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恨毒了如懿的豫妃厄音珠,為何敢把皇后拉下馬

易理人生 2021/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豫妃,博爾濟吉特·厄音珠,乾隆中後期嬪妃。本為蒙古博爾濟吉特部王爺之女,年近三十入宮,相貌甚美。野心勃勃,愛惹是非,後被衛嬿婉利用誣陷如懿。如懿證明清白後,厄音珠被乾隆下旨關進慎刑司自生自滅、非死不得出。

博爾濟吉特·厄音珠

然而歷史上的豫妃,卻幸運的多。她在當時普遍選秀年齡13-17歲的清宮,憑藉虛歲三十歲入宮並頗受恩寵和。入宮初時便被封為多貴人,次年封豫嬪,五年的時間升至妃位,且無子無女。她去世後,皇帝命皇八子,皇十二子,皇七女和額駙都為豫妃戴孝,並且還為她輟朝三日,可見皇帝對她之心。

蒙古博爾濟吉特部賽桑王爺,要送三十歲的女兒厄音珠入宮。

據說這位厄音珠格格曾經許配過三次人家,都是未過門男方就暴斃了。草原上的喇嘛替她算過,要嫁世間最尊貴之人才能降得住她的克夫之命。

這世間最尊貴之人,自然是上天之子——愛新覺羅弘曆。

其實博爾濟吉特部此舉,是因為霍碩特部親王早一步送來了女兒藍曦格格,入宮後頗受寵。而博爾濟吉特部和霍碩特部不睦已久,生怕被霍碩特部掙去了朝廷恩遇,賽桑王爺這才忙不迭送來了三十歲的親生女兒厄音珠。

新入宮的恂嬪藍曦和豫嬪厄音珠恰如紅花白薔,平分了這一春的勝景韶光,也平衡了霍碩特部和博爾濟吉特部在宮中的勢力。

恂嬪淡漠,於恩寵並不在意。豫嬪厄音珠對於皇帝的寵愛卻喜不自勝,恨不能日日歡愉相伴。厄音珠並不年輕,但相貌甚美,既有著蒙古女子奔放豐碩的健美,也有著癡纏皇帝的手腕。

皇帝對厄音珠日漸偏愛,而出身博爾濟吉特部的豫嬪,也因著皇帝的寵愛而目空一切。

海蘭悄悄告訴如懿——豫嬪第一回侍寢,居然撓了皇帝的鼻子。

令妃抱怨豫嬪狐媚,雖然穎嬪也是蒙古的,為著這個也不搭理豫嬪。

盛寵又狐媚,還不知韜晦的厄音珠,並不知道自己開始招禍了。

中宮皇后如懿和愉妃海蘭,親耳聽到厄音珠跟侍女的一段對話——

豫嬪:「本宮的母家博爾濟吉特氏歷來只出皇后,本宮僅為嬪位,自然是委屈了。」

侍女:「皇上不是答應了小主會即刻封妃麼?咱們趕在恂嬪前頭成了妃子,可不是打了霍碩特部的臉……」

豫嬪:「不僅是妃位,貴妃、皇貴妃,本宮都會一一得到……」

侍女:「皇上如此寵愛小主,旁人都成了東施醜婦,看也不看一眼。即便哪日廢了皇后由您頂上也是有的,誰叫咱們博爾濟吉特氏專出皇后呢!」

豫嬪:「可不是?從太宗的孝端皇后、孝莊皇后,世祖的孝惠皇后,咱們博爾濟吉特氏可是出了不少皇后的,如今的皇后也不過是皇上的續弦繼妻,那中宮的寶座能不能坐穩,還是兩說呢。」

小小嬪位,就敢「胸懷大志」,如懿如何容得下?但僅僅為她出言犯上,頂多也就是傳杖,濟不了什麼事,搞不好還惹惱皇帝,畢竟豫嬪是皇帝心尖子上的人,究竟豫嬪犯上還是皇后善妒,要看皇帝信誰了。

如懿忍了下來,暗暗拿她的把柄,很快拿到了,只差一條導火線。

導火線自然是容易的,如懿大不了自己搓一根。

皇帝要晉豫嬪為妃,叮囑皇后,豫嬪封妃的禮儀,一定要格外隆重。

如懿答應著,一臉歡愉得體:「豫嬪既得皇上心意,臣妾一定會好好辦妥封妃之事,務求體面風光。」

皇帝走後,如懿便喚來豫嬪商量封妃之事,並且滿臉含笑:「本宮年紀漸長,看你們幾個年輕的伺候皇上如此妥帖,本宮自然高興。」

這時候外頭有樂聲傳進,反反復複只唱著同一首曲子:

「寶髻偏宜宮樣,蓮臉嫩,體紅香。眉黛不須張敞畫,天教入鬟長。莫倚傾國貌,嫁取個,有情郎。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

