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盛家「降住婆婆」的三個兒媳:給人家當兒媳,要善變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盛家給三個兒子結的親,特別好。

盛長柏靠實力娶了滿門清貴的嫡女海氏,盛長楓靠運氣娶了盛紘好友的嫡女,盛長棟靠品性娶了沈國舅親戚的嫡女。

一個嫡子兩個庶子,卻娶了三個嫡女,而且三個兒媳婦的做派品性,都是一等一的,端的是好姻緣。

而這三個兒媳婦,之所以在盛家能過得逍遙自在且風評極佳,個個都有其過人之處。她們過人之處的共同點就是: 懂得和婆婆相處。

盛家所有的兒媳婦,都沒有怕過婆婆。

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

盛家老太太何等威勢,卻因為不是盛紘親媽,從未在王若弗面前擺過架子。可即使她是盛紘的親生母親,以盛家老太太待人的真心,也不會擺什麼架子。

更何況,她的一貫主張,易獲無價寶,難得有情郎。她最希望的是看到兒子和兒媳婦夫妻情深。至於擺婆婆架子,她更在乎的是真心,不屑于擺什麼婆婆架子。

盛家老太太是個拎得清的婆婆,可王若弗並不是。但神奇的是,王若弗有三個兒媳婦,不管是正牌的,還是非正牌的,她都沒能降得住。

不僅僅是她沒有降住,林噙霜和香姨娘,也同樣沒降住,反而都是被兒媳婦降住了。

不得不說,盛家的這三個兒媳婦,個個都不凡。不說別的,僅僅是她們跟婆婆的相處之道,就值得我們學習。

一,「溫柔一刀」海氏:對待婆婆就兩個字,溫順。

原著裡對於盛長柏和海氏的描寫,都十分精彩。

海氏出自書香世家,她們家族裡的女子,都容不得丈夫納妾。這在當時何止是彪悍。再加上海家的門第極好,即使是王若弗的父親入駐名臣閣,王若弗對海家的門第都是忌憚的。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王若弗極力反對盛長柏娶海氏的原因。這樣一個高門第的兒媳,還有「不納妾」的門風,她如何好好管教?

可等到海氏入了盛家,沒等到海氏的盛氣淩人,沒有等到海氏的不准納妾。她完全是一副「二十四孝」好媳婦的樣子,對眾人皆和和氣氣,尤其是對婆婆王若弗,就一個態度:溫順。

海氏出自高門,沒有十八般武藝對付自己的婆婆王若弗嗎?

有,可是當海氏遇到了丈夫盛長柏,她的彪悍強大都收了起來,而是採用了一種最配合盛長柏的方式: 對婆婆王若弗,百般溫順。

她為什麼如此聽盛長柏的話?

因為盛長柏足夠好,足夠強大,完全能站在她的角度,護住她。

女人遇到了這樣的老公,完全沒必要跟婆婆對著幹,失去了丈夫的心。只要他站在你這邊,你對婆婆溫順點,男人便會記得你的好,

至於婆婆,她若是王氏這樣的紙老虎,自己過於苛刻了也會良心不安。她若是盛華蘭婆婆那樣狠心的惡婆婆,也沒關係,護著你的男人,自然會站出來。

而婆媳關係,一旦男人站在了妻子這邊,婆婆再鬧也沒什麼用處了。

海氏,不是不彪悍,她堪稱溫柔一刀,溫溫柔柔,一個回合,就徹底制住了林噙霜。她只是足夠變通,遇到了怎樣的老公,遇到了怎樣的婆婆,她看著碟子下菜就可以了。

二,「黑紅雙煞」柳氏:兩個婆婆,策略完全不同,對王氏,溫順,對林噙霜,彪悍。

柳氏對待丈夫盛長楓的一忽唱黑臉,一忽唱紅臉的精彩,我已經寫過了。

但是柳氏對待兩個婆婆的變臉,我卻沒有寫過。不得不說,同樣精彩。

王氏是嫡母,名義上就是柳氏的正經婆婆。王氏對於自己嫡親的兒媳婦都想要擺婆婆架子,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當婆婆的威風。更何況是她「眼中釘,肉中刺」的林噙霜生的兒子。

於是,柳氏剛到盛家,王若弗便擺起了當婆婆的架子。原著裡的這段描述,來自于盛華蘭:

柳氏對待王氏這個婆婆,何止一個溫順而已,簡直是伏低做小了。

可柳氏越溫順,也越顯示出了王氏的刻薄。盛家最重門風,更何況柳氏還是盛紘最好朋友的女兒,於是盛紘出手了,柳氏太可憐了,王氏太刻薄了。

於是,柳氏徹底擺脫了王氏的掣肘,以後自己院子裡的事情,都由柳氏自己做主了。

至於在婆婆王氏面前,柳氏繼續溫順,反正王氏越是過分,她也就越會受益。

對待王氏,柳氏是如此溫順,可等到她面對的是林噙霜,就一下子變了:

這樣言辭潑辣的柳氏,怎一個彪悍了得,直接把盛長棟的小妻子嚇昏睡過去了。

對待婆婆,相公的心和輿論在自己這邊,自然是要溫順一點的。因為溫順,對自己有利。可如果丈夫的心,不確定是否在自己這邊,還遇到了惡婆婆,自然是要厲害一點,讓對方知難而退了。

對待林噙霜這種惡婆婆,你退一步,她就進一步。可你從來不退,她也就不敢隨意欺負你,而只是老老實實地自己呆著了。

柳氏,何其通透,又何其會變臉,遇到盛長楓這樣「幼稚自私」的丈夫,她愣是把一手壞牌,打成了好牌,為自己博了一番天地。

何其不簡單。

三,「老實善良」的「繡巧」:對付善良的好婆婆,一顆真心就夠了。

繡巧是盛長棟的妻子。

原著裡,盛紘有三子,三子皆為兩榜進士。而第三子就是盛長棟。

盛長棟是庶子,娶的卻是沈家的嫡女。這門親事,還是彪悍強大,十分不屑于交集的張氏做的大媒。

沈從興跟沈家本家的關係並不好,唯有跟繡巧的父母關係不錯。在張氏和小鄒氏的爭鬥中,繡巧的父母,是少數沈家親戚裡,堅定地站在張氏這邊,反對小鄒氏的。

張氏念其恩德,便做了這大媒。

張氏給盛家介紹的這個兒媳婦怎麼樣?

繡巧原本爽朗伶俐,可自從知道要與書香門第議親,又知道婆家無男不有功名,兼之姻親貴重,就成了這個樣子,生怕多說一句,嗓門高上一些,就叫人生了輕視之意。

等到繡球入了盛家門,把這種害羞繼續發揮到了極致。尤其是當她親眼見到兩個嫂嫂,何其彪悍強大後,她便只剩下了聽話的份。

至於她的婆婆。王氏本是她的正經婆婆,可惜王氏一直在宥陽老家為盛家老太太祈福。

她的副手婆婆香姨娘,壓根沒想過要擺什麼婆婆架子,而只是把自己當成了下人,對她十分恭敬客氣。並且在她進門之前,香姨娘還提醒盛紘妥善處理了盛長棟的兩個通房。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