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以為陵容處死余鶯兒是為取悅甄嬛,誰知另有難言的陰謀

易理人生 2021/10/01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余鶯兒頂替甄嬛受寵、在甄嬛的藥裡動手腳的事情被揭露後,皇上賜了余鶯兒自盡,但余鶯兒無論如何也不願就死,嘴裡還一直辱駡甄嬛。

安陵容知道這件事後,帶著寶娟來到冷宮,果然看到余鶯兒正在耍賴不願自盡,于是對蘇培盛說:「怎麼,公公的差事還沒了嗎」?蘇培盛回答:「還撒潑呢!」

余鶯兒見來的人是安陵容,嘴裡大聲喊著:「怎麼是你,怎麼是你,皇上呢?」

安陵容道:「你這般不肯就死,不就是想死得明白嗎?那我便來告訴你,甄姐姐的藥裡是你動的手腳吧,除夕之夜倚梅園中,你頂了姐姐的恩寵,還有何臉面活在世上?」

話都說得這般明白了,但余鶯兒還是不肯自盡。 安陵容只好對蘇培盛說:「皇上心煩,皇后頭風又犯了,可不能送她這麼繼續鬧下去了。」

蘇培盛很為難,解釋道:「小主不知,皇上是賜她自盡,可這瘋婦砸了藥酒,撕了白綾,簡直是無計可施。」

安陵容道:「公公服侍皇上很久了,最能揣摩皇上的心思,眼下皇上已經出宮去了,難道真的要等皇上回來見了她再處置嗎?」

蘇培盛抬起頭:「小主的意思是......」

安陵容微笑著說:「皇上既是賜她自盡,她死了,公公的差事便也了了,誰還會追究她是自盡還是別的?公公比陵容更明白,什麼叫夜長夢多,了斷了她,也了了皇上的一樁心事。」

隨後,蘇培盛不再管余鶯兒有多麼的不想死,直接命小夏子勒死了余鶯兒。

安陵容出了冷宮後,宮女寶娟說:「餘氏她一定會死的,只是小主何必來這冷宮一趟!」 安陵容道:「我要讓姐姐知道,我這麼做都是為了她。」

不得不說,安陵容非常聰明,聰明到可以利用一個將死之人來達到自己的某種目的。而且還是一石二鳥、「兩全其美」的計策。雖然最初計畫得很完美,但令她沒想到的是,在處死余鶯兒的這件事情上,眉莊卻錯愕于她的心狠手辣,表裡不一,反而更加不敢與她交心了。這讓安陵容有些始料未及。也正因為如此,她的計畫只能算是成功了「一半」

雖然處死余鶯兒並未達到取悅甄嬛的目的,卻幫她實現了另一個「心願」。

1、皇帝原不想賜死余鶯兒,甄嬛一句話讓皇帝殺心頓起

原本余鶯兒是可以不必就死的,僅僅為了害人未遂,皇帝還不忍心加誅。畢竟,妙音娘子的昆曲唱得實在太好聽了,聞之令人心蕩神馳,骨醉神迷。儘管余鶯兒的下毒之事已經被證實,並且證據確鑿無可辯駁,但由于甄嬛發現及時,並未造成什麼嚴重後果,皇帝也就不想再深究了。只將她打回原形,打入冷宮即可。

在皇帝看來,畢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她也服侍過自己一場。 不管對甄嬛如何,余鶯兒至少對自己是一片忠心的。

甄嬛自然不服,余鶯兒沒有毒死自己,那是自己運氣好造化大,與余鶯兒是否造成嚴重後果根本不是一回事。她已經起了害人之心,無論結果如何,都屬罪不可恕。

可是,君無戲言,一言既出,豈可更改?看來,單憑余鶯兒謀害甄嬛之罪,是很難被判死刑的了。因為,這無關皇帝的痛癢。皇帝只是本著主持公道的立場來決斷此事,而所謂的「公道」,完全取決于君心的喜惡。

好在,甄嬛的聰明之處就在于:她會把自己的需求巧妙建立在對方的「軟肋和死穴」上。

甄嬛一面表示對皇帝的判決十分滿意,一面又表達出對余鶯兒的「深深同情」。甄嬛道:「皇上慮的是,想來那妙音娘子,也是深愛皇上,嫉妒臣妾,才一時糊塗起了這個念頭。臣妾也沒想到會是這樣,臣妾原本也想與人無爭。就如當初在依梅園許下的心願,‘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誰知……」

這就是甄嬛的高明之處,她要「合情合理」,流暢自然地把余鶯兒的「欺君大罪」給抖落出來——言下之意, 余鶯兒謀害臣妾事小,欺君罔上,罪可就大了。皇上自己看著辦吧。

果然,皇帝聞聽此言大怒,反問道:「那日朕在依梅園中,遇到的人是你,竟然是你?……」于是乎,皇帝再次下令: 餘氏欺君罔上,罪不可恕,賜自盡。

皇帝的聖旨雖然下了,然余鶯兒恃寵而驕,不肯就死。並一心要見皇上,她雖然情商欠費,智商卻也不低,她以為,見面三分情,只要能見到皇帝,皇帝必然不忍心再殺她了。因此,在冷宮中又哭又罵,遲遲不肯從命。

蘇培盛等人忌憚她是被賜「自盡」的,總不好違抗聖命、強行行刑吧?萬一聖意有變怎麼辦?就這樣,事態再度陷入僵局。

2、宮女一番話,點醒安陵容

甄嬛接到這樣的消息後,頭疼不已。安陵容見狀,便想為甄嬛分憂解勞,卻又不知該從何處入手。

在回自己宮的路上,陵容便問跟隨在身邊的宮女:「冷宮在哪裡?我想去看一看餘氏。」

宮女便勸道:「冷宮那種地方, 小主千萬不能去,陰氣重得很。據說,晚上還會有很多枉死的冤魂飄出來,大概是找仇家報仇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