豫嬪生了好奇之心,而如懿的面龐泛起無限悵惘,她告訴豫嬪,皇帝最愛在晨起時分聽這首曲子。

又誇豫嬪解風情,有名門大族的尊貴,最合皇上心意。還扶住豫嬪的雙手:「冊封禮的事本宮會為你安排好,一定讓你風風光光,享受博爾濟吉特氏該享受的榮耀。」

真是,滿滿的糖衣毒藥。

這豫嬪果然是個婦人的體貌,稚童的腦子,她回宮的頭一件事,便是學唱那首《好時光》。

三月初一封妃日。

「寶髻偏宜宮樣,蓮臉嫩,體紅香。眉黛不須張敞畫,天教人鬢長。奠倚傾國貌,嫁取個,有情郎。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

豫妃晨起邊梳妝邊輕輕哼唱,年近五旬的皇帝,心底最怕老去,哪裡受得了「少年郎、好時光」這般頂心觸肺?

厲聲喝道:「什麼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朕是年近五十,但你也是三十老女。難道嫁與朕,便是委屈了你了麼?」狠狠啐了一口,又罵厄音珠不知廉恥。

氣衝衝走出永和宮,「恰巧」遇見如懿,這時候的如懿皇后宛如戲精,眼裡半含著感慨與情動:「……誰知經過永和宮,聽見裡頭有人唱《好時光》,不覺便停住了。」

這首曲子,是當年青櫻嫁入王府時,弘曆教會她的。

如懿一臉黯然,矯情道:「原來如今,豫妃也會唱了。」

皇帝突然被牽入舊時光,於是冷冷道:「她不配!這首歌朕只教過你,除了你,誰也不配唱。」

所以電視劇給如懿打造了一個「保持初心、溫暖後宮」的人設,實在有點扯,前期中期的如懿,確實有頭腦有手段,只是為了不過於違背歷史,從第五冊末開始,把她的智商強行下線了。

如懿在及時點燃這根導火線後,永琪粉墨登場,揭發厄音珠在皇帝飯食中下「涼藥」一事。

由自己的兒子來揭露妃妾給自己下這種下作的藥,皇帝面紅耳赤之余暴怒,雖然厄音珠封妃照舊,但摘下了她的綠頭牌,禁足於永和宮殿閣內。此後厄音珠只是紫禁城的豫妃,而非皇帝的豫妃。

出身高貴、躊躇滿志的豫妃由盛寵到禁足,全拜皇后這一場陷害,心中焉能不恨?

第二樁恩怨很快來了。

木蘭秋獮,為給蒙古各部體面,皇帝也帶上了恂嬪和豫妃。

夜來如懿帶永璂回帳,驚遇恂嬪同情郎阿諾達私會(劇中改為豫妃讓她父親安排殺手行刺如懿母子),為保永璂平安,也因心中憐憫恂嬪,如懿本欲悄悄放走阿諾達,偏偏被豫妃看到,尖聲高喊「有刺客!」

這樁事故的最終結果是炮灰了藍曦和阿諾達這一對苦命鴛鴦,永璂受驚過度嚇得高熱,皇帝對永璂膽小無措甚是不滿。

如懿又驚嚇又氣怒,便揪了豫妃撒氣,命人狠狠掌她的嘴。所謂掌嘴有兩種,一種就是我們說的打耳光,另一種是用三寸長烏木板擊打嘴唇。

容珮從三寶手中接過烏木板,兩個小太監死死架住豫妃,拿白綢子勒住她嘴,容珮下手既狠又准,直打得豫妃血沫飛濺,唇裂齒落。

舊恨未消,又添新仇,豫妃對如懿的恨意可謂入骨。

這才在令貴妃佈局之下,由豫妃出面告發如懿同淩雲徹的「姦情」,還扯了淩雲徹妻子茂倩當人證。

這場告發的結局是皇帝認為所謂姦情純屬胡扯,豫妃被關入慎刑司,非死不得出來,皇帝甚至告訴她,會給她死後哀榮,算是給蒙古一個交代。

那麼厄音珠拿自己前程性命賭上的這一場「告發」果然毫無用處嗎?

當然不是。她這次的告發,正經告到了皇帝心裡。處置她「誣告」,是因為皇帝要臉面,要保持天子尊嚴,並不是相信皇后清白。

但以厄音珠的愚蠢,應該不會知道自己已經告准了狀,給本已衰朽的帝后關係再加重重一擊。

就如懿和厄音珠的這一場交鋒而言,厄音珠固然是有錯,也只錯在「言語犯上」,但她畢竟不是當著皇后面說的,如懿對付她的手段,確實狠。

然而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兩個智商不線上的女人,誰都沒有笑到最後。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