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通房丫頭到皇貴妃:乾隆的白月光,從未入宮卻被葬入帝陵

一說起乾隆的白月光,大多數人會想到他的原配孝賢皇后,殊不知,孝賢并不是乾隆最早的女人,乾隆在成婚之前,身邊已經有了服侍的使女,這些使女中,有一位極其特殊,堪稱是乾隆的初戀,又是乾隆最早的女人,她才是乾隆心中的白月光:哲憫皇貴妃。

01皇子的格格們

格格,一般情況下我們會認為是對清朝皇帝或貴族之女的稱呼,確實,清朝時期,皇帝或王公宗室的女兒稱為格格,但是,還有一類群體也被稱為格格,她們就是皇子的侍妾。

我們都知道,皇子從小是在皇宮中長大的,在他們逐漸長大后,到成婚前,身邊需要有人伺候,所以,皇帝會將一些宮女賞賜給皇子們,讓這些宮女伺候皇子,照顧生活起居。

少男少女們經常在一起,肯定會產生一定的情愫,再者,這些宮女也會在男女之事方面給予皇子一定的指引,所以,這些宮女反而是最早與皇子發生關系的人,她們大多數會被皇子收入房中,納為妾室,有些生育兒女甚至還會被請封為側福晉。

大家可以發現,這些宮女與民間的通房丫頭大致相同,她們被皇子收入房中后,會有一個新的稱呼:格格。

估計有人要問了,如果這位皇子繼承了皇位,這些格格怎麼辦?

這好辦,如果這些格格在皇子繼承皇位時還活著,她們會按照在皇子府上地位高低進行冊封,成為皇妃,比如說純惠皇貴妃、淑嘉皇貴妃,這倆就都是乾隆做皇子時期身邊的侍妾,也就是格格。

還有人可能要問,如果這些格格在皇子繼承皇位之前就去世了,那該怎麼辦?

其實也有一定的規章制度,如果格格生有兒女,一般會被追封為皇妃,比如我們所講的哲憫皇貴妃,在乾隆即位前就已經去世了,但她是大阿哥永璜的生母,所以被追封為哲妃和哲憫皇貴妃。

但那些沒有生育過子女的格格,就沒那麼幸運了,她們不會獲得追封, 所以我們看到在雍正的泰陵妃園寢中,有很多名號為格格的妃子,她們也被葬在了妃園寢,就是因為她們在雍正繼位前就去世了,且沒有生育過兒女。

能夠葬入妃園寢的,還是好的,有些在皇子即位前死去的格格,甚至不能葬入妃園寢,只能葬在六股道或地壇的墳塋區。

02辛者庫的小包衣

對于哲憫皇貴妃的出身,有兩種說法:

《八旗滿洲氏族通譜》記載哲憫皇貴妃的家族為「正黃旗滿洲」,但《欽定八旗通志》卻記載哲憫的父親翁果圖為包衣佐領,并且在任包衣佐領前曾任包衣大,這說明哲憫是來自內務府的包衣管領下人,也就是辛者庫人。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據記載,哲憫皇貴妃的八世祖名叫尼雅唐鄂,因世代居住于噶哈里地方,稱為噶哈里富察氏,到了尼雅唐鄂的孫輩時,這一支噶哈里富察氏被編入八旗,屬于滿洲正黃旗。

隨著清軍入關,許多家族面臨著分旗的問題,比如說哲憫皇貴妃這一支富察氏,來到京師后成為京旗,因族人較少被編入內務府包衣管領,也就是辛者庫。大多數留在東北的族人仍屬于正黃旗滿洲,所以,才會出現對哲憫皇貴妃這支富察氏旗籍的兩種記載。

既然從龍入關的這支富察氏成為內務府的包衣管領,那麼,哲憫注定要參加宮女選秀。

雍正初年,哲憫在內務府的宮女選秀中脫穎而出,隨后奉雍正帝的命令服侍還未成年的皇四子弘歷,我們都知道,從雍正繼位開始,便視弘歷為最佳繼承人,能夠被分派到弘歷身邊,哲憫還是非常幸運的。

