祖家的銀錢賬目最是明白,你今日卻拿出這個數目來,你就是這般給王家長臉的?!」  

「什麼也別廢話了?!先卸了差事吧!你瞧著你是頭生癢了,狠狠敲打一頓便什麼事兒都沒了!」

明蘭看不下去了,眼看如蘭都要出嫁了,也沒必要和奴仆鬧得不愉快,好歹寬厚些,免得她們在外面嚼如蘭的舌根。

可如蘭卻有自己的打算。

她知道文家老太太不是個好相處的人,上次明蘭跟著如蘭去文家,文家老太太聒噪又潑辣,蠻橫又嗓門大的樣子讓明蘭一直對她沒有好感。

如蘭知道,那不是個省心的婆婆,她嫁過去文家之后,少不得要和那些粗人打交道過招。

于是她就想啊,從這時候就得開始練練嗓門,免得到時候敗下陣來。

文家老太太的偏心,還有文炎敬兄弟的不長進,包括文炎敬之前一再拖的婚事,如蘭知道,這些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文家的大媳婦,不好當。

單單是這些,就足夠讓如蘭心生害怕,更何況婚后還不知道要面臨什麼樣的挑戰。

如蘭是嬌養在盛家的大小姐,即使她不得父親重視,不像長姐那般得母親喜愛,但她好歹是錦衣玉食下養大的,怎會沒有一絲自己的傲氣?

越是鐘鳴鼎食的大家,自身的修養越高,自然希望自己日后所接觸的人也是如此。

所以如蘭開始后悔了。

因為她未來的婆母,不是個讓人省心的。

就像電視劇里說的,每天天不亮就要到文母門前站規矩,就連有了身孕,下雨天還要在屋檐下候著。

其實仔細想來,如蘭和淑蘭的狀況何其相像。

只是盛家二房比大房有底氣,背景大,王氏還經常跑到文家去敲打文母,如蘭的日子這才好過一點。

哪怕是墨蘭出嫁之前,都是和和氣氣對待盛家下人,就是為了給自己在娘家留下一個好名聲。

可反觀如蘭,為了以后面對文家婆母能不落下風,竟然在盛家就開始練習吵架了。

像文家這樣從底層上來的,有朝一日飛黃騰達,越是喜歡擺譜,如蘭嫁過去,只怕有的罪受。

二、如蘭的婚后生活

如蘭的婚后生活如何呢?原著里是這樣說的。

那老婆子一和我打麻煩,相公就躲去翰林院,若是說的厲害了,他就說‘你既看不上人家閨女,如何好意思住著人家宅子,趕緊搬出罷’,婆婆便不大說了。

關于如蘭和文炎敬的感情,原著是這樣寫的。

雨中哭泣,她只是個吃醋而茫然的小女子,深深愛戀丈夫不能自拔,因害怕丈夫變心,而不知如何是好,什麼規矩禮教,都忘諸腦后,只能像個孩子一樣,躲在雨中偷哭。

當時文母要給文炎敬納妾,對象還是有「青梅竹馬」之稱的人,如蘭知道,這種從小一起長大的,多多少少有點情分在,若是真納了妾,那恐怕會是如蘭的大麻煩,所以如蘭只能出此下策。

果然文炎敬看了之后大受感動,連忙把那女子打發出去了。

看到這里,我并不覺得是如蘭成長了,有了手段心思,反而覺得她可憐,她滿心歡喜的下嫁,終究是賭錯了。

試想一下,假如文炎敬沒有受到如蘭和文母矛盾的影響;假如文炎敬真的那麼護著如蘭;假如如蘭不曾察覺到點什麼,她又何必這樣「糟踐」自己,跑到大雨中「證明」她對文炎敬的愛。

事情發展成那個樣子,肯定是有不對勁的地方。

王氏和林氏在盛家斗了那麼多年,如蘭就算沒有親身參與但也觀摩了那麼久,關于爭寵的許多事情如蘭其實心里有數。

如果文炎敬真的能像顧廷燁那樣護著如蘭,那麼王氏也不用三天兩頭跑到文家去敲打文母,幫助如蘭。

下嫁到文家并沒有如蘭想象中的那般好,若是碰上感恩講道理的一家人,如蘭或許是被尊重的。

但若碰到的是像孫家文家這樣的人家,那女兒嫁過去,也是在受苦。

如蘭知道淑蘭的經歷,而文母和孫母又那麼像,所以在嫁到文家之前,如蘭就開始害怕了。

她是個心高氣傲的嫡女,心思單純,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但這樣的性格,還在盛家當姑娘時自然是好的,可當別人兒媳卻是不利。

幸好,在文家經歷了那麼多事之后,如蘭也成長起來了。

盛老太太曾說過:

「華蘭好歹是高嫁,可她在婆家受罪,我都心疼難忍。如兒這是低嫁,若還要受罪,我們盛家就是笑話。要說這嫁人啊,自然是門當戶對平交最好,又不是騙婚欺婚,沒得誰瞧不上誰。」

婚姻并不是一勞永逸,不管是高嫁還是低嫁,都有許多不可預測的事會出現。

如蘭雖然后悔,但勝在她是真心愛慕文炎敬的,不管遇到了什麼事,只此一點就能讓她撐住。

這條路是如蘭自己選的,所以不管是好是壞,她都得咬牙走下去,成年人的選擇就是這樣,有舍有得,有好有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