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崔槿汐極可能是果郡王的臥底,幾個細節露端倪

易理人生 2021/08/16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導語:在《甄嬛傳》中,除了皇后與端妃,最深不可測的女人就是崔槿汐了。

崔槿汐不像是一名普通的掌事宮女,更像是一名負有特殊使命的間諜與「臥底」。而她幕後的老闆,就是舒太妃與果郡王。

1、崔槿汐的個性特質與眾不同

貌似和順的崔槿汐,骨子裡卻是個冷酷無情的人。她親眼見證過甄嬛一路殺戮,手段殘忍,卻依然能波瀾不驚,視若無睹。

甄嬛「誤穿純元故衣」事件,若崔槿汐能及時提醒,完全可以避免,可崔槿汐偏偏選擇了」一帶而過、避重就輕」。以至於令甄嬛麻痹大意遭此橫禍。

以崔槿汐在宮中「陪鬥」多年的經驗,不會覺察不到這是一場陰謀和陷阱。當時的甄嬛已身處險境岌岌可危:如此年輕就封妃,地位直逼皇后,皇后怎能不惶恐不忌憚?甄嬛的父兄風頭正勁,如後起之秀的「年羹堯」。皇帝生性多疑,又豈能再「養虎成患」?

所以,甄嬛被打壓是必然的。正所謂:「位高人愈險」。如果崔槿汐真的忠心護主,就該早早提醒甄嬛「收斂鋒芒急流勇退」——一切等生下皇子或資歷老成了再說。

可是,槿汐並沒有鄭重提醒過甄嬛要「避開這些雷區」。而是任由甄嬛鋒芒畢露,扶搖直上了。

甄嬛獲罪後,槿汐並不感到意外和驚訝,而是來了一招「馬後炮」。說甄嬛如此得寵,皇后肯定會忌憚打壓的,很正常呀。這番話為何留到現在才說,早幹嘛去了?

槿汐的這個舉動,如果理解成「她想讓甄嬛趁機與皇帝離心離德,然後為果郡王創造「趁虛而入「的機會,一切就能說得通了。

2、甄嬛與果郡王在一起,全因崔槿汐的成全

槿汐本可以留在宮裡服侍其他主子,與浣碧這個陪嫁丫頭不同,她是宮裡的老人兒了。是可以調到別的部門去任職的。比如去伺候太后或端妃。但她卻執意要隨甄嬛去出宮修行。

在甘露寺裡,槿汐更是成了甄嬛與果郡王的「紅娘」,極力成全。甄嬛原就心猿意馬,最後見崔槿汐不斷攛掇慫恿,便也順水推舟了。 在這期間,崔槿汐全程「提供方便、親自站崗放哨。

後來,果郡王讓甄嬛懷孕後就「死掉」了,槿汐就開始積極幫甄嬛策劃回宮。崔槿汐勸甄嬛的那些話,不是讓甄嬛忘掉舊惡,重新開始。 而是一再給甄嬛洗腦,讓她記住「仇恨」伺機報復,要做到「狠辣無心」。

要知道,一個女人最大的痛苦就是「沒有心地活著」。長久活在仇恨中,是何等煎熬?

最令人質疑的是,崔槿汐的這個思想理念與舒太妃囑咐甄嬛的那番話如出一轍:「記住仇恨,忘卻自我,不擇手段地爬上權力高峰。」問題來了,甄嬛仇恨皇帝對崔槿汐有何好處?

乍想之下並沒有,卻是細思極恐的。如果甄嬛仇恨皇帝到了要弑君的地步,那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果郡王。

3、崔槿汐誘導甄嬛爬上權力最高峰,

起初,甄嬛並沒有那麼大的野心要稱霸後宮。可是,在崔槿汐不斷地慫恿洗腦下,甄嬛也開始心動了。

原著原文裡,宮裡有位懷孕的嬪妃,名叫徐燕宜,因為一次突發事故,導致驚胎昏迷,眼看就要性命難保,太后與皇帝卻建議太醫溫實初能夠「舍母保子、殺雞取卵。」當時的徐燕宜月份跟甄嬛一樣大,才六個月。甄嬛目睹這一幕後,驚悸不已。於是乎,失魂落魄地回了自己的宮。

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裡的人稱與人名改成電視劇裡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甄嬛回到宮中,浣碧和槿汐上來服侍著她換過了乾淨衣裳,又端了熱熱的姜湯上來。槿汐見甄嬛一臉傷感之色,柔聲道:「娘娘怎麼了?」

甄嬛以手支頤,疲倦地閉上眼睛:「唇亡齒寒,我不過是為徐燕宜傷心而已……若母子只能選一人而保之,太后和皇上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舍母保子。徐燕宜是這樣,若以後我在生產時遇到任何危險,也會是這樣。」

槿汐淡淡道:「沒有人會例外,因為這裡是後宮。」

崔槿汐如果不是別有用心,就該寬慰甄嬛,皇帝對她的感情與別的嬪妃不同,娘娘不要杞人憂天了。可是,崔槿汐說的卻是」沒有例外」。很顯然,她在堅定甄嬛復仇的決心和意志。

甄嬛揚一揚唇角,幾乎冷笑:「子嗣才是最要緊的。而女人,不過是生育子嗣的工具。皇上會這樣想我並不詫異,只是太后也是女人,只因身份不同,她便可以隨意決定其他女人的生死。」

「這便是權力和帝王家。」槿汐的聲音帶著一點誘惑和決絕的意味:「娘娘想不想要掌握女人中最大的權力呢?」她不容甄嬛回答,又道:「回宮之前,娘娘曾經答允奴婢,要捨棄自己的心來適應這個地方的一切。」

崔槿汐的那句:「 你曾經答應奴婢捨棄自己的心……」很不符合崔槿汐的身份與立場,如果她只是甄嬛的心腹隨從,只忠於甄嬛就可以了。讓甄嬛跟著自己的感覺走,忠於她自己的內心,只要甄嬛覺得幸福快樂就好,怎會越俎代庖,反客為主?

居然還讓甄嬛 「答應她」要捨棄自己的心呢?「她「是誰?代表誰?以什麼身份和立場來向甄嬛「提要求」?

崔槿汐無兒無女,也沒有父母家人。即便甄嬛能夠爬上權力巔峰,她又能獲得什麼呢?驅使她以身涉險的動機和動力是什麼?

最大的可能是:崔槿汐是舒太妃與果郡王的「臥底和內應」。崔槿汐之前或許曾侍奉過舒太妃,是舒太妃精心培養的心腹和「特工」。這個特工既可以默默潛伏、伺機而發,亦可以審時度勢,永遠沉默。而崔槿汐就是那名永無機會引爆身份的人。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