當時弘歷還未成婚,哲憫成為最早與他接觸的女人,兩個年輕人產生了某種情愫,或許這就是初戀的感覺吧。

03生兒育女的潛邸格格

雍正五年七月十八日,皇四子弘歷與鑲黃旗的富察氏奉旨成婚,幾乎差不多時間,哲憫就懷上了身孕,到第二年的五月二十八日,哲憫為弘歷生下第一個孩子,是一個小阿哥,取名為永璜。

我們都知道,乾隆一直對原配孝賢皇后(富察氏)非常寵愛,當時也不遺余力地與她生兒育女,但這時的哲憫仍然能夠分得一杯羹,獲得乾隆寵愛,實屬難得。

雍正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哲憫又為弘歷生下第二女。

清朝時期,如果皇子身邊的格格(侍妾)生下了兒女,有很大機率會被請封為側福晉,尤其是哲憫,還是生下了長子,所以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但不得不說,有一個好的出身真的非常重要,哲憫沒有好的出身,所以,側福晉就不是她的,而是另外一個女人的,這個女人便是弘歷身邊的格格高氏,也就是后來的慧賢皇貴妃。

慧賢雖然也是包衣出身,但人家的父親高斌可是雍正的寵臣高斌,堪稱治河能臣,受寵正榮,所以,雍正帝在雍正十二年三月初一一紙令下,將高氏超拔為弘歷側福晉,原本想等著高氏為弘歷生下兒女,再進行賜封,誰知這高氏生不了,只得進行超拔了。

就這樣,哲憫的側福晉之位,就被高氏奪去了。

有人可能要問了,不是說,封了王的皇子可以有兩位側福晉嗎?

弘歷當時封了寶親王,可以有兩位側福晉,抱歉,第二側福晉也不是哲憫的,而是另外一個女人,她就是鑲藍旗的訥爾布之女那拉氏,也就是后來的繼后。

那拉氏是在雍正十二年年初的八旗選秀中,被雍正選中的,隨即便以側福晉的身份指給了寶親王弘歷,像這種出身八旗的側福晉是要明媒正娶的,與娶正室的程序大致相同。

04葬入帝陵的皇貴妃

我們可以看到,哲憫在潛邸時期是非常得寵的,生下長子和次女的她在弘歷妻妾中的地位也是比較高的,但即便如此,她仍然與側福晉無緣,只因出身太低了,她心中充滿了苦悶,加上兩次生育給身體帶來的損耗,哲憫終究還是支撐不住了,她病倒了。

雍正十三年七月初三,哲憫病逝于西二所,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就在她死去兩個月后,她的丈夫弘歷便繼承了皇位,成了大清帝國新的掌舵者。

乾隆繼位后,對潛邸妻妾進行了冊封,但也沒有忘記為他生下長子的哲憫,于是下令追封哲憫為哲妃,與原潛邸側福晉那拉氏(嫻妃)平級。

可見,假如哲憫沒有早逝的話,她也會成為足以影響乾隆后宮格局的重要人物。

當時,由于乾隆裕陵還未修建,哲憫的棺木只得暫時存放于六股道殯宮,也就是靜安莊殯宮。

乾隆十年正月二十三日,乾隆下旨將病重的貴妃高氏晉封為皇貴妃,同時將皇長子永璜的母親富察氏追晉為哲憫皇貴妃,就這樣,哲憫終于得到了應該屬于她的名分:皇貴妃。

乾隆十七年十月,乾隆帶著繼后、嘉貴妃等妃嬪一起參加了孝賢皇后、慧賢皇貴妃與哲憫皇貴妃的奉安典禮,故去十八年后,哲憫終于入土為安,得以入葬帝陵。

參考資料:《清史稿》《八旗滿洲氏族通譜》《欽定八旗